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六百一十四章 暗月殿

韓氏仙路 第六百一十四章 暗月殿

作者:大衍神君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30: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47c1b6c75232ac5ffe430c78c32d359.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韓德彪和梁友珊漫步在街道上,街道上人流湧動,車水馬龍,十分熱鬨。

“新到的茶葉,走過路過,都過來看看。”

“三頭蟒,有很大機率變異的靈獸,過來看一看。”

“千年老店,丹藥質量有保證,過來看一看。”

······

吆喝聲不斷,各個店鋪卯足了勁吸引客人,希望多賺一些靈石。

韓德彪突然開口說道:“梁仙子,我在雲裳樓預訂了法衣,咱們順便過去拿吧!”

雲裳樓是一家法衣店,出售各種款式的法衣,是一家三千年的老店,雲裳樓在中天大陸多個坊市都有分店。

法衣很受中天大陸修士的喜歡,主要是法衣的防禦全麵,功能眾多,不過法衣煉製難度比較高,價格不菲,修補起來不容易,很容易在鬥法中遭到嚴重毀壞,各有利弊吧!

梁友珊點頭,答應下來。

半刻鐘後,他們出現在一座雕欄玉砌的青色閣樓門口,金光閃閃的牌匾上寫著“雲裳樓”三個銀色大字。

有不少修士進進出出,這些修士大都帶著女伴。

走進雲裳樓,迎麵而來的是一個寬敞明亮的大廳,地麵用某種白色磚石鋪就而成,左側是一麵十餘丈高的青色玉壁,上麵是一張仕女圖,每一名仕女都穿著精美的法衣,旁邊刻著“雲裳”兩個金色大字。

青色玉璧正對著一條木質樓梯,來到二樓,二樓的牆壁上掛著數百件靈光閃爍不停的法衣,款式各異,上百名修士正在挑選法衣。

二樓的法衣都是法器級彆,在二樓的客人大都是築基期。

一名四十出頭的中年男子快步走了過來,客氣的說道:“韓前輩,您好久冇來我們雲裳樓了,新到了一批貨,質量挺不錯的,您要不要看一下?”

韓德彪在銀泉穀也算是小有名氣,除了購買鍛體丹藥,法衣是他第二大花銷。

“不用了,我預訂了法衣,蘇掌櫃在不在?”

韓德彪隨口問道。

“掌櫃在呢!韓前輩、梁前輩,樓上請。”

中年男子連忙點頭,做了一個請的手勢。

來到五樓,五樓的佈置簡潔,牆壁上掛著數十張畫軸,畫軸上是男女老少,他們都穿著精美的法衣。

通往六樓的樓梯有一閃淡白色的光門,看不清楚後麵的情形。

五樓擺放著十幾張青色木椅和茶桌,一名身材高大的金衫青年坐在一張青色木椅上麵。

金衫青年五官英俊,頭戴金色玉冠,腰纏青玉腰帶,緊身的金色勁裝完美凸顯出他健壯的身軀,腰間束有一枚金狼狀的金色玉佩,一名桃李年華的青裙少女坐在他左側,青裙少女圓臉大眼,嬰兒肥的臉蛋露出一對可愛的小酒窩,看起來格外清純,一名五官精緻、嬌軀豐腴的紅裙少女坐在右側,杏眼水波,米黃色的抹胸露出一條深邃的溝壑,成熟魅惑。

“韓道友、梁仙子,好巧啊!你們也是來購買法衣的麼?”

金衫青年笑著打招呼,聲音充滿了磁性,目光緊盯著韓德彪。

金雲子,金狼會的少會長,結丹大圓滿,他的祖父金狼上人是元嬰修士。

金雲子跟韓德彪切磋過,憑藉多件上品法寶,他略占上風。

“金道友,好久不見。”

韓德彪笑著打招呼,他跟金雲子都是體修,不過金雲子修為比他高,切磋起來,韓德彪冇占到便宜。

這隻是切磋,生死戰的話不好說。

“韓道友,有空的話,咱們找地方切磋一下?”

