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五百一十八章 瞳術的好處(求訂閱、求月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836a2100f1ba59f444b950c4a4183ac0.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紫月島外麵,七彩琉璃寶船漂浮在高空中,梁友珊和梁友海站在甲板上,兩人望向被濃濃白霧籠罩住的紫月島,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劉薇薇和韓端鈺站在一旁,神色恭敬。

冇過多久,韓道鏡、韓長鳴和韓德彪三人飛了出來,停在七彩琉璃寶船附近。

“老夫韓道鏡,多謝梁道友施以援手,救下我們韓家族人。”

韓道鏡雙手抱拳,感激道。

韓長鳴抱拳稱謝道:“多謝了,梁道友,若不是你們出手相助,韓某的長孫就麻煩了。”

“閣下就是劉小友的公公,三階煉丹師?”

梁友珊的目光落在韓長鳴身上,臉上露出好奇的表情。

“正是。”

韓長鳴點了點頭,老實承認下來。

他的腦海飛快思索,並冇有認出梁友珊的身份。

這並不奇怪,梁友珊之前都在苦修,結丹之後,她四處挑戰其他修士,名氣這才傳開。

“韓道友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

梁友海的語氣熱絡,一副平易近人的模樣。

梁友珊美眸一轉,笑著說道:“不知貴族的族長方不方便?小妹想跟他切磋一下。”

梁友珊是家族出了名的武癡,在一次切磋之中將世交的子弟打成重傷,她被責罰監禁五十年,結丹之後,她又開始四處挑戰其他結丹修士,她最大的目標打敗潛龍榜第一名的七星道人,她以打敗男修士為榮,她要證明女修士比男修士還要厲害。

修仙界的高階修士大都是男修士,高階女修士比較少,女修士通常被當成花瓶,梁友珊要把這個帽子摘掉。

隻要切磋不要鬨出人命,梁家老祖也就默許了。

根據情報,韓家修為最高的是韓章祥和韓長鳴,韓長鳴是煉丹師,梁友珊直接忽略了,大多數煉丹師不擅長鬥法,韓長鳴到了外海後,很少在人前鬥法,外人隻知道他擅長煉丹,還真的冇有幾人知道韓長鳴的厲害。

“爹,梁前輩劍術高超,已經打敗多名結丹期女修士了。”

劉薇薇開口解釋道,梁友珊名氣大漲也就是這幾年的事情,她必須要提醒韓長鳴。

“切磋?”

韓長鳴愣住了,梁友珊大老遠跑來,是要跟韓章祥切磋。

“切磋?梁仙子,你來的不湊巧,族長在閉關修煉,不方便出來,隻是切磋的話,韓某想請梁仙子賜教。”

韓德彪雙目一眯,熱情的說道。

他正想找人試一試自己進步多少,梁友珊就找上門。ŴŴŴ.biQuPai.coM

“你?”

梁友珊皺了皺眉頭,她打敗了幾名結丹中期修士,敗在她手上的結丹初期女修有十多位。

“怎麼?梁仙子覺得在下實力低微?不願意跟在下切磋?”

韓德彪臉色一沉,說起來,他還冇跟同階劍修切磋過。

“這倒不是,韓道友的話都說到這個份上了,小妹就來領教一下韓道友的神通。”

梁友珊很爽快的答應下來,縱身朝著高空飛去。

梁友珊劍訣一掐,四把白光閃閃的飛劍從劍鞘之中飛射而出,在高空盤旋不定,化為四道三十餘丈高的白色寒風,附近的溫度驟降,大量的白色雪花從高空飄落。

韓德彪取出破靈棍,目光火熱,戰意滔天。

“去。”

伴隨著梁友珊一聲落下,四道白茫茫的寒風直奔韓德彪而去。

白色寒風尚未近身,一股奇寒之氣就撲麵而來,虛空出現大量的冰屑,溫度驟降。

韓德彪手中的破靈棍亮起刺目的靈光,漲至百餘丈長,猛然一抖,重重棍影席捲而出,迎向四道白色龍捲風。

轟隆隆的巨響,四道白色龍捲風如同泡沫一般,被重重棍影擊得粉碎,化為四把白色飛劍倒飛出去。

梁友珊劍訣一變,四把白色飛劍紛紛綻放出刺目的白光,發出一陣響亮的劍鳴聲,四化八、八化十六、十六化三十二······

五個呼吸不到,數百把白色飛劍就出現在虛空中,劍鳴聲此起彼伏。

“給我斬。”

梁友珊兩指衝韓德彪輕輕一指,數百把白色飛劍直奔韓德彪衝殺而去,氣勢如虹。

韓德彪輕哼了一聲,猛然一抖,破風聲大盛,密集的棍影席捲而出,化為一條體型巨大的紅色巨蟒,身軀扭動不停,將襲來的白色飛劍儘數擊飛出去。

秋風掃落葉!

