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六百三十六章 拍賣會

韓氏仙路 第六百三十六章 拍賣會

作者:大衍神君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30: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7069a7a9441352ee122f0c025e4a42a.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半日後,韓長鳴、葉馨和葉雪走出密林,前方不遠處,一座狹長的山穀攔住了去路,一條湍急的小溪穿過山穀,山穀兩側的峭壁上生長著一大片翠綠色的灌木叢。

按照地圖顯示,長生果樹就在穀內。

韓長鳴料想應該有四階妖獸守護,還好他得到了三套四階陣法。

“先佈置下陣法,希望用不上。”

韓長鳴取出陣旗陣盤,在穀外佈陣。

這裡距離紫晶飛天蠍的巢穴不是很遠,考慮到紫晶飛天蠍的存在,韓長鳴佈下了三套陣法,就算他們對付看守長生果樹的妖獸的時候,紫晶飛天蠍殺過來的話,他們也能應付過去。

五行絕靈陣的覆蓋範圍最廣,將冰魄伏魔陣和七星覆靈陣包裹在內,隱匿禁製波動,避免被四階妖獸發現。

四階妖獸還是有一些靈智的,之前的金睛火猿就是例子。

地麵驟然凸起,石人從地底鑽出來,體表坑坑窪窪,氣息萎靡,一副元氣大傷的模樣。

石人現在的狀態很差,若不是它精通土係法術,又不是血肉之軀,早就死了。

石人已經失去了戰力,暫時無法協助韓長鳴。

韓長鳴將它收回靈獸袋,以後有機會,再給它弄幾塊高階礦石療傷。

“夫人,你們留在外麵,我進去看看。”

韓長鳴打了一聲招呼,鑽入了左手邊的石壁之中,葉馨和葉雪各往一塊巴掌大的五色陣盤打入數道法訣,地麵湧現出一股五色霞光,籠罩住她們的身影,五色霞光散去,她們消失不見了,躲在了地底。

五行絕靈陣可以隱匿靈氣波動,有些四階妖獸的嗅覺靈敏,搞不好會嗅到她們身上的氣味,保險起見,她們遁入地底。

韓長鳴在一團黃光的包裹下,在石壁裡穿行,速度並不快。

他的雙目變成了金色,小心翼翼的觀察穀內的情況。

冇過多久,韓長鳴停了下來,神色變得凝重起來。

山穀儘頭是一麵陡峭的石壁,一條數百丈長的銀色匹練倒掛在石壁上,瀑布右側的石壁上有一棵丈許高的青色果樹,樹乾粗長,長滿了金色利刺,橢圓形的葉片是青色的,樹上掛著五顆橢圓形的青色果實,表麵遍佈金色的靈紋。

瀑佈下麵是一個數百丈大的水潭,水潭對著穀外的方向有數個缺口,潭水順著缺口外流,形成一條湍急的小溪。

“長生果樹!”

韓長鳴的目光變得火熱起來,隻要服用了長生果,就能增壽三百載,冇人能夠拒絕這個誘惑。

按照韓長鳴的經驗,這裡肯定有高階妖獸守護。

他朝著水潭望去,果不其然,他看到了一條體長百丈的巨蟒,巨蟒通體黑色,有四顆巨大的頭顱,每顆頭顱的顏色各異,這是一隻四階中品的多首蟒。

“居然是多首蟒!”

韓長鳴眉頭一皺,多首蟒一出生隻有一顆腦袋,每突破一個大境界,就會長出一顆腦袋,每顆腦袋掌握不同屬性的法術神通,並不好對付。

若是能夠將它引入陣法之中,利用陣法困住此妖,然後施展土遁術逃走,應該冇有問題,前提是多首蟒冇有掌握土屬性神通。

韓長鳴目光一轉,他打算試一試多首蟒的神通,若是多首蟒掌握了土屬性神通,那就算了,哪怕是石靈安然無恙,也未必能跑得過多首蟒。

他是想采摘長生果,若是事不可為,他也不會硬來。

就在這時,一陣巨大的爆鳴聲響起,隱約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龍吟聲。

韓長鳴心中一驚,好像是有人過來了,

難道是天煞真人?不會這麼巧吧!他們不是去采摘什麼七彩琉璃果麼?難道七彩琉璃果樹就在這附近?這也太巧了吧!

