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其他 > 棄婦當家:帶著福寶去種田 > 第156章 我是個罪人

棄婦當家:帶著福寶去種田 第156章 我是個罪人

作者:巔峰小雨 分類:其他 更新時間:2022-06-09 11:21:14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0e8c3abe183c6abf2b89e919005e27c.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第156章我是個罪人

“什麼問題,隻要你問,隻要我知,必定如實回答!”

楚雲澗說,聲音很低沉,卻一字一句,擲地有聲。

沈螢兒看著他,“鴻兒的生母現在何處?”

楚雲澗眼底掠過一絲錯愕。

還以為她會問他的家世以及相關問題,冇想到是這個。

不過想想也是,女人嘛,終究關注點在其他女人身上多一些,不然,也不會有那麼多大戶人家爭寵的事。

“若是我告訴你,我自己連鴻兒生母是誰都不清楚,你相信我不?”楚雲澗問。

沈螢兒眨了眨眼,“這個說法,不僅是我,一般人都不敢信。”

腦子裡,沈螢兒卻閃過一堆看過的霸總或王爺情節。

喝醉了,被人下藥了,練功走火入魔了……

神誌不清的時候,不小心闖進一個女人的閨房,接著霸王硬上弓。

僅僅一次,那個女人就懷上了孩子,十月分娩,他運用自己的能量悄悄將孩子偷回來了。

因為看到那個女人就會想起自己那段不太光彩的經曆,所以便刻意冷落孩子生母,又或者給了一筆錢打發得遠遠的,去母留子,從此父子二人過日子……

“你想什麼呢?鴻兒,他並非我親生的。”

沈螢兒正在經曆頭腦風暴的時候,楚雲澗的聲音再次傳入耳中。

這回,換他錯愕了。

“你的意思是……鴻兒是你收養的?”她問。

楚雲澗點頭,“那一年在涇水縣瓦市口,一個女人帶著個繈褓裡的嬰兒在瓦市口賣,說是家裡男人死了,日子過不下去,想為娃尋個好人家……”

不知何故,對這些事從來不感興趣的他,那一天鬼使神差多看了一眼。

後麵,那娃就成了他的養子鴻兒。

“原來鴻兒是你養子啊?可是,他的樣子跟你實在是太像了,簡直就是翻版,世上哪有那麼巧的事兒?”

“嗯,我自己也覺得奇怪,所以越養越喜歡,當做親兒子般疼愛。”楚雲澗說。

沈螢兒點頭,這世上驚奇的事兒也真是不少,多這一件也不算啥。

至於質疑楚雲澗話裡的真偽?

沈螢兒並冇有質疑,她看得出來楚雲澗冇有撒謊。

隻是,更加心疼鴻兒了。

那麼風華絕代的孩子,怎麼會出生到那樣的家庭,淪落在瓦市口被賣……

“你還有其他問題想問麼?我可以一次性回答。”楚雲澗又問。

沈螢兒想了想,其實,還是有很多問題的。

比如,他的老家在哪裡,家裡還有哪些人,家裡是做什麼的……

但這些話,沈螢兒覺得不應該由自己來問,而是由他來主動告知,這纔是夫妻倆在一起過日子的前提。

前提便是知根知底,前提便是互相真誠。

當然了,說到真誠,那是算了吧!

就她沈螢兒自己,也不可能像個透明人一樣將自己的秘密全部交待給對方。

比如,自己是個穿越者,比如,這是書中的世界,比如,很多劇情她都提前能劇透了……

“好,既然你不想問,那現在由我來問你幾個問題,可以嗎?”楚雲澗又說。

沈螢兒抬起頭:“好,你問,隻要不觸犯到我底線,我都能回答。”

楚雲澗神色間掠過一絲複雜,很快便歸於平靜。

“你心裡,有冇有過蕭承淵?”他問。

沈螢兒微微蹙眉。

關於這個問題,怎麼說呢。原主沈氏的心裡,那是百分百有蕭承淵的。

但如今這身體換了芯兒,沈螢兒對蕭承淵可是半點感覺都冇有。

“以前有過,不然也不會跟他做夫妻,生娃了。”沈螢兒儘量換一種方式,如實說出這心中的真實想法。

“但後麵那種感覺冇有了。”她又說。

“為什麼冇有?”楚雲澗不解,他可是清楚的記得當初在一起過日子,她給他洗腳,伺候他衣食住行……

如果這隻是一個妻子對丈夫的關愛,那麼,她的眼神,是瞞不住他的。

“我也不瞞你,我生娃的那陣子,他突然不告而彆,後麵在外頭出事了,連屍體都給毀得差不多。”

“或許聽到這,你會說,既然你男人死的那麼慘,你更應該悲傷纔對。”

“但是,據我所知,我男人是跟他青梅竹馬私奔,半路纔出的事。”

“楚雲澗,如果放你在我這個立場,你還會繼續對這樣一個男人有念想嗎?”

楚雲澗負在身後的手指緊緊攥成了拳,“螢兒,耳聽為虛眼見為實,蕭承淵,不是那種冇有擔當的人!”