梁友珊劍訣一掐,一陣刺耳的劍鳴聲響起,四道百餘丈長的白色劍光沖天而起,被棍影擊中的白色飛劍大都潰散不見了,唯獨四把白色飛劍完好無損,四把白色飛劍將韓德彪團團圍住。

“飄雪劍陣!起。”

梁友珊一聲低喝,四把白色飛劍繞著韓德彪飛轉不定,劍影重重,劍光如電,劍鳴如雷。

一股強大的氣流憑空浮現,十幾道十餘丈高的白色寒風從四麵八方襲來。

韓德彪上前一步,破靈棍往前一捅,猛然一抖,棍影如同一條體型龐大的蛟龍一般,撞在數道白色寒風上麵。

一陣巨響,數道白色寒風爆裂開來,無數的白色雪花飄落。

韓德彪感覺眼前一花,驟然出現在一片荒涼的雪原上,高空飄落下大量的白色雪花,還有一陣陣狂風吹過,如墜冰窖。

“劍陣!哼,那又如何,我一拳破之。”

韓德彪滿臉自信。

一聲巨大的呼嘯聲響起,一道百餘丈高的白色龍捲風出現在雪原上麵,快速朝著韓德彪席捲而來。

白色龍捲風所過之處,大量的白色雪花被強大氣浪捲入白色龍捲風之中,白色龍捲風的體積不斷漲大,到了韓德彪麵前後,白色龍捲風已經有數百隻高,如同一隻吞噬一切的巨獸一般,撲向韓德彪。

韓德彪高高抬起破靈棍,朝著白色龍捲風砸去。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白色龍捲風爆裂開來,產生一股強大的氣浪,韓德彪被這股氣浪吹飛出去,他還冇落地,大量的白色冰錐飛射而來,瞬間到了他的麵前,一副要把他紮成篩子的架勢。

韓德彪收起破靈棍,戴上了赤麟拳套,體內磅礴的法力注入赤麟拳套。

“噗嗤”的一聲悶響,赤麟拳套表麵湧現出一大片赤色火焰,表麵的麒麟圖案彷彿活過來一般。

韓德彪雙臂一動,虛空震盪扭曲,破風聲不斷,密密麻麻的紅色拳影席捲而出,迎了上去。

轟隆隆!

密集的赤色拳影將白色冰錐擊得粉碎,赤色拳影擊在雪地上,飛起大量的白色雪花,劍陣還在。

韓德彪的體內傳出“劈裡啪啦”的悶響,身軀漲高一圈不止,青筋暴露,右拳朝著地麵砸去。

虛空發出刺痛耳膜的破空聲,震盪扭曲。

轟隆隆的巨響過後,雪原四分五裂,韓德彪回到了現實。

四把白色飛劍倒飛出去,劍陣被破,梁友珊眉頭緊皺。

她正要施展其他手段,一道勁風激射而來,瞬間到了她的麵前。

梁友珊兩指一彈,一道丈許長的白色劍氣飛射而出,迎向勁風。

“鏗!”

一聲悶響,火花四濺,白色劍氣和勁風同歸於儘。

梁友珊感覺眼前一花,密集的紅色拳影激射而至,拳風如雷,封死了她的退路。

梁友珊翻手取出一把白光閃閃的飛劍,猛然一抖,上百道白色劍氣席捲而出,與此同時,她祭出一麵白色盾牌,漲大後擋在身前。

白色劍氣被密集的赤色拳影砸得粉碎,爆發出一股股強大的氣浪,虛空震盪,密集赤色拳影陸續擊在白色盾牌上麵,白色盾牌倒飛出去,撞在梁友珊的身上,梁友珊跟著倒飛出去。

她飛出百丈才停下來,還冇站穩,頭頂傳來一陣刺耳的破空聲,一根紅色巨棍出現在她的頭頂,如同一座巍峨大山一般砸下,要是被紅色巨棍砸中,她非被砸成肉泥不可。

“韓道友,手下留情。”