韓長鳴連忙原路返回,回到了穀外。

還好他足夠謹慎,佈置下了三套四階陣法,有五行絕靈陣陣,天煞真人應該發現不了他們。

地底數百丈的地方,韓長鳴、葉馨和葉雪被一團刺眼的黃光包裹著,韓長鳴的雙目變成了金色,觀察地麵的情況。

若是天煞真人動用重量型的法寶,韓長鳴就動用虛元蟲劃開一小片空間,躲進去保命。

龍吟之聲不斷,夾雜著一陣巨大的爆鳴聲。

小半刻鐘後,三道遁光從遠處天際飛來,跟韓長鳴三人過來的方向並不一樣。

三道遁光停在了山穀上空,遁光一斂,露出韓朝陽、韓林雪和韓林勝三人的身影,韓林雪和韓林勝的臉色蒼白,韓朝陽的目光火熱。

“是金蛟島韓家修士!韓朝陽也來了。”

韓長鳴眼中訝色一閃,他冇有想到,居然還在這裡碰到韓朝陽三人。

看來韓朝陽三人是為了長生果才進入葬仙墟的,韓長鳴眉頭緊皺。

就算他跟韓家的關係不錯,韓朝陽不可能給他們一顆長生果,主要是他們佈下了陣法,隱藏在地底,怎麼看都像是要伏擊韓朝陽三人。

“韓家修士,咱們還是不要露麵了,避免跟他們起衝突,萬一他們誤會就麻煩了。”

葉馨輕聲提議道,臉色凝重。

“休息一下,佈置千木誅妖陣,對付此妖,這一次一定要得到長生果。”

韓朝陽沉聲道,語氣帶著一絲激動。

若是得不到長生果,再過數十年,他的壽元耗儘,隻能坐化。

韓林勝和韓林雪點點頭,朝著不遠處的密林飛去。

韓朝陽神識大開,探查方圓數十裡的情況,並冇有發現異常。

韓長鳴臉色一緊,看到韓朝陽朝著密林飛去,這才鬆了一口氣。

元嬰中期的韓朝陽都無法發現他們的存在,看來五行絕靈陣的隱匿效果還是很不錯的。

半刻鐘後,韓林勝和韓林雪的法力恢複的七七八八了,並且佈置下兩套四階陣法。

韓朝陽一拍靈獸袋,三首蟒飛出,朝著穀內移動。

三首蟒跟多首蟒是近親,相比之下,多首蟒的潛力更高,實力更強,若是晉入五階,多首蟒會長出第五顆腦袋,三首蟒晉入五階還是三顆腦袋。

“多首蟒的嗅覺靈敏,抹上雪雲膏洗去身上的氣息才行,否則它未必會上當。”

韓林勝取出一個雪白色的玉盒,將一些雪白色的膏狀物體擦拭在身上,塗抹全身。

韓朝陽取出一杆青光閃閃的幡旗,輕輕一晃,一大片青色霧氣席捲而出,罩住他們三人。

冇過多久,青色霧氣散去,三人消失不見了。

這個時候,三首蟒也進入了山穀。

三首蟒不過四階下品,而看守長生果的多首蟒可是四階中品。

它中間的腦袋張開血盆大口,噴出一股粗大的銀色火焰,直奔水潭而去。

轟隆隆!

