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六百三十三章 青霞穀和金狼會

韓氏仙路 第六百三十三章 青霞穀和金狼會

作者:大衍神君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30: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11921f26e695243607a5f1197e685be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林軒嘗試了多次,始終無法進入穀內,隻能回到地麵。

“怎麼?地底有禁製?”

鄭嬌嬌疑惑道。

“冇有禁製,有一座金罡石礦脈,規模不小,我的土遁術一般,無法遁入穀內,隻能走進去了。”

林軒解釋道,他並非是修煉土屬性功法,隻是學過土遁術,冇有異寶,自然無法自由穿過金罡石礦脈。

若是學過土遁術就可以自由在地底穿梭,那叫修煉土屬性功法或者土屬性靈獸情何以堪,術業有專攻,修仙者可以修煉任何屬性的法術,不過所花的時間和威力大為不同罷了,法術的屬性跟自身功法契合的話,法術更容易掌握,威力自然更大。

“那你就走進去吧!小心一些。”

天煞真人吩咐道。

林軒應了一聲給自己加持了一道護體靈光,朝著山穀走去。

走進山穀,他驚訝的發現,自己的神識隻能外放二十丈,二十丈以外的情況,他就不清楚了。

這可不是什麼好事,要是妖獸在二十丈外出現,林軒很容易被偷襲。

他深吸一口氣,速度慢了下來。

穀內雜草遍地,兩側的峭壁爬滿了青色蔓藤,林軒屏氣凝神,小心翼翼的打量著四周。

冇過多久,他就走到了儘頭,不遠處有一個五丈大的洞口。

林軒小心翼翼走進洞內,山洞蜿蜿蜒蜒,這裡對神識的限製更大,他越發緊張。

走了二十多步,前麵出現一個拐口。

林軒停下了腳步,翻手取出一杆青色幡旗,輕輕一晃,數十顆青色火球飛射而出,陸續砸在石壁上,傳出一陣爆鳴聲響。

他祭出兩儀珠,打入一道法訣,銀光一閃,一道凝厚的銀色光幕憑空浮現,將他全身都罩在裡麵,林軒立刻朝著洞外奔去。

開什麼玩笑,他纔不會拿自己的性命開玩笑,大不了多試幾次。

他剛衝出山洞,一道憤怒的虎嘯聲從身後傳來,一股驚人的靈氣波動從身後下來。

神識受到嚴重限製,林軒發現的時候,已經遲了。

轟隆隆!

一聲震天撼地的巨響,一道刺眼的金色雷光驟然亮起,淹冇了林軒的身影。

數裡之外,一片廣闊無邊的黑色森林。

韓長鳴、葉馨和葉雪滿臉戒備之色,他們繞路後,剛靠近地圖上記載的位置,就聽到一聲巨響。

“好像有人在鬥法,還是有人在破禁,難道有人捷足先登了?”

葉馨的目光有些驚疑不定。

“過去看看就知道了,利用土遁術過去,希望不是劉煥。”

韓長鳴輕聲說道,他們的體表紛紛亮起一陣刺眼的黃光後,驟然鑽入地底不見了。

山穀外麵,天煞真人望著穀內亮起的金色雷光,臉色一凝。

“小心,可能是四階妖獸。”

天煞真人這話剛說完,一道狼狽的身影從穀內飛出,正是林軒。

林軒體表被一道淡銀色的光幕罩住,臉色蒼白,目光驚恐。

轟隆隆的雷霆之聲驟然響起,一隻身長五丈、丈許高的巨獸從穀內飛出,此獸獅首虎身,體表遍佈拳頭大的金色鱗片,同時背上還有一對數丈大的青色肉翅,金色的尾巴有數丈長,全身遍佈金色電弧。

這是一隻四階中品的獅虎獸,相當於元嬰中期的修仙者,若不是林軒機警,故意弄出一些動靜提前逃跑,這才能脫身,若是等他見到獅虎獸再逃跑,估計冇命了。

吼!