“楚雲澗,你不需要安慰我,這事兒我看得很開。”沈螢兒笑了笑說。

她走過去,坐下來,給自己倒了一碗茶,也給楚雲澗倒了一碗茶。

“我跟他的婚姻,本身就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說句不好聽的話,壓根就冇有感情基礎。”

“我那孃家,也冇人了,剩下一個哥哥和嫂子,早就不知逃荒逃哪去了,老屋子都擱那荒廢著。”

是的,沈氏的孃家在上河村,距離下河村不遠。

“當初我嫁給蕭承淵,彆人都誇我是高攀,是命好。”

“但我曉得,我其實是配不上蕭承淵的,他娶我也是不想違背父母的意願,不想揹負一個不孝的名聲。”

“但同時,他也不想辜負他的那個青梅竹馬,所以,在我生下了兒子,他認為我從此有了傍身的人,所以他便不告而彆,去追尋他自己的幸福去了。”

“所以,我心裡不會再有他,但我也不怨他,人生苦短,他有權利追求他的幸福,我也一樣。”

楚雲澗放下茶碗,突然探身過來,將她輕輕擁進懷裡。

這個舉動,可是讓沈螢兒渾身緊繃,大腦裡瞬間空白一片。

“對不起螢兒,從此以後,我再不會離開你,離開福寶!”

這句話,如同晴天霹靂,將沈螢兒狠狠劈醒。

“楚雲澗,你,你什麼意思?”

她並冇有推開他的擁抱,而是就這樣被她擁抱著,仰起頭盯住他的眼。

楚雲澗擰眉,“螢兒,給我一次機會,讓我重新娶你一回。”

“楚雲澗,你到底什麼意思?”這回,沈螢兒坐不住了,她推開楚雲澗,猛地站起身。

“你是說,你……是蕭承淵?”

楚雲澗也站直了身子,任憑她打量。

“怎麼可能,蕭承淵的臉,不該長這樣的啊,若是這樣,這村裡大夥兒咋能認不出?”

沈螢兒自言自語著,伸手過來摸楚雲澗的臉,想確定是不是戴了麵具。

人皮麵具啥的,很多小說和影視作品裡都有。

結果,把他的臉摸了個遍,都冇有摸出啥端倪。

結果,手還被他給握住了。

“對不起螢兒,我是有苦衷的……”

“啪!”

他話還冇說完,臉就捱了她一巴掌。

楚雲澗震驚了,這個女人,竟敢打他?

這氣氛不是很好麼?怎麼就打上了?

“啪!”

又是一巴掌狠狠拍在楚雲澗的另一半臉上。

楚雲澗冇有抬手去擋。

憑他的身手,十個沈螢兒也休想碰他一下。除非,他自願……

“螢兒,我有我的苦衷,並非你想的那種跟青梅竹馬私奔。”

“希望你給我一個機會,讓我從頭說來,如果聽完,你還是不能原諒我,想怎麼打,都行。”

“行,你說!”

沈螢兒扶著桌子站著,身體繃得緊緊的,心臟更是噗噗的跳。

在小說裡,這一段,可是冇有啊。

小說主要都是圍繞著小福寶和鴻兒展開的,對楚雲澗這個人,通篇出境的鏡頭就冇幾個。

“螢兒,其實,我並非老蕭家的血脈,我本名楚雲澗,我父母親人死於權力爭奪,在我剛出生便被我父親的貼身侍衛楚叔送到下河村交給老蕭家,”

“楚叔跟老蕭家養父母約定好,不允許透露我身份,每年都會送一筆銀子過來。”

“起初那些年,因為有楚叔的照拂,老蕭家的養父母對我還不錯,兄弟四個供我唸書。”

“我從小就跟誰楚叔學習拳腳功夫,十四歲考中秀才,原本是打算走科舉之路,因為我親生父母的遺願就是希望我改頭換麵,以新的身份活下去,”

“但在我十四歲那年,楚叔突然就冇再來,之後三年都不再出現。”

“老蕭家人對我的態度頓時一落千丈,甚至停掉了我的束脩,不允許我繼續唸書。”

“養父母隻知我來曆不尋常,於是到處給我算命,算命的說我是一條潛龍,將來風雲際會對蕭家不利,於是,他們在十裡八村尋個命格最硬的女人來給我做媳婦,壓製住我。”

“那個人,就是你!”

沈螢兒深吸了口氣,原來如此!

怪不得婚後蕭承淵,不對,是楚雲澗,他對沈氏的態度那麼冷淡。

隻有新婚夜醉酒跟沈氏做了一回夫妻,後來再也冇有碰過人家。

原來,沈氏是這麼嫁給下河村唯一的秀才郎的啊,難怪夫妻關係不和睦!

“你如果想跟青梅竹馬私奔,完全可以抗婚,為什麼要等我生下孩子才走?你這不是多坑了一對母子嗎?你怎麼這麼自私?”這番話,是沈螢兒替已經死掉的原主沈氏問的。

楚雲澗搖頭,“不,雖然我從不讚同這樁婚事,但娶了你,我就冇想過要拋棄你!”

沈螢兒訝異。

楚雲澗眼中掠過一抹痛色,沉聲說:“娶了你,你還懷了我的孩子,我本想著就這麼湊合過了,為了孩子也必須有個健全的家庭。”

“但是後來,你剛生下孩子,我突然收到訊息,失蹤了好幾年,原本我以為他已經遭遇不測的楚叔,竟然有了下落。”

“我不能將這些事告訴當時還在坐月子的你,我隻能悄悄去找尋楚叔的下落。”

“至於什麼青梅竹馬,不過是半路遇到,一切都是巧合。我被人伏擊,九死一生,等到我養好傷準備回來,已經是三個月後。”

“當時,蕭家已經將在現場找到的其他人的骸骨收斂,並帶回了山裡安葬,我當時已經被人盯上,若是回來,我擔心會連累你和孩子,所以,我,我……對不起,是我不好,讓你們母子這兩年受儘了委屈,我是個罪人!”

(本章完)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