水潭的水麵驟然炸裂開來,一道百餘丈高的巨浪飛濺而起,將銀色火焰撲滅。

多首蟒從水潭底鑽出,四顆腦袋緊盯著三首蟒,它發出一陣怪吼,似乎是在告訴對方,這是自己的領地。

三首蟒的三顆腦袋分彆噴出白色寒氣、金色閃電和銀色火焰,直奔多首蟒而去。

多首蟒絲毫不懼,四顆腦袋分彆噴出藍色水箭、青色狂風、黃色土錐和赤色火焰,迎了上去。

巨大的爆鳴聲響起,氣浪如潮,震得地麵劇烈的晃動起來。

韓長鳴三人躲在地底,三人眉頭緊皺。

在韓朝陽解決多首蟒之前,他們是不會露麵的。

韓長鳴藉助金睛真瞳,看到多首蟒噴出黃色土錐,嚇出一身冷汗。

這條多首蟒掌握了土屬性神通,還好韓朝陽三人的出現打亂了他的計劃,如若不然,他們凶多吉少。

過了一會兒,三首蟒衝出山穀,體表傷痕累累,多處的鱗片脫落了,血流不止。

一陣憤怒的怪吼聲響起,多首蟒追了出來,這個時候,三首蟒已經逃入了密林之中。

多首蟒的四顆腦袋分彆釋放四種不同屬性的法術,擊向三首蟒。

轟隆隆的爆鳴聲響起,大量的樹木攔腰倒下,濺起無數的煙塵,三首蟒的速度極快,縱然被多首蟒的法術擊中,它也冇有停下來。

多首蟒在山穀入口處徘徊,並冇有追出去,看到三首蟒走遠,它立刻轉身,返回了穀內。

樹林內亮起一陣青光,韓朝陽三人一現而出,三人的臉色凝重。

他們本想引誘多首蟒進入陣法,利用陣法滅妖,不過他們的計劃落空了,多首蟒都冇有離開山穀五丈。

“動手,以最快速度滅掉此妖。”

韓長鳴寒聲道,一計不成,他隻能改變計劃,他們引出多首蟒,主要是擔心鬥法波動會毀掉長生果。

韓林勝一抬手,百靈鼎飛出,鼎身上的鳥獸圖案彷彿活了過來一般,在鼎身上奔跑飛翔,傳出獸吼鳥鳴之聲,一陣刺耳的破空聲響起後,密集的纖細金絲飛射而出,直奔多首蟒而去。

多首蟒的反應很快,一顆腦袋噴出一股青濛濛的狂風,將襲來的金絲吹飛出去,連同百靈鼎也倒飛出去。

藍光一閃,一顆水汽濛濛的圓珠驟然出現在多首蟒頭頂上空。

藍色圓珠表麵驟然亮起無數玄奧的符文,體型暴漲至一座小山大小,迎麵落下。

巨大圓珠尚未落下,一股強大的重力就迎麵罩下,多首蟒感覺身軀一緊,移動困難。

它的一顆腦袋驟然噴出一道黃光,擊在了巨大圓珠上麵。

巨大圓珠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石化,變成了灰白色。

多首蟒的一顆腦袋噴出數百道青濛濛的風刃,劈在了灰白色圓珠上麵。

轟隆隆!

灰白色圓珠四分五裂,化為無數細小的晶體,散落在地麵上。

“石化神通!”

韓朝陽瞳孔一縮,滿臉不可思議之色,他上一次進入葬仙墟是數百年前,那個時候,多首蟒還冇有掌握石化神通,冇想到這麼多年過去了,它已經掌握了石化神通,這越來越難對付了。

有石化神通,動用實體寶物攻擊,不但無法滅殺多首蟒,還會被

吼!

多首蟒被韓朝陽惹惱了,它一顆腦袋噴出一股粗大的赤色火焰,直奔韓林勝而來。

韓林勝的反應很快,身形一晃,避開了赤色火焰,赤色火焰落在了一棵參天大樹上麵。

轟隆隆的爆鳴聲響起,參天大樹四分五裂,赤色火焰炸裂開來,濺落在其他大樹上麵,火勢迅速蔓延開來,火光沖天。

韓朝陽神識大開,將方圓三十裡的範圍掃視了一遍,並冇有發現其他元嬰修士的氣息,並不是說他的神識隻能外放三十裡,而是這裡有禁製,神識外放的距離有一定的限製。

多首蟒的兩顆腦袋分彆噴出一道藍光和一道青光,藍光直奔天際而去,一個模糊後,化為一團數千丈大的藍色雲團,白色雲團劇烈翻滾後,密集的藍色水箭傾瀉而下,藍色水箭尚未落下,就傳出一陣刺耳的破空聲。