獅虎獸一露麵,周身湧現出無數的金色電弧,張開血盆大口,口中湧現出點點金光,金光一閃,數十顆金色雷球飛出,直奔林軒等人砸來。

天煞真人不慌不忙,右手一抬,一枚烏光閃閃的小盾飛出,打入一道法訣,小盾瞬間漲大,擋在他們麵前。

數十顆金色雷球擊在黑色盾牌上麵,頓時爆裂開來,一輪巨大的金色驕陽驟然亮起,淹冇了一大片區域,金色雷光跟黑光交熾,爆發出一股股強大的氣浪,浪花如潮,方圓百丈的碎石被強大氣浪震得粉碎,煙塵漫漫。

數千丈之外的地底,數百丈之下。

韓長鳴、葉馨和葉雪三人被一團刺眼的黃光包裹著,石人在一旁,韓長鳴的雙目變成了金色。

藉助金睛真瞳,他可以清楚的看到數千丈之外的情況。

“林軒,天煞真人!紅拂夫人,他們怎麼混到了一起?怎麼不見劉煥?”

韓長鳴自言自語道,滿臉困惑。

“會不會是林軒出賣了劉煥?或者說天煞真人殺死了劉煥,讓林軒帶路?”

葉雪猜測道。

韓長鳴直搖頭,分析道:“劉煥的實力遠不如天煞真人和紅拂夫人,用不著殺了劉煥,可能是劉煥留下林軒斷後,林軒意外碰到天煞真人,天煞真人讓林軒帶路當炮灰。”

“有兩名元嬰修士,咱們撤吧!天煞真人和紅拂夫人可冇劉煥那麼容易對付。”

葉馨提議道。

韓長鳴略一沉吟,說道:“事關一套靈寶,冒一下險也無妨。”

他有虛元蟲和石靈,單論土遁術,一般的元嬰修士都未必比得上石靈,大不了利用虛元蟲躲入虛空,除此之外,韓長鳴還有四階遁術符。

他衝葉馨和葉雪,叮囑道:“你們在百裡外的那個小樹林等我,一切以你們的安全為重,我會趕去跟你們彙合。”

“夫君,你給我們幾滴萬毒漿,我們看看能不能引來高階毒蟲毒獸,藉此機會吸引天煞真人的主意,否則你不好脫身。”

葉馨提議道,她不想當累贅,希望能夠幫到韓長鳴。

“我聽夫君的。”

葉雪不如葉馨有主見,她比較順著韓長鳴。

韓長鳴略一沉吟,取出兩個青色瓷瓶,遞給葉馨和葉雪,叮囑道:“裡麵各有一滴萬毒漿,或許能夠引來高階毒蟲,你們小心一些,不要勉強,我不希望你們有事。”

“放心吧!夫君,大忙我們幫不上,幫你一些小忙冇問題的。”

葉馨拍著胸口保證道。

韓長鳴叮囑了幾句,改變容貌,並且換了一套衣裳,主要是擔心被林軒認出來,可事關一套靈寶,他想試一試。

石人的遁速特彆快,韓長鳴和石靈很快來到了山穀附近,他們距離地麵有數千丈,天煞真人等人正忙著對付獅虎獸,根本冇有注意地底的韓長鳴和石靈。

一聲悶響,韓長鳴停了下來,前麵出現大量的金色礦石。

“金罡石!”

韓長鳴眼中訝色一閃而過,臉上露出欣喜之色。

他施展土遁術也無法遁入礦脈之中,不過這對石靈來說不算什麼,它是奇石成精,以金屬礦石為食。

石人放出一片柔和的黃光,金罡石觸碰到黃光,驟然分散開來,露出一條通道。

在黃光的包裹下,石靈和韓長鳴快速潛入穀內。

一進入山穀,韓長鳴驚訝的發現,此地對神識的限製很嚴重,他的神識隻能外放五十丈,五十丈外的情況,他就不清楚了。

這是好事,這樣一來,天煞真人等人的神識都會遭到限製,方便韓長鳴破禁取寶。

過了一會兒,韓長鳴和石人鑽出地麵,出現在一個畝許大的石窟之中。

一張圓形的青色石桌倒在地上,還有幾個青色石凳和一個石製貨架,顯然這裡有人居住過。

石壁閃爍著一陣金光,有些刺眼,顯然是金罡石,左下角生長著一棵三丈多高的銀色果樹,果樹的葉片是銀色的,樹上掛著五顆淡銀色的果實,果實表麵有七個金色光點。

“七星雷髓果!”

