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五百零九章 三絕真人(求訂閱、求月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f7f27fa288a53de98fce6030da67afa2.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般來說,元嬰修士的神識探查範圍最高可以達到三百裡,元嬰初期修士的神識感應範圍是百裡,而大多數結丹修士的神識探查範圍最高五十裡,超過這個範圍,神識感應就比較模糊了。

經過定神鎖的潤養,韓長鳴的神識跟結丹後期差不多,最高可以探查五十裡的範圍,他感應到元嬰修士的氣息,第一時間就逃跑了,除非他能逃出劉煥神識的感應範圍,否則還是會被追上。

劉煥單手一招,金色巨印飛起,漂浮在高空中,地麵上現出一個巨坑,坑內空空如也。

劉煥眉頭一皺,他的神識能夠感應到,對方逃走的時候有一些空間波動,好像是四階遁術符。

他望了一眼一片狼藉的莊園,袖子一抖,一具黑氣繚繞的骷顱飛出,骷顱的左臂不翼而飛。

他手掌一翻,一個淡藍色的圓缽出現在手上,水汽濛濛。

藍色圓缽表麵亮起無數的玄奧符文後,噴出一道藍光,化為一道巨大的藍色水幕,罩住了整座莊園。

做完這些,劉煥化為一道遁光,朝著東北方向追去。

數十裡之外,韓德彪正在一片茂密的黑色森林裡逃跑,神色慌亂。

一旦被元嬰修士追上,他可跑不掉。

他現在隻能祈求,韓長鳴儘快掌控住那一座控製法陣。

韓德彪一邊逃跑,神識大開,以他結丹初期的神識,隻能探查十裡左右,超過這個距離,神識感應就比較模糊了。

突然,韓德彪的神識感應到一陣強烈的陣法波動,他想要甩掉元嬰修士,隻能躲進陣法之中。

他立刻加快了遁速,朝著西北方向逃竄。

五息過後,一個狹窄的山穀出現在韓德彪的麵前,穀內寸草不生,地麵上散落著大量黑色的石頭,地麵坑坑窪窪,散落著大量的妖獸骸骨。

韓德彪眉頭一皺,這裡好像很危險。

就在他猶豫的時候,身後傳來一道破空聲響,一股驚人的靈氣波動從韓德彪身後襲來,韓德彪心中一驚,體表湧出濃濃的煞氣,化為一件凝厚的黑色鎧甲,護住全身,同時身體微微一側。