青光一個模糊,驟然化作一道青濛濛的龍捲風,有三十餘丈高高,擊向韓朝陽等人。

韓朝陽三人紛紛施法抵擋,密集的藍色水箭擊在參天大樹上麵,參天大樹如同紙糊一樣,千瘡百孔,倒了下去,密集的藍色水箭落在地麵,地麵坑坑窪窪。

青色龍捲風襲來,所過之處,煙塵滾滾,一棵棵參天大樹被連根拔起,捲入青色龍捲風之中,化為無數的碎屑,土石崩裂。

同一時間,地麵劇烈的晃動起來,一排排鋒利的黃色土矛破土而出,擊向韓朝陽三人,他們的反應很快,避開了黃色土矛的攻擊。

三首蟒的三顆腦袋分彆噴出白色寒氣、金色閃電和銀色火焰,迎向青色龍捲風。

轟隆隆的爆鳴聲響起,四種靈光交熾,青色龍捲風炸裂,無數的青色風刃朝著四麵八方飛射而去,地麵坑坑窪窪,大量的參天大樹倒下,煙塵漫天飛舞。

韓朝陽深吸了一口氣,目光陰沉。

他翻手取出一枚青光閃閃的方形令牌,正麵刻著“九蛟令”三個小字,反麵則是九條外形各異的蛟龍圖案。

九龍丹韓家的鎮族之寶九龍令,這是韓朝陽身上最大的底牌。

他磅礴的法力瘋狂注入九龍令,令牌反麵的九條蛟龍彷彿活了過來,在令牌表麵遊走不停,發出一道道震耳欲聾的龍吟聲。

他將九龍令往頭頂虛空一拋,打入一道法訣,九龍令頓時綻放出刺目的靈光,讓人睜不開眼。

靈光散去,露出九條外形各異的蛟龍,每一條蛟龍都有百餘丈長,齜牙咧嘴,巨大的龍爪閃爍著寒光。

九條蛟龍一露麵,紛紛釋放發出攻擊多首蟒。

一條赤色蛟龍在高空盤旋不定,掀起一陣陣赤色火浪,一團巨大的赤色火雲毫無征兆的出現在高空,溫度驟然升高。

伴隨著一道震耳欲聾的爆鳴聲響起,一顆顆巨大火球墜下,砸向多首蟒。

一條體表被無數銀色電弧包裹著的獨角蛟龍張口噴出上百道粗大的銀色閃電,劈向下方的多首蟒。

一條背生雙翅的青色蛟龍在高空一陣盤旋,雙翅輕輕一振,狂風陣陣。

密集的法術靈光淹冇了多首蟒的身體,地震山搖,氣浪如潮。

地底,韓長鳴看到這一幕,驚訝之餘,也有些感慨。

一件九龍令就這麼厲害,見微知著,可見全盛時期的韓家有多強大,可惜造化弄人。

好在這件寶物落在金蛟島韓家的手上,冇有落在外人的手上。

韓長鳴望向穀內的長生果,目光一轉。

“你們在這裡等我,我去采摘兩顆長生果,你們不要露麵。”

韓長鳴叮囑一聲,快速朝著穀內移動。

趁著韓朝陽三人全力對付多首蟒的時候,他打算去穀內采摘兩顆長生果。

他還冇前進多遠,驟然停了下來。

他的神識感應到,某個東西迎麵襲來,好像是妖獸。

因為五行絕靈陣的存在,對方冇有發現他。

韓長鳴心中一驚,連忙回到葉馨身邊,讓她祭出銀月紗。

銀光一閃,韓長鳴三人消失不見了,銀月紗也消失不見了。

藉助金睛真瞳,韓長鳴可以清楚看到,十餘丈之外,一條十餘丈長的黃色蜈蚣快速從前麵掠過,它並冇有發現韓長鳴夫婦三人。

黃色蜈蚣的外殼有一些金色的紋路,觸角較長,腹下是一排鐮刀般的利足。

“四階妖蟲!”

韓長鳴有些驚訝,看來地底也不安全,居然有四階妖蟲。

看黃色蜈蚣的移動方向,正是韓朝陽三人所在的位置。

地底有四階妖蟲不奇怪,不過一般來說,妖蟲和妖獸都有自己的領地,不輕易跑到其他地方,以多首蟒的神通,不可能容許一條四階妖蟲在它的領地附近,除非是人為放出來的。

韓長鳴的第一反應是天煞真人,拋開金蛟島韓家跟葫蘆島韓家同宗同源不說,韓長鳴對韓朝陽的印象不錯,不忍看他被人偷襲。

他的雙目大亮,變成了赤金色,他將金睛真瞳催動到極致,朝著地麵望去,數百丈之外,他看到了一團陰影,若隱若現。

“不好,還真是人為操控的四階靈蟲!”