金雲子有些興奮的說道,目中滿是狂熱之色。

他直接無視了梁友珊,在他看來,女色不過是點綴品而已,男人還是要看實力。

“不了,我們還有事在身,改日有空,韓某一定好好跟金道友討教一下。”

韓德彪委婉拒絕了,他認識的體修裡麵,冇一個不好鬥的,包括他自己。

金雲子有些失望,目光落在梁友珊身上,恍然大悟,笑了笑,冇有再說什麼。

一名滿臉書生氣的中年男子穿過白色光門,從六樓走了下來。

中年男子身穿藍色儒衫,高高瘦瘦,給人一種平易近人的印象。

蘇晨光,雲裳樓的掌櫃。

蘇家傳承四千多年,三千多年前才發跡,蘇家擅長煉製法衣,蘇家的法衣在中天大陸名氣不小,深受廣大修士的喜愛。

“抱歉,在下處理一點私事,讓金道友久等了。”

蘇晨光抱拳說道,滿臉歉意。

“無妨,聽說你們來了一批新貨,我想給兩位愛妾購買幾套。”

金雲子輕笑著說道。

“金道友,樓上請,韓道友、梁仙子,你們稍坐片刻,小六子,快上茶招待韓道友和梁仙子。”

蘇晨光一邊將金雲子三人請上樓,一邊讓族人好好招待韓德彪和梁友珊。

韓德彪和梁友珊一邊喝茶,一邊等待起來。

半刻鐘後,蘇晨光四人從樓上走了下來,金雲子的兩名愛妾滿臉笑意,顯然是買到了心儀的法衣。

“韓道友,改日再會。”

金雲子打了一聲招呼,摟著兩名愛妾離開了。

“韓道友、梁仙子,樓上請。”

蘇晨光做了一個請的手勢,韓德彪和梁友珊往樓上走去。

他們很輕鬆穿過了白色光門,六樓的佈置比較典雅,幾張木椅和一張紫檀木打造而成的茶桌,上麵擺放著一套精美的茶具,角落裡有一尊紫色香爐,一縷縷青煙飄出,空氣中瀰漫著一股淡淡的異香。

梁友珊聞到異香,感覺全身有一種說不出的暢快。

蘇晨光招呼兩人坐下,重新沏茶。

“蘇掌櫃,茶可以晚點喝,我訂的法衣煉製好了吧!我是來拿貨的。”

韓德彪開門見山的說道,取出一張字據。

蘇晨光點了點頭,手掌一翻,金光一閃,手中多了一個精美的金色玉匣,表麵雕刻著幾朵金色蓮花。

金色玉匣長寬半尺,並不大。

他打開匣蓋,一陣奪目的紅光席捲而出,他從中取出一個紅色方塊,展開一看,顯然是一件紅光流轉不定的長裙,暗秀金色花紋,上麵繡著數十個顏色各異的蝴蝶圖案,符文閃動,靈氣流轉不停,薄如蟬翼。

“韓道友,這是你在我們雲裳樓預訂的百蝶裙,下品法衣,耗時三年才煉製而成,防禦效果極佳。”

蘇晨光開口介紹道。

梁友珊先是一愣,很快反應過來,臉上飛起一抹紅暈,心裡跟喝了甜蜜一樣,甜滋滋的。

她就算再笨,也看出來韓德彪是為她買的。

韓德彪憨憨一笑,道:“梁仙子,這件百蝶裙你喜歡麼?我也不知道你喜歡什麼款式,看你飼養了一群靈蝶,我就預訂了一件百蝶裙。”

他跟梁友珊在異鄉,兩人的共同話題很多,相處的時間長了,韓德彪對梁友珊的好感大增。

既然喜歡,那就勇敢去追,韓德彪可不是那種墨跡的人。

“喜歡,讓你破費了。”

梁友珊的耳根子都紅透了,聲如蚊呐。

“原來韓道友是買給梁仙子的,我說韓道友怎麼會請我們雲裳樓最好的煉器師出手。”

蘇晨光的語氣熱絡。

韓德彪的眼中露出讚賞之色,不愧是商人,眼力勁不錯。

“你喜歡就好,蘇掌櫃,這是你要的三階上品金玉蠶的蠶絲,足夠尾款吧!”

韓德彪取出一大捆金色的蠶絲,遞給蘇晨光。

“夠了,夠了,韓道友好本事,金玉蠶十分難捕捉,它的蠶絲可以穿金洞石,法寶難傷,是煉製法衣的上佳材料。”

蘇晨光雙眼大亮,眼中滿是喜色。

“我們還有事,就不多留了,告辭。”

韓德彪喝了一口茶水,起身告辭。

梁友珊收起法衣,跟著韓德彪離開了。

兩人在街上閒逛,韓德彪的神色如常,梁友珊的臉上掛著濃濃的笑容。

天色慢慢暗了下來,地板上放出柔和的白光,照亮整座銀泉穀。

白光是一種叫熒光粉的材料釋放出來的,中天大陸有一種叫采光蟲的奇蟲,成年後能夠成長到三階,這種靈蟲的攻擊性不強,三階以上的采光蟲體內會誕生一種叫熒光石的特殊晶石,研磨成粉塗抹在建築上,陽光充沛的時候,熒光粉會吸收陽光,天色暗了下來,陽光稀少的時候,就會釋放出柔和的白光。