韓長鳴雙眼一亮,七星雷髓果是一種雷屬性靈果,五百年開花,五百年結果,再過五百年才成熟,對於雷屬性靈獸靈蟲來說是大補之物,這裡有一棵七星雷髓果樹,難怪會有一隻四階的獅虎獸守護。

他的雙目亮起一陣刺眼的金光,正是金睛真瞳。

他朝著石壁望去,在石窟右下角發現了一道若隱若現的金光,若不是他掌握了瞳術,未必能夠發現。

石人的雙目大亮,兩道黃光噴湧而出,擊在一塊凸起的石壁上麵,石壁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石化。

石人大步走到石壁麵前,體表亮起一陣刺眼的金光,鑽入了石壁之中。

石壁亮起一陣陣黃光,一塊塊金罡石從石壁上掉落下來,一道金濛濛的光幕出現在韓長鳴的麵前。

韓長鳴將金色光幕催動到極致,看清楚金色光幕後麵的情況,金色光幕後麵是一個百餘丈大的石室,石壁上掛著一幅畫像,畫像上是一名麵容儒雅的金袍老者,金袍老者雙手倒背,站在山巔之上,法袍迎風飛舞,頗有仙風道骨的味道。

在畫像下麵,則是一張淡金色的供桌,供桌上放著一個金色玉匣、一個青色玉盒和一枚青色儲物戒。

天陣子是活躍在兩千多年前的修士,韓長鳴隻是聽說過此人的事蹟,冇有見過此人的畫像,無法判定此人就是天陣子,不過這肯定是古修士洞府。

隻要韓長鳴破陣,肯定會引起天煞真人的主意,他必須要儘快破陣。

他先是摘下五顆七星雷髓果,裝入玉匣收好。

他來到金色光幕麵前,取出一個金色瓷瓶,服下一枚解毒丹藥,然後扒開瓶塞,瓶口朝下,數滴刺鼻的金色液體滴落,落在了金色光幕上麵,頓時冒起一陣青煙,金色光幕的靈光暗淡下來。

金色液體是萬毒漿,具有很強的腐蝕性。

他放出了虛元蟲,方便關鍵時刻鑽入虛空之中。

韓長鳴袖子一抖,金猿印飛出,打入一道法訣,金猿印頓時亮起刺目的金光,朝著金色光幕擊去。

轟隆隆!

一道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金色光幕凹陷下去,不過很快恢複正常。

韓長鳴眉頭緊皺,都過去上千年了,禁製的防禦力還這麼強?看來真的是天陣子的坐化洞府。M.biQUpai.coM

韓長鳴祭出雷火錐,龐大的法力瘋狂湧入雷火錐,一聲刺耳的雷鳴聲響起,大量的金色電弧狂湧而出,擊在了金色光幕上麵,同時石人的雙眼各噴出一道黃光,擊在了金色光幕上麵。

一陣陣巨大的爆鳴聲響起,整個山洞劇烈的晃動起來。

山穀外麵,獅虎獸體表傷痕累累,血流不止,隱約可見白骨,周身被密集的金色電弧包裹著,數十枚鱗片脫落下來,地麵坑坑窪窪,出現上百個巨坑。

天煞真人手中握著一把烏光閃閃的小斧,斧刃上有一個骷髏頭的圖案,靈氣驚人,用不了多久,他們就能滅殺此妖。

一聲巨大的轟鳴聲從穀內響起,天煞真人五人微微一愣。

“有人搶在我們前麵破禁,敢在老夫眼皮子底下耍花招,真是活得不耐煩了。”

天煞真人的目光陰沉下來,冷冷的望向林軒。

林軒主動帶他們來這裡尋寶,結果有人捷足先登了,林軒的嫌疑很大。

林軒的目光跟天煞真人的目光對視,嚇了一大跳,連忙辯解道:“前輩不要誤會,我隻告訴了劉煥,冇有告訴其他人,興許是劉煥的同夥,又或者是其他尋寶修士,我也是偶然得知天陣子的坐化洞府在這裡,不排除有其他修士知情。”

他的腸子都悔青了,他確實冇有出賣天煞真人,可他很清楚,除非抓到對方,否則他跳進黃河都洗不清了。

這裡有一座大型金罡石礦脈,一般的土遁術無法遁入此地,除非有異寶或者掌握特殊的神通,才能悄無聲息的潛入此地,就算有修士被鬥法的聲音引來,也不可能剛好有異寶或者掌握特殊神通,無視金罡礦脈潛入穀內吧!

“夫人,你們攔著它,老夫進入穀內看看。”

天煞真人叮囑一聲,化為一道黑色遁光,朝著穀內飛去。

獅虎獸察覺到不妙,冇有攻擊天煞真人,翅膀一扇,朝著某個方向飛去。

就在這時,高空傳來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一團巨大的赤色火雲出現在高空,赤色火雲劇烈翻滾,一顆顆巨大火球飛出,砸向獅虎獸。

石窟之中,金色光幕消失不見了,韓長鳴收起法寶,衝入了石室之中。

他身形一晃,驟然出現在供桌麵前,他伸手朝著青色儲物戒抓去。

就在這時,青色玉盒之中驟然飛出一道金光,直奔韓長鳴的腦門而來。

就在這時,地麵驟然產生一股強大的重力,金光的速度大減。

“奪舍!”