“噗嗤”的一聲悶響,韓德彪的左肩被一道紅光洞穿了,血流不止。

韓德彪忍著劇痛,化為一道紅色遁光飛入了山穀之中。

他一進入山穀之中,一陣巨大的雷鳴聲響起,數道拳頭粗大的銀色閃電劃破天際,劈向韓德彪。

韓德彪身形一晃,出現在幾十丈之外。

轟隆隆的巨響,地麵上多了幾個數丈大的巨坑,坑內冒著赤色火焰。

一道道銀色閃電從高空劈下,韓德彪慌忙躲避。

轟鳴聲不斷,地麵多出一個個巨坑。

冇過多久,劉煥從遠處飛來,落在山穀外麵,他眉頭緊皺。

這裡顯然是一處禁地,佈下了雷屬性陣法,他若是闖入山穀之中,也會遭到陣法的攻擊。

他略一思量,冇有跟著闖進去。

突然,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似乎有人在鬥法。

劉煥皺了皺眉頭,神識大開,臉色頓時冷了下來,他的神識感應到兩道陌生的氣息。

他化為一道遁光,朝著聲音的源頭劈去。

山穀之中,韓德彪揮舞破靈棍,幻化出重重棍影,迎擊落下的銀色閃電,轟鳴聲不斷,氣浪滾滾,紅銀兩色靈光交熾。

他的法力在快速流逝,他彆無選擇,隻能期望韓長鳴快點破除陣法。

數十裡之外,一具黑氣纏繞的人形骷髏正在巡視莊園,一個水藍色的光幕罩住整座莊園,不遠處有一個巨大的坑洞。

虛空亮起一道金光,韓長鳴和虛元蟲從虛空跌落出來,他的神色緊張。

他收起虛元蟲,潛入了地底。

韓長鳴很清楚,想要離開這裡,他必須要掌控第二座控製法陣,一旦被困在飛仙島,他必死無疑。

韓長鳴的雙目亮起一陣金光,朝著地麵望去。

藉助金睛真瞳,他可以清楚看到地麵上的情形。

看樣子,元嬰修士暫時離開了,估計是追擊韓德彪了。

韓長鳴略一沉吟,放出石人,朝著地麵移動,他必須要儘快掌控第二座法陣。

一具人形骷顱站在空地上,眼眶中的火焰閃動不停。

它腳下的地麵驟然變成了鬆軟的泥沙,無數的黃色砂礫飛起,擊向人形骷顱。

人形骷顱想要避開,身下驟然產生一股強大的重力,身體重若萬斤,動彈不得。

“叮叮”的悶響,密集的黃色砂礫擊在人形骷顱身上,人形骷顱安然無恙,不過密集的黃色砂礫將人形骷顱包裹起來,變成一個巨大的黃色沙球。

兩道黃光從地底飛射而出,準確擊在黃色沙球上麵,黃色沙球以肉眼可見的速度石化,變成一塊黃色巨石。

韓長鳴和石人從地底鑽出,他冇有滅殺人形骷顱,不是辦不到,而是不敢,一旦人形骷顱被滅殺,元嬰修士很快就會知道。

石人的雙目亮起刺眼的黃光,兩道黃光飛出,擊在藍色光幕上麵,被黃光擊中的區域頓時石化。

韓長鳴放出紫晶飛天蠍和雷犀蟲,一起出手,攻擊藍色水幕。

百裡之外,一座陡峭的山峰上麵,青焰真人和林軒跪在地上,神色惶恐。

劉煥站在一旁,滿臉殺氣。

“晚輩發現了一處古修士洞府,晚輩願意給前輩帶路。”

青焰真人諂媚的說道,神色緊張。

劉煥一陣冷笑,譏笑道:“整座飛仙島都是本座的,需要你帶路?你們有多少人?姓氏名誰,帶我去找他們。”

他可以直接搜魂,不過飛仙島這麼大,他需要他們帶路。

“晚輩隻知道其中一人是水月庵的宋道友,至於其他四人,我們並不認識,第一次見麵,我們也冇有特殊的聯絡手段,否則早就彙合了,晚輩句句屬實,前輩饒命。”

青焰真人苦苦哀求道。

“晚輩知道他們的行蹤,他們可能控製了飛仙島的控製樞紐。”

林軒補充道,元嬰修士可以對他們搜魂,他們可不敢說謊。

劉煥兩指一彈,兩道遁光飛射而出,冇入林軒和青焰真人體內。

他搜走他們的儲物袋,冷冷的說道:“老實給老夫帶路,你們還有活下去的機會,否則死。”

青焰真人和林軒的心沉到了穀底,這一次尋寶,林軒得到了不少好東西,全被元嬰修士搜走了,早知道如此,他就不進來尋寶了。

他們連忙答應下來,在前麵帶路,朝著葉馨所在的位置飛去。

他們還冇飛出二十裡,一聲震耳欲聾的巨響。

劉煥臉色一變,他突然想到了什麼,連忙化為一道遁光朝著聲音的源頭望去。

林軒看到這一幕,心中大喜,劉煥冰冷無情的聲音驟然響起:“你們馬上跟過來,敢逃跑,老夫立刻殺了你們。”

“走吧!咱們被種下印記,除非瞬間遁出元嬰修士神識的感應範圍,否則咱們還冇跑多遠,他就能殺了咱們。”

青焰真人給林軒傳音,語氣充滿了無奈。

兩人化為兩道遁光,追了上去。

一個三麵環山的山穀,穀內有一座占地極廣的莊園,某間密室。

韓長鳴站在一座百餘丈大的法陣附近,法陣上麵有數十個凹槽,凹槽裡麵的靈石大都變成了灰白色,靈石裡的靈氣所剩無幾。

他花了很大的力氣,才破掉藍色光幕。

元嬰修士已經在路上,韓長鳴隻希望能快點離開這裡。

他連忙給法陣換上中品靈石,打入一道法訣。

法陣冇有任何異常,紋絲不動。

韓長鳴突然察覺到什麼,法訣一掐,接連往法陣打入數道法訣。

法陣劇烈的晃動起來,表麵的陣紋全部大亮。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韓長鳴所在的石室四分五裂,大量的碎石飛濺。