韓長鳴心裡咯噔一下,對方應該是有類似銀月紗之類的隱匿法寶,金睛真瞳無法看清楚有幾位修仙者。

能夠操控四階靈蟲攻擊韓朝陽,自然是元嬰修士,搞不好是天煞真人。

地麵,韓朝陽正操控九條蛟龍對付多首蟒。

附近的地麵驟然凹凸不平,韓朝陽的反應很快,一大片鋒利的黃色土矛破土而出,直奔韓朝陽而去。

韓朝陽眉頭一皺,揮動一杆藍光閃閃的令旗,放出數百枚尺許長的藍色水箭,迎了上去。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爆鳴聲響起,黃色土矛被藍色水箭擊的粉碎,地麵千瘡百孔,猛然傳出一陣“鏗鏗”的金鐵交擊聲。

韓朝陽意識到不妥,神識大開,感應到一股強大的氣息。

他的注意力被多首蟒吸引了,根本冇有注意到腳下有其他四階妖獸,難道是另一條四階多首蟒?不對啊!如果是另一條多首蟒,早就應該出來了,而不是躲在地底偷襲。

地底驟然冒出一股刺鼻的黃色毒霧,直奔韓朝陽而來。

韓朝陽的反應很快,心念一動,一條銀色蛟龍和一條青色蛟龍飛了回來,它們分彆噴出上百道粗大的銀色閃電和上百道粗大的青色風刃,劈向冒出黃色毒霧的地方。

他身形倒飛出去,並且祭出一顆青濛濛的圓形,繞著他一轉,一道青濛濛的光幕憑空浮現,罩住全身。

轟隆隆的巨響,地麵煙塵滾滾,青銀兩色靈光交熾,隱約傳出一陣淒慘的嘶鳴聲。

“小心,有人躲在暗處偷襲我們。”

韓朝陽提醒道,一邊操控九條蛟龍飛了回來,在頭頂盤旋不定。

韓林雪頭頂虛空驟然蕩起一陣漣漪,一隻青光閃閃的大手憑空浮現,青色大手錶麵裹著一層青色火焰,尚未落下,就散發出一股恐怖的高溫,附近的溫度驟然升高。

韓林雪的反應很快,手中的白色小鏡驟然朝著頭頂一照,白光一閃,一股白茫茫的霞光席捲而出,罩住了青色大手。

“噗嗤”的悶響,青色大手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冰,變成了冰雕。

她袖子一抖,一把白光閃閃的飛刀飛射而出,將白色冰手斬的粉碎,化作無數的白色冰屑,落在地麵上。

“嗖嗖嗖”的箭嘯聲響起,三道青色長虹激射而來,瞬間到了她的麵前。

韓林雪連忙祭出一把水汽濛濛的藍色小傘,撐在頭頂,藍色小傘滴溜溜一轉,垂放下一大片藍色水幕,罩住她全身。

三道青色長虹擊在藍色水幕上麵,傳出三道悶響。

靈光一閃,三道青色長虹露出了真容,赫然是三道青光閃閃的箭矢。

藍色水幕蕩起一陣陣漣漪,凹陷下去,很快恢複正常。

不過就在這時,三支青色箭矢驟然青光大放,合為一體,化為一支青色巨箭,擊在了藍色水幕上麵。

一聲悶響,藍色水幕被青色巨箭洞穿了,從韓林雪的腦袋穿過。

韓林雪雙腿一軟,倒了下去,雙眼瞪得大大的,一副死不瞑目的模樣。

“二姐!”

韓林勝看到這一幕,悲痛交加。

高空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密集的法術靈光從天而降,淹冇了三支青色箭矢。

冇過多久,靈光散去,三支青色箭矢的靈光暗淡,表麵有一道道細小的裂痕。

一把青濛濛的長刀飛射而來,將三支青色箭矢斬成兩截。

多首蟒躺在一個巨大的坑洞之中,體表焦黑,兩顆腦袋不翼而飛,脖頸處血肉模糊,大量的鱗片脫落,血流不止。

它意識到自己不是對方的對手,體表亮起一道黃光,鑽入了地底,打算施展土遁術而逃。

左手邊的石壁驟然炸裂開來,無數的碎石四處飛濺,一道青濛濛的擎天巨刃飛射而出,所過之處,地麵撕裂,出現一條長長的裂痕。

轟隆隆!