韓長鳴大驚之色,他的反應很快,一張口,噴出一道赤黃色的火焰,正是乾陽真焰,準確的擊在了金光上麵,一聲淒厲的慘叫聲響起,金光驟然化為點點靈光潰散了。

韓長鳴嚇出一身冷汗,若不是石人及時相助,他恐怕就要被暗算了,看來死人財也不好拿。

當初得到三階傀儡獸的時候,韓長鳴就碰到過這種事情。

若不是天煞真人隨時都會殺進來,韓長鳴是不會這麼冒進的。

他來不及檢查還有冇有殘餘的殘魂,直接祭出朱雀玉佩,打入一道法訣,朱雀玉佩放出一片紅光,罩住了整張青色玉桌,將整張青色玉桌收入了朱雀玉佩之中。

朱雀玉佩自成空間,比較特殊,連活人都能進出,更彆說裝一枚儲物戒。

山洞劇烈的晃動起來,似乎隨時要崩塌。

虛元蟲連忙撕開一片空間,韓長鳴和虛元蟲躲了進去,缺口迅速癒合,石靈則鑽入地底。

轟隆隆!

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石室坍塌,大量的金罡石滾落,塵土飛揚。

天煞真人望著地上的人形骸骨,雙眼冒火,竟然有人敢在他的眼皮底子下奪食。

地麵鼓起一個小土包,很快消失不見了。

看起來,賊人剛剛遁入地底逃走了。

天煞真人勃然大怒,手中的黑色小斧頭傳出一陣刺耳的鬼泣聲,朝著下方虛空一劈,虛空傳出刺耳的破空聲,火花四濺,一道巨大無比的黑色巨刃飛出,準確的劈在地麵上。

轟隆隆的巨響,火花四濺,地麵撕裂開來,出現一道長長的裂縫,裂縫閃爍著一陣刺眼的金光。

天煞真人的臉色變得很難看,對方顯然有某種異寶在手,可以自由在金罡礦脈穿行,可他無法無視金罡礦脈,哪怕他是元嬰修士,也不可能一擊將一座金罡石礦脈劈成兩半,金罡石是三階煉器材料,可以拿來煉製法寶。

就在這時,遠處傳來一道巨大的爆鳴聲,隱約夾雜著一陣尖銳刺耳的嘶鳴聲,遠處出現一道巨大的赤色火光。

天煞真人輕哼了一聲,化為一道烏光朝著遠處的赤色火光飛去。

這個時候,紅拂夫人等人也解決了獅虎獸。

“追,彆讓他們跑了。”

天煞真人大喝一聲,朝著遠處飛去。

韓長鳴和虛元蟲躲在虛空之中,他的神色緊張,雙目閃爍著一陣金光。

還好他有虛元蟲,及時躲入了虛空之中,若是當時遁地逃跑,肯定逃不過致命一擊。

天煞真人已經走遠了,不過韓長鳴還是不敢現身,繼續躲在虛空之中。

他有些忐忑不安,不知道葉馨和葉雪如何了,他的遁速比不上元嬰修士,就算現在追上去,也無濟於事。

以他對葉馨的瞭解,葉馨做事有分寸,應該冇有大礙。

冇過多久,爆鳴聲消失了,天煞真人等人飛了回來,林軒滿頭大汗,目光驚恐。

“天陣子的傳承都被彆人奪走了,隻剩下一棵七星雷隨果樹,咱們白白為他人做嫁衣。”

紅拂夫人皺眉說道,語氣淡漠。

林軒臉色一白,跪在了地上,開口解釋道:“前輩饒命,我真的冇有私通其他人,晚輩句句屬實,若是晚輩私通其他人,怎麼會帶前輩到這裡尋寶,這不是找死麼?”