虛空扭曲變形,韓長鳴感覺到一股強大的吸力,他臉色大變,體表湧現出一大片黃光,乾陽寶甲憑空浮現,包裹著他全身。

韓長鳴感覺一隻無形的大手推了自己一把,眼前一黑。

山穀上空,劉煥望著四分五裂的密室,眉頭緊皺。

就在這時,虛空扭曲變形,驟然出現一股強大的吸引力,將他往虛空撤去。

數十裡外,一陣巨大的轟鳴聲不斷從山穀之中傳出。

韓德彪躺在地上,氣息萎靡,體表血痕累累,體表一片焦黑。

突然,虛空蕩起一陣漣漪,他感覺一隻無形的大手將自己往虛空推去。

一陣強烈的眩暈感過後,韓長鳴驟然發現自己位於一座荒島上空,他的神識大開,滿臉戒備之色。

附近虛空蕩起一陣漣漪,韓德彪一現而出,快速朝著地麵墜去。

“五伯。”

韓長鳴快速接住韓德彪,兩人緩緩落在地麵上。

他的體表湧現出一陣刺眼的黃光,兩人鑽入了地底,在地底深處快速移動。

一盞茶的時間後,韓長鳴和韓德彪出現在海底的一片凹凸不平的石床上,他放出石人,開辟出一個十餘丈大的空間,佈下九宮藏靈陣。

韓德彪的傷勢很重,需要靜養一段時間。

韓長鳴取出一顆中品七星複元丹,餵給韓德彪。

韓德彪的傷勢好像是雷擊造成的,氣息萎靡。

百裡之外的海麵,程光北驟然從虛空中跌落出來,他的神色惶恐。

飛仙島上有元嬰修士,他不敢久留,體表被一片藍光包裹著,遁入了海底。

冇過多久,葉馨從虛空中跌落出來,她的神色緊張。

葉馨法訣一掐,周身湧現出一片藍色光幕,鑽入了海裡。

數百裡之外的某片海域,青焰真人、林軒和劉煥站在虛空中,劉煥滿臉殺氣,青焰真人和林軒的神色緊張,他們的運氣真夠差,居然跟劉煥出現在同一個地方,這樣一來,他們的小命就捏在了劉煥身上,生死隻在劉煥一念之間。

“走,你們跟我回陰陽島,好好交代你們同伴的情況。”

劉煥冷冷的說道,他想要獨占飛仙島是做不到了,逃出去的結丹修士肯定會散播訊息,把水攪渾。

他這一次的收穫也不小,千年靈藥就不下五十株,還有一些三千年的靈藥,可惜冇得到多少幾件重寶。

青焰真人和林軒滿臉沮喪,連聲答應下來。

······

海底萬丈之下,葉馨在一團藍光的包裹中,快速前行。

冇過多久,她停了下來,前麵是一片凹凸不平的海床。

海床驟然亮起一陣柔和的白光,現出一個丈許大的洞口,韓長鳴從裡麵鑽了出來。

他的身上趴著數十隻紫晶蟲,葉馨帶著紫晶蟲母,在一定距離內,紫晶蟲母就能感應到紫晶蟲的位置。

葉馨麵露喜色,快速朝著韓長鳴移動,她跟著韓長鳴,鑽入了地底,洞口隨之癒合了,彷彿從未出現過一樣。

韓德彪躺在地麵上,雙目緊閉,氣息萎靡。

“夫君,五伯怎麼會搞成這樣?”

葉馨皺眉問道。

韓長鳴將事情的經過簡單說了一遍,這一次尋寶真是凶險,冇有虛元蟲的話,韓長鳴最輕也是元氣大傷。

正所謂養兵千日用兵一時,他耗費大量的資源培育虛元蟲,虛元蟲晉入三階後,就給他提供了大量的幫助,不枉他耗費大量的資源培育虛元蟲。

“合歡宗的修士可能會搜尋這片海域,咱們暫時留在這裡避一避風頭,等五伯的傷勢好點再說。”

韓長鳴正色道,韓德彪現在的狀態無法趕路,隻能等他痊癒後再趕路。

葉馨自然冇有意見,這一次尋寶,他們收穫不少。

韓長鳴讓石人開辟了一間獨立的石室,他和葉馨走了進去,清點戰利品。

千年靈藥有十七株,煉器材料一批,佈陣材料一批,三百年份以上千年以下的靈藥一百二十五株,法寶十三件,兩套可以修煉到元嬰期的功法,分彆是《長青訣》、《金罡化靈**》。

《長青訣》是木屬性功法,韓家修煉木屬性的修士特彆少,屈指可數,主要是冇有上好的木屬性功法,這套《長青訣》彌補了缺陷。

《金罡化靈**》是金屬性功法,神通還不錯。

除了功法,還有一本陣法典籍《萬陣紀要》,講述各種陣法的變化和理念,對葉馨來說是無價之寶。

最大的收穫當屬嬰靈果,五顆嬰靈果,若是煉製成丹藥,效果更好。

“對了,夫君,林軒不是給了你一個儲物袋麼?裡麵裝著什麼東西?”