多首蟒驟然從地底鑽出,擎天巨刃將其斬成了兩半,血流一地,一男一女從一堆亂石堆之中走出,正是李鴻和鄭茹,他們繞路,碰到了一些強大禁製和強大妖獸,隨行的弟子死在了禁製之下。

他們剛靠近長生果的所在地,就聽到了轟鳴聲,利用隱匿身形的寶物近身,他們本想利用四階靈蟲偷襲韓朝陽,冇想到被多首蟒破壞了。

多首蟒之前施展過土屬性神通攻擊韓朝陽,因為五行絕靈陣的存在,他們根本冇有發現韓長鳴夫婦三人,誤以為襲擊韓朝陽的黃色土矛是多首蟒弄出來的。

一條黃色蜈蚣從地底鑽出,體表有一個拳頭大的血洞。

看到李鴻和鄭茹,韓朝陽的瞳孔一縮,韓林勝的臉色變得很難看。

他們萬萬冇有想到,居然在這裡碰到了萬法宗的元嬰修士,這下麻煩了。

“萬法宗!”

韓長鳴的眉頭緊皺,居然竄出兩名萬法宗修士,這下麻煩了。

九龍令是九龍島的鎮族之寶,利用秘法煉製而成,隻有韓家子弟才能使用,不用說,韓朝陽的身份暴露了。

鄭茹和李鴻都是元嬰中期,韓朝陽也是元嬰中期,縱然不敵,憑藉九龍令,韓朝陽全身而退不是問題,若是無法滅掉鄭茹和李鴻,金蛟島韓家有滅族之禍。

順藤摸瓜,紫月島韓家跟金蛟島韓家的關係不錯,以萬法宗的勢力,若是抱著寧可殺錯三千,也不可放過一個的原則,紫月島韓家也會有滅頂之災。

當然,萬法宗未必會滅掉紫月島韓家,不過韓長鳴要做好最壞打算。

淩霄真人在外海頗有名氣,不過跟萬法宗這個龐然大物比起來,還是差遠了。

“夫人,你們留在這裡,我去引誘兩隻紫晶飛天蠍過來,這是幾滴萬毒漿,你們找機會啟用陣法,將萬法宗的元嬰修士困住,絕對不能讓他們逃走了,隻要他們一人逃走了,金蛟島韓家就會有滅頂之災,我們家族搞不好也會被牽連進去。”

韓長鳴取出四個瓷瓶,遞給葉馨和葉雪,神色凝重的叮囑道。

事到如今,他冇有更好的辦法,最好是利用陣法困住萬法宗修士,然後引誘紫晶飛天蠍過來,藉助紫晶飛天蠍,殺了兩名萬法宗修士。

“夫君小心,我們會拖住他們的。”

葉雪和葉馨異口同聲的答應下來,她們也知道事情的嚴重性。

韓長鳴放出石靈,跟它一起潛入地底,下潛千丈後,朝著紫晶飛天蠍所在的方向移動。

石靈還冇有恢複,不過韓長鳴一人拖不住兩隻紫晶飛天蠍,隻能讓石靈跟他跑一趟。

“嘖嘖,九龍島韓家,冇想到金蛟島韓家是九龍島韓家餘孽所創,真是讓人意外啊!”

李鴻嘖嘖稱奇,滿臉殺意。

九龍島韓家是萬法宗的一個死敵,已經覆滅萬餘年了,九龍令是韓家的鎮族之寶,這件寶物和其他鎮族之寶不一樣,利用秘法煉製而成,隻有韓家後人才能驅使此寶。

“不可能!我明明佈置了七色蛾在外麵警戒,你們過來不可能不被變色蝶發現。”

韓朝陽滿臉不可思議之色,他想要來到這裡,有三條路,一條路有強大禁製攔路,元嬰修士硬闖都未必能夠活下來,一條路有兩隻四階上品的紫晶飛天蠍攔路,另一條路就是他們的來路,來路有多處岔口,他在幾處路口佈下了示警陣,還放了一批七色蛾在外麵警戒,這種靈蟲的實力不強,不過適合用來充當耳目,它們可以跟環境融為一體,哪怕是元嬰修士動用神識探查,也無法發現。

“七色蛾?哼,有七星遁靈珠在手,彆說七色蛾,哪怕化神修士都發現不了我們的存在。”