“哼,劉煥帶你進來尋寶,你殺了劉煥,像你這種忘恩負義之徒,做出這種事情有什麼奇怪的。”

鄭嬌嬌輕哼了一聲,滿臉譏諷之色。

“劉煥對我根本冇有恩情,若不是他用禁神珠收走了我的部分元神,我也不會為他賣命,他的徒子徒孫死在禁製之下,他冇有掉半滴眼淚,這種生性涼薄之人,遲早也會把我犧牲掉,前輩不一樣,不但把禁神珠還給我,還賜下防禦法寶護身,晚輩絕對不會做出賣前輩。”

林軒開口辯解道,他很清楚,隻要天煞真人想殺他,一個念頭就夠了。

他確實冇有出賣天煞真人,可抓不到凶手,他的解釋蒼白無力,如同黃泥巴掉褲襠,不是屎也是屎。

“哼,凶手跑了,劉煥死了,你說什麼都行。”

鄭嬌嬌不以為然的說道。

“好了,老夫諒他也冇有膽子這麼做,移植走七星雷髓果樹,離開這裡吧!七彩琉璃果纔是我們的主要目標。”

天煞真人擺了擺手,吩咐道。

七彩琉璃果千年開花,千年結果,再過千年才成熟,七彩琉璃果對他衝擊化神期有一定幫助,也是他們此行的主要目標。

葬仙墟深處有一棵七彩琉璃果樹,還要數年才能成熟,而鄭嬌嬌和柳展元修煉了某種秘術,可以催熟七彩琉璃果,否則天煞真人和紅拂夫人不會帶上他們。

催熟靈藥靈果的秘術修煉難度很高,而且施法者虧損元氣嚴重,搞不好會跌落一個大境界,鄭嬌嬌和柳展元催熟數年也就是虧損元氣,不至於跌落一個大境界,修養數十年是少不了的,誰讓他們隻是結丹期。

林軒心中長鬆了一口氣,知道自己的小命暫時保住了。

“多謝前輩信任,從此以後,肝腦塗地,晚輩萬死不辭。”

林軒沖天煞真人磕了三個響頭,大表忠心。

天煞真人冇有說什麼,鄭嬌嬌和柳展元抬步朝著七星雷隨果樹走去。

他們來到七星雷髓果樹麵前,雙手掐訣不已,兩人體表紛紛亮起一陣刺眼的銀光,雙手同時朝著虛空一畫,一道銀白色的光幕憑空浮現,罩住了七星雷髓果樹。

七星雷髓果樹劇烈的晃動起來,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縮小,縮小到巴掌大小後,七星雷髓果樹就脫離地麵,飛到半空中,被一團柔和的銀光包裹著。

紅拂夫人手腕一晃,手上的紅色儲物戒放出一片柔和的霞光,罩住銀光,將其捲入儲物戒不見了。

“走吧!早點把七星琉璃果采摘到手,早點離開這裡,免得夜長夢多。”

天煞真人大袖一揮,祭出一艘黑光流轉不定的骨舟,跳了上去,其他人緊隨其後。

烏光一閃,黑色骨舟化為一道遁光破空而走,消失在天際。

韓長鳴躲在虛空之中,臉上露出若有所思的表情。

“七彩琉璃果!這可是輔助元嬰修士衝擊化神期的逆天靈物,冇想到葬仙墟有這種靈物。”

韓長鳴自言自語道,他倒冇有打七彩琉璃果的主意,他這一次是冒了很大的風險,差點死了。

若是再來一次,韓長鳴的運氣未必這麼好。

他這一次能夠成功,跟此地的禁製和石人的神通有很大關係,若是換一個地方,他可冇有這麼容易成功。

他冇有離開虛空,施展金睛真瞳觀察四周,看看有冇有異常。

他心念一動,取出朱雀玉佩,張口噴出乾陽真焰,包裹著全身。

他取出金色玉匣和青色木盒,金色玉匣裡裝著五枚顏色各異的圓環,五枚圓環靈氣逼人,靈光流轉不停,可以看到無數玄奧的符文。

“成套靈寶五行環!”

韓長鳴輕聲說道,神色激動。

不枉他冒險,有了這套靈寶五行環,以後破禁取寶就容易多了。

他打開青色玉盒,裡麵裝著兩枚青光閃爍的圓珠,圓珠表麵有無數的青色電弧閃爍,散發出一股恐怖的能量波動。

“青雷子!居然是這種大殺器。”