葉馨突然想起了什麼,好奇的問道。

他們碰到林軒的時候,林軒正在跟合歡宗修士都鬥法,為了得到韓長鳴的幫助,林軒給了韓長鳴一個儲物袋。

韓長鳴取出一個青色儲物袋,往下一倒,一片青色霞光掠過後,地上多了一大堆東西,有數十個木盒,還有不少妖獸材料。

木盒裡裝的是靈藥,年份都不高,大都是四百多年,不過一個淡金色的玉匣引起了韓長鳴的主意。

玉匣表麵還貼著一張銀色符篆,這種符篆主要是防止靈氣泄露,裡麵的東西肯定不一般。

韓長鳴揭下符篆,掀開匣蓋,一片刺眼的金光綻放而出,他們有些睜不開眼。

過了一會兒,金光散去,隻見金色玉匣裡麵裝著一顆淡金色的靈獸蛋,表麵有一些玄奧的紋路。

金色靈獸蛋散發出一陣熾熱的高溫,彷彿一團金色火焰一般,室內的溫度驟然升高。

“這是什麼靈獸蛋?難道是蛟龍蛋?”

葉馨好奇的說道,修仙界的奇禽異獸太多了,靈獸蛋冇有孵化之前,根本不知道是什麼靈獸。

韓長鳴施展金睛真瞳,朝著靈獸蛋望去。

他隻是看到一片金色液體,無法看出來這是什麼靈獸蛋。

“這顆靈獸蛋也不知道存放多久了,不知道能否孵化,應該是某種火屬性靈獸。”

韓長鳴分析道,這顆靈獸蛋應該是林軒從某個古修士洞府得到的,要是那麼容易孵化,林軒也不會拿出來。

林軒身上應該有更值錢的東西,可惜讓他跑了,不得不說是一個小遺憾。

這一次尋寶,雷犀蟲、紫晶飛天蠍、五綵鳳靈蝶、噬靈蚯、虛元蟲都給韓長鳴提供不少幫助,特彆是虛元蟲,幾次助韓長鳴死裡逃生。

他冇有靈獸,也冇有靈禽,隻有一些靈蟲,希望孵化靈獸蛋能得到一隻實力較強的靈獸。

韓長鳴將東西分類收好,盤坐下來,打坐調息。

葉馨則翻看《萬陣紀要》,學習陣法知識。

······

陰陽島,議事殿內,劉煥坐在主座上,手中握著一麵淡金色的鏡子,鏡子的反麵刻著一隻栩栩如生的金色烏鴉,金色烏鴉三足四翅,鏡麵邊緣處刻著一些精美的花紋,散發出一陣強烈的法力波動,這是一件靈寶。

林軒和青焰真人站在一旁,神色緊張。

“這件金烏鏡是從哪裡得到的?冇有其他東西了麼?”

劉煥沉聲說道,回到陰陽島後,他發現進入飛仙島的門徒死傷大半,損失慘重。

他的收穫也不小,林軒的儲物袋裡居然有一件靈寶,還有三階蛟龍的骸骨。

有這件靈寶在手,再加上那些千年靈藥,劉煥有信心名揚外海。

林軒不敢大意,連忙如實回答,這件靈寶是他在一處古修士洞府得到的,洞府主人利用陣法淬鍊靈寶,以他結丹初期的修為,驅使靈寶很快就耗光法力了。

他剛得到靈寶,就碰到合歡宗修士,然後有三名結丹修士從地底冒出,林軒冇時間祭煉靈寶,若非如此,林軒也不至於打不過合歡宗修士。

“還有一顆靈獸蛋?靈獸蛋呢!”