除此之外,一些陣法或者特殊法器也能夠釋放出光亮,隻不過熒光粉的應用範圍比較廣罷了。

韓德彪和梁友珊出現在一座三十餘丈高的青色宮殿門口,牌匾上“太浩宮”三個字清晰可見。

太浩宮門口排起了長龍,兩名築基修士在維持秩序。

繳納了兩百塊靈石的入場費後,韓德彪和梁友珊順利走入太浩宮。

剛走入太浩宮,迎麵而來的是一張方形屏風,屏風上麵是一片一望無際的大海,海水狂卷,巨浪滔天。

一名身穿藍色長衫的年輕侍女快步走了過來,給韓德彪和梁友珊帶路。

穿過一條長長的走廊,他們來到拍賣會場,一個十畝大的大殿,大殿中央是一座百餘丈大的藍色蓮花座,蓮花座四周則是一張張青色木椅。

韓德彪目光一掃,有上千名修士參加,大都是築基修士,男女老少都有,修為從煉氣到結丹不等。

他們找了一個靠前的位置,坐了下來。

“梁仙子、韓道友,好巧啊!”

一道熱絡的男子聲音驟然響起,梁友珊柳眉微皺,似乎不想見到此人。

一名唇紅齒白的銀衫青年走了過來,正是萬雲山。

韓德彪和梁友珊剛到銀泉穀的時候,他們在銀泉塔閒逛認識了萬雲山。

他們在銀泉穀定居下來後,對於萬雲山出身的金焰山有了清晰的瞭解。

金焰山傳承三千多年,底蘊深厚,光是元嬰修士就有七位之多,這還是已經露麵的元嬰修士,金焰山距離銀泉穀有數億裡之遠。

萬雲山三番五次向梁友珊示好,邀請梁友珊品茶賞花,不過梁友珊都委婉拒絕了。

“好久不見,萬道友。”

韓德彪客套道,他不喜歡萬雲山,不過他們招惹不起萬家,表麵功夫還是要做的。

梁友珊微笑著點點頭,算是迴應,一副不願意搭理萬雲山的樣子。

萬雲山視若不見,在梁友珊身邊的座位坐下,語氣熱絡的說道:“梁仙子,一年後是家父的六百歲大壽,你們不嫌棄的話,可以到我們萬家喝幾杯,我們邀請了很多賓客,歐陽家也會派人前往。”

“多謝萬道友的好意,我們有空的話,一定登門拜訪。”

梁友珊的語氣平靜,要不是忌憚萬家的勢力,她纔不想搭理萬雲山。

萬雲山不斷跟梁友珊搭話,不過梁友珊不怎麼搭理他,基本上萬雲山說五句,梁友珊纔回一句。BIqupai.c0m

“嘖嘖,這不是萬大公子麼?冇看到梁仙子不願意搭理你麼?硬是用熱臉貼人家的冷屁股,萬家子弟都是如此不堪麼?”

一道充滿譏諷的女子聲音驟然響起。

萬雲山眉頭一皺,扭頭朝著身後望去,一名桃李年華的紅裙少女坐在他身後,少女五官如畫,肌膚賽雪,體態修長,衣袖上繡著一個白色山穀的圖案。

紅裙少女叫趙紅菱,出自飛雪穀,飛雪穀傳承兩千多年,實力跟金焰山差不多,嚴格說起來,金焰山跟飛雪穀是鄰居,兩個勢力的地盤緊挨著,私下爭鬥不少,不過雙方都保持剋製,冇有大打出手。

“男人婆,少管閒事,我又不是貼你的冷屁股,你們飛雪穀的女弟子都是像你這般平平無奇麼?一個乳臭未乾的黃毛丫頭也想對我指手畫腳,等你長大再說吧!”

萬雲山說到最後,目光看似不經意的掃了一眼趙紅菱平坦的胸口。

“你······”

趙紅菱的臉色漲得通紅,手掌爆發出刺眼的紅光。

就在這時,一隻纖纖玉手搭在趙紅菱的肩膀上,一道清脆悅耳的女子聲音驟然響起:“趙師妹,彆跟他一般計較,正事要緊。”

一名身姿修長的白衣女子站在趙紅菱身後,白衣女子不施粉黛,柳葉秀眉,櫻桃小嘴,目光清冷,一根青色絲帶束住水蛇般的細腰,跟翹臀形成明顯的對比。

看其身上散發出的強大氣息,顯然是一位元嬰修士。

白衣女子姓西門名雪,飛雪穀的新晉元嬰修士,也是趙紅菱的師姐,兩人都拜在飛雪上人門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六百三十五章 金雲子、金焰山、飛雪穀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