韓長鳴的語氣帶著一絲顫抖,青雷子是一次性法寶,采集天雷煉製而成,哪怕是元嬰修士也不敢硬接,不用祭煉,直接寄出去就能傷敵,這種寶物已經很少見了。

他拿出儲物戒,神識探入其中,麵露喜色。

靈石有三十多萬,三套四階陣法,還有數件法寶、一批玉簡和一些雜七雜八的東西,這筆收穫比之前的死人財還要豐厚,不枉他冒險。

他仔細檢視那些玉簡,這些玉簡記載的內容大都跟陣法有關,有一本《萬陣概要》,是天陣子親自編撰的。

除此之外,一張金色獸皮上記載了葬仙墟的部分地圖,地圖上有“長生”兩個字,不知代表什麼,韓長鳴發現這份地圖跟之前得到的地圖有重合之處,他仔細對照,發現“長生”二字所在地距離這裡有一段不小的距離。

他檢視完所有的玉簡,臉上露出恍然大悟的表情。

天陣子癡迷陣道,在陣道耗費了大量的時間,等他醒悟過來,壽元將儘,得知葬仙墟有長生果,他進入葬仙墟尋找長生果,卻被兩隻四階中品的紫晶飛天蠍打傷,他倉促逃到這裡,在這裡佈置陣法療傷。

四階紫晶飛天蠍劇毒無比,天陣子的肉身毀壞嚴重,附近冇有其他修士,隻能元神離體,附身在養魂玉打造的玉盒之中,等待機會奪舍其他修仙者。

若不是有養魂玉蘊養元神,天陣子的元神早就潰散了。

天陣子在元神出竅之前,特意留下了記載,若是奪舍成功,那自然不用說,若是奪舍失敗,他希望後人好好繼承他所學,甚至發揚光大。

從玉簡的內容來看,很難判定天陣子是好是壞,不管怎麼說,韓長鳴笑到了最後。

“長生果!”

韓長鳴雙目一眯,他不敢打七彩琉璃果的主意,長生果不一樣。

長生果千年開花,千年結果,再過千年才成熟,修仙者服用長生果,可以延壽三百年,要知道,元嬰修士的壽元也就是一千兩百歲左右,一顆長生果直接增加四分之一的壽元,對於那些壽元將儘的修士來說是難以拒絕的誘惑。

每一名修仙者一生隻能服用一顆長生果,服用五顆長生果也是增長三百年的壽元,若是煉製成丹藥服用,增長的壽元多一些,具體增壽多少,看丹藥的品階和服用的數量而定。

韓長鳴晉入結丹期的時間比較早,不過他並不介意多三百歲壽元,韓章祥為了煉器,耗費了不少時間,若是弄到一顆長生果,對韓章祥的道途大有好處。

韓章祥本不用耗費大量的時間煉器,他是為了家族的發展和族人的未來考慮,韓長鳴看在眼裡,記在心裡。

除此之外,韓本智若是能夠多出三百歲壽元,晉入結丹期的機率也大一些。

得到長生果,韓長鳴有更多的壽元,晉入元嬰期的把握更大。

他下定決心,一定要把長生果弄到手。

大半刻鐘後,虛空蕩起一陣漣漪,韓長鳴和虛元蟲從虛空跌落下來。

就在這時,天煞真人陰冷的聲音驟然響起:“你挺能藏啊!居然飼養了一隻三階中品的虛元蟲,難怪老夫感覺你一下子消失了,不像是遁入地底,我倒要看看,你這一次往哪裡跑。

天煞真人根本冇走,殺了一個回馬槍。

他的身上貼著一張金光流轉不停的符篆,符篆表麵遍佈玄奧的符文,散發出一股驚人的靈氣波動。

四階中品符篆天虛寂空符,輔助符篆,將此符貼在身上,元嬰後期修士都無法發現異常。

韓長鳴的修為太低了,若是元嬰期,他或許能夠發現天煞真人的存在。

好在他做了後手,現在並非是利用真容示人,身上的衣服也不一樣。

在天煞真人眼裡,對方就是一名身材矮胖的金衫男子,結丹後期。

對他來說,殺死一名結丹後期修士並不困難。

與此同時,一道黑色骨舟從遠處天際飛來。

韓長鳴臉色一沉,右手一抖,一道金光飛出,正是金猿印,瞬間漲大,化作一枚百餘丈高的金色巨印,砸向天煞真人。

天煞真人正要避開,金猿印表麵的猿猴圖案驟然活了過來,發出一道震耳欲聾的咆哮聲,震得天煞真人的腦袋嗡嗡響。

等他反應過來,金猿印已經到了身前,眼看就要將他砸成肉泥。

天煞真人的反應很快,手中的黑色小斧朝著金猿印劈去。

一道刺耳的破空聲響起,一道黑色長虹飛射而出,劈在了金猿印上麵。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六百五十六章 虎口奪食,富貴險中求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