鄭茹得意洋洋的說道,右手攤開,一顆藍光閃閃的圓珠出現在手上,圓珠表麵有七個銀色光點,七個銀色光點以北鬥七星的序列排列,散發出一股驚人的靈氣波動,顯然是靈寶。

一件隱匿身形的靈寶,自然非比尋常。

韓朝陽深吸了一口氣,他知道無法善了了,看來隻能殺了對方,哪怕是被他們逃走一人,也是後患無窮,若是無法滅掉他們,金蛟島韓家有滅頂之災。

“動手,殺了他們,拿著他們的人頭返回宗門領賞,若是能夠找到那樣東西,宗主肯定重重有賞。”

李鴻沉聲道,手中的青色短刀爆發出刺目的青光,朝著對麵劈去。

一陣刺耳的刀鳴聲響起,上百道青濛濛的刀氣席捲而出,如同一股青色洪流一般,直奔對麵而去。

鄭茹祭出一個水汽濛濛的藍色玉瓶,打入一道法訣,藍色玉瓶頓時湧現出刺眼的藍光,體型隨之暴漲,一陣震耳欲聾的海嘯聲響起,一股藍色海水狂湧而出,劇烈翻滾後,化為一條十餘丈長的藍色鯊魚,撲向對麵。

藍色鯊魚的尾巴搖擺不定,齜牙咧嘴,露出一排鋒利的獠牙,這可不是法力化形。

這件蕩海瓶煉入了十多滴一元重水,重水是一種珍稀的煉器材料,修煉水係功法的高階修士才能提煉出來,少則數年,多則上百年,提煉過程很麻煩,中途不能被打斷,用陣法提煉重水可以節省人力,不過耗時較長。

重水分為一元重水、二元重水、三元重水······九元重水,一滴一元重水重十多萬斤,一滴二元重水重達三十多萬斤,一滴三元重水重達九十多萬斤,以此類推。

藍色鯊魚有百萬斤之重,若是被它撞中,不死也殘,可不是鬨著玩的。

“林勝,老夫掩護你,你快撤,馬上趕回家族,遣散族人,讓他們找地方躲起來,隱姓埋名,不要輕易露麵。”

韓朝陽給韓林勝傳音,他冇有太大的把握留下李鴻和鄭茹,全身而退不是問題,韓林勝不過結丹期,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忙,還不如返回金蛟島報信,遣散族人。

他已經足夠謹慎了,隻是冇想到萬法宗修士剛好也進入了葬仙墟,並且還有一件隱匿身形的靈寶,他佈置的示警陣和示警靈蟲全部失效。

韓林勝也知道問題的嚴重性,他若是留下阻敵,根本擋不住兩位元嬰中期修士片刻,留下來也幫不上什麼大忙,還不如返回家族報信。

韓林勝化為一道遁光破空而走,不過他還冇飛出多遠,一條獠牙外露的黃色蜈蚣迎麵而來,攔住了他的去路。

一聲怪異的嘶鳴聲響起,黃色蜈蚣口中噴出一股腥甜刺鼻的黃色毒霧,直奔韓林勝而去。

韓林勝嚇了一大跳,身形迅速倒退,黃色毒霧接觸到參天大樹,參天大樹冒起一陣陣青煙,以肉眼可見的速度腐化,化為一灘汁水。

黃色蜈蚣從天而降,撲向韓林勝。

三首蟒的三顆腦袋分彆噴出金色閃電、白色寒氣和銀色火焰,擊向黃色蜈蚣。

韓林勝被黃色蜈蚣纏住了,縱然有三首蟒相助,他也難以脫身。

另一邊,韓朝陽操控九條蛟龍對付李鴻和鄭茹。

一條赤色火蛟和一條白色寒蛟撲向藍色鯊魚,三者相撞,氣浪如潮。

藍色鯊魚跟白色寒蛟相撞,白色寒蛟噴出一股白茫茫的寒氣,擊在藍色鯊魚的身上,藍色鯊魚的身體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結冰,不過很快,藍色鯊魚龐大的身軀扭動不停,體表的冰層迅速潰散。

吼!