梁友海嚇了一大跳,連忙大聲喊道,祭出三把青色飛刀,迎向紅色巨棍。

重重棍影砸在了海麵上,轟隆隆的巨響,海麵上濺起數百丈高的水浪,大量的低階妖獸被震成一片血雨,有不少低階妖獸被震暈了,漂浮在海麵上。

梁友珊的臉色蒼白,滿頭大汗,一副驚魂未定的模樣。

如果是生死鬥法,她已經死了。

“體修!冇想到韓道友還是一名體修,韓道友道法高深,小妹輸的心服口服。”

梁友珊深吸了一口氣,抱拳說道,語氣親近了不少。

她輸得並不冤枉,結丹期體修本來就不多,她輸給結丹期體修也不丟人。

“承讓了,梁仙子。”

韓德彪客氣的說道,收起了法寶。

他看出了梁友珊的缺點,梁友珊生死鬥的經驗並不多,對於戰機的把握不夠準確,不敢下狠手。

雖是切磋,韓德彪卻當成生死鬥法對待,可不會留手。

梁友海輕鬆了一口氣,望向韓德彪的目光露出幾分驚訝之色,結丹期體修在外海的數量並不多,一個小小的韓家居然能有一位結丹期的體修,他還是小看了韓家。

“梁道友、梁仙子,多虧了你們出手相助,薇薇和端鈺才能轉危為安,你們難得來一趟,到紫月島喝杯茶水吧!好讓我們一儘地主之誼。”

韓道鏡客氣的說道,滿臉笑意。

韓德彪這一戰打出了微風,韓道鏡臉上也有光。

“韓道友的好意,我們心靈了,我們還有要事在身,不便久留,改日有空,我們一定登門拜訪。”

梁友海委婉的拒絕了。

“韓道友,這一次我輸給你,是我學藝不精,以後有機會,小妹一定再登門討教。”

梁友珊鄭重的說道,從哪裡跌倒就從哪裡爬起來。

“好,在下隨時等候梁仙子上門切磋。”

韓德彪痛快的答應下來。

劉薇薇和韓端鈺飛出七彩琉璃寶船,梁友海法訣一掐,七彩琉璃寶船遁光大漲,朝著高空飛去。

三個呼吸不到,七彩琉璃寶船就消失不見了,遁速之快,韓道鏡滿臉羨慕之色。

“飛行寶船!嘖嘖,要是咱們也有一件飛行寶船,運送物資就方便多了。”

韓道鏡用一種羨慕的語氣說道。

“隻要我們一起努力,以後會有的。”

韓長鳴信心滿滿的說道,他很看好家族未來的發展。

“這位梁仙子,有點意思,不像其他女修士。”

韓德彪臉上露出感興趣的神色,他踏入修仙界以來,還真冇有碰到幾位實力強大的女修士。

“五伯,您要是喜歡梁仙子,大膽追求唄,說不定梁家會拿七彩琉璃寶船做嫁妝。”

韓長鳴笑著打趣道,韓德彪很少誇讚女修士。

“才見過一麵,瞭解不夠,若她真是我喜歡的類型,那冇說的。”

韓德彪不以為然,想做什麼就去做,他的性格一直是這樣。

修仙並非是絕情無慾,若是遇到自己喜歡的女子,韓德彪會大膽追求,男兒大丈夫,喜歡就去追求,不管成功與否,都不會留下遺憾。

韓道鏡和韓長鳴相視一笑,他們帶著劉薇薇和韓端鈺返回紫月島。

冇過多久,他們出現在議事廳。

劉薇薇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她重點說了一下梁友珊的近況。

“四處挑戰其他女修士?看來她是一位武癡,難怪第一次見麵,她就想跟族長切磋。”

韓長鳴恍然大悟,梁友珊不找他切磋,他並不在意。

有些時候,適當的藏拙是一件好事。

“長鳴,有改善後人資質的靈丹妙藥?”

韓道鏡望向韓長鳴,滿臉期待。

韓長鳴直搖頭,道:“要是有的話,我就給咱們族人用了。”

他想了想,說道:“這樣,我配置一種有助於房事的靈液,端鈺,你帶去給梁青風,就說冇有改善後人體質的靈丹妙藥,隻有有助於房事的靈液,我親自配置的。”

“祖父,可梁道友不是要這種靈液,要不咱們編造一個謊言,萬一他生出資質不錯的後人,咱們也算是立功了。”

韓端鈺小心翼翼的問道。

韓長鳴輕笑了一下,解釋道:“傻孩子,梁青風什麼人?梁家都拿不出這種靈液,咱們韓家拿得出?這個道理梁青風不可能不懂,像他這種紈絝子弟,你要跟他交心,奉承他的人多了去了,不缺你一個,再說了,你是我的長孫,跟他是平等的,不需要奉承他。”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五百三十四章 切磋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