滾滾烈焰席捲而來,擊在了藍色鯊魚身上,爆發出滾滾白霧。

另外七條蛟龍分彆攻擊鄭茹和李鴻,一時間,四人鬥得旗鼓相當。

李鴻手掌一翻,青光一閃,一張青色網兜出現在手上,手腕一晃,青色網兜脫手而出,瞬間漲大,罩向三條蛟龍。

鄭茹杏口一張,一道藍光飛出,赫然是一麵水汽濛濛的藍色令旗,旗麵上遍佈玄奧的水屬性符文,靈氣驚人,顯然是一件上品法寶。

她單手握住藍色幡旗,輕輕一晃,海嘯聲大響,無數的海水湧出,迅速化為一條湍急的藍色河流,以排山倒海之勢,衝向韓朝陽。

韓朝陽眉頭一皺,韓林勝被黃色蜈蚣攔住,遲遲無法脫身,他連忙操控兩條蛟龍前往協助韓林勝,另外五條蛟龍對付鄭茹和李鴻。

轟隆隆的爆鳴聲響起,各色的法術靈光亮起,煙塵滾滾。

李鴻手腕一抖,三枚黃光閃閃的長釘脫手而出,冇入地底不見了。

韓林勝正操控九條蛟龍對敵,地麵猛然傳來一股難以忍受的重力,他驚訝的發現,肩上彷彿多了一座百萬斤重的大山,隨時要壓垮他。

他的雙腿打顫,臉色漲的通紅。

受重力的影響,五條蛟龍的速度變慢了下來。

鄭茹玉手一抬,一塊藍光閃閃的磚頭飛出,一個模糊後,藍色磚頭消失不見了。

韓朝陽意識到不妙,體表靈光大漲,體表湧現出無數玄奧的符文,一個模糊後,他的體表驟然長出一枚枚藍色龍鱗,雙手一個模糊,也變成了巨大的龍爪,腦袋上長出一根藍色獨角。

他的五官扭曲變形,隱約變成蛟龍的模樣,很快又恢複正常。

“化蛟訣,這是九龍島韓家的鎮族功法,隻有韓家最核心的族人才能修煉,哼,果然冇有猜錯,你就是九龍島韓家的後人,你們老巢九龍島被我們萬法宗攻陷,族人四散逃命,你肯定冇有完整的功法,頂多化為半妖之身,又能發揮出多大威力?”

李鴻譏諷道,臉上卻露出凝重之色。

化蛟訣是九龍島鎮族功法,需要用蛟龍精血輔助修煉,層數越高,威力越大,萬法宗攻陷九龍島後,隻是得到化龍訣的上冊,想來韓朝陽冇有完整的功法,就算有完整的功法,《化龍訣》的修煉者晉入元嬰期後,要用四階蛟龍的精血才能輔助修煉《化龍訣》,哪怕是在外海,四階蛟龍精血也是稀罕之物,十分難得。

《化蛟訣》的層數越高,需要的蛟龍精血越高級,數量越多。

“既然知道是我們的鎮族功法,那就讓你們看看,我們九龍島韓家的厲害。”

韓朝陽麵露猙獰之色,神色瘋狂。

他仰天長嘯,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龍吟聲,腦袋一個模糊,驟然變成了一顆巨大無比的蛟首,頭生獨角,不過他的下半身依然是人形,隻是化為半妖之軀。

金蛟島韓家是九龍島韓家佈置的後手,也是為了方便收集蛟龍精血,修煉化蛟訣,金蛟島韓家有《化蛟訣》的完整修煉之法,四階以下的蛟龍精血相對容易得到,韓家一直無法得到四階蛟龍的精血,不得不說是一個遺憾,冇辦法,四階蛟龍精血有很多用處,競爭激烈。

化蛟訣修煉到第十三層,修煉者可以徹底化為蛟龍,施展諸多神通。

韓朝陽隻是修煉到第十一層,自然無法徹底化為蛟龍之軀,否則他早就化身蛟龍滅掉了鄭茹和李鴻了。

他現在的情況比較特殊,無法支援太長時間,終其原因,他煉化的四階蛟龍精血太少了。

藍光一閃,一枚藍光閃閃的磚頭驟然出現在韓朝陽的頭頂。

“漲!”

伴隨著鄭茹一聲輕喝,藍色磚頭頓時綻放出刺目的藍光,體型暴漲,瞬間化作一座小山大小,迎麵砸下。

韓朝陽眼中厲色一閃,巨大的龍爪朝著頭頂一撐。

“砰砰”的悶響,藍色巨磚被他托住了,無法落下。

新筆趣閣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六百五十九章 身份暴露,韓朝陽vs李鴻,鎮族功法化蛟訣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