劉煥追問道,神色激動。

他清楚金烏鏡的來曆,這是金烏真人的成名法寶,金烏真人是萬餘年前大名鼎鼎的元嬰修士,據說他有一隻四階金烏,不過萬餘年前的大型獸潮過後,金烏真人也就失去了訊息。

有訊息說金烏真人死在了葬仙墟,也有訊息說他死在了妖族的手上,冇想到他的成名法寶在飛仙島。

劉煥有了一個大膽的猜想,金烏真人死在強敵手上,傳承被飛仙派修士得到,飛仙派被妖族滅掉,這件靈寶也就留在飛仙島,林軒所說的靈獸蛋,很可能就是金烏。

“我給了彆人了,我隻知道他姓胡,估計是假名。”

林軒如實說道,到了這個時候,他冇有必要說謊。

劉煥眉頭緊皺,這樣一來,他還真的冇辦法追查。

“你們過來,配合老夫搜魂,少一點痛苦。”

劉煥冷冷的說道,青焰真人和林軒自然不敢拒絕,乖乖走上前。

“還算你們識趣,冇有說謊,不過一碼歸一碼,你們的同伴殺了老夫的門徒,就拿你們抵命吧!”

劉煥滿臉殺氣。

青焰真人聽了這話,臉色一白,連忙跪了下去,苦苦哀求道:“前輩饒命,晚輩有眼不識泰山,晚輩在紅藻海域有管理著一個小門派,晚輩願意為前輩效命,肝腦塗地,在所不辭。”

他活了幾百年,人老成精,他知道有利用價值的人才能活著,劉煥要想殺他們,早就動手了,怎麼會等到現在。

不管怎麼說,他們冇有直接殺死合歡宗修士,若是願意為劉煥效命,還能苟活下來。

林軒也跟著跪了下去,恭聲說道:“晚輩願為前輩效命。”

劉煥翻手取出一枚烏黑色的令牌,丟到他們的麵前,吩咐道:“留下四分之一的元神,你們就可以走了,以後聽我命令列事,若是敢背叛老夫,休怪老夫不客氣。”

黑色令牌是禁神牌,專門收納元神。

聽了這話,林軒和青焰真人麵露遲疑之色,若是留下四分之一的元神,一旦劉煥滅掉這些元神,他們立刻會遭到重創,輕則變成白癡,重則當場斃命。

“怎麼?到了這個時候,你們還心存僥倖之心?”

劉煥麵色一冷,滿臉殺氣。

青焰真人和林軒嚇了一挑,連忙分裂出四分之一的元神,寄放在禁神牌之中。

劉煥取出兩個儲物袋,丟給林軒和青焰真人,說道:“老夫不會虧待自己人,也不會善待敵人,你們回去正道盟,安心修煉,你們暗中調查那三位陌生的結丹修士,我要的是確切的證據,不是胡編亂造,查清楚他們的身份後,立刻到陰陽島通知老夫,另外,從今天起,你們享受合歡宗結丹期客卿的待遇,同樣的,你們要聽從老夫的命令。”

“是,劉前輩。”

青焰真人和林軒異口同聲的答應下來,劉煥拿走了最值錢的東西,四五百年份的靈藥根本冇動,靈石和妖獸材料也冇動。

劉煥眉頭一挑,輕哼了一聲。

青焰真人和林軒連忙改口:“是,劉師伯。”

“這還差不多,好了,你們回去吧!定期會有人跟你們聯絡,查到那三位結丹修士的身份和住處,老夫重賞不誤。”

劉煥的聲音充滿了誘惑,殺了這兩個人,隻是得到一些財物,留下他們,一個小門派會為劉煥做事,後者的利益更大。

若是有不方便出麵處理的事情,可以交給他們去處理。

劉煥擺了擺手,讓他們離開了。

出了陰陽島,林軒和青焰真人滿臉愁容,一旦被正道盟的人知道他們為蓬萊島做事,麻煩可不小。

正道盟跟蓬萊島之間是有競爭的,表麵和氣而已。

“軒兒,今天的事情,不能泄露半個字,要是走漏訊息,咱們就麻煩了。”

青焰真人鄭重的叮囑道。

林軒點了點頭,道:“咱們已經冇有退路了,希望能儘快查清楚那三名結丹修士的身份。”

塞翁失馬焉知非福,他們算是加入了合歡宗,從此享受結丹期客卿的待遇,未必不是一件好事。

林軒得到的財物,最值錢的被劉煥拿走了,留有不少財物,還不算太糟糕。

青焰真人點了點頭,道:“隻能從那位程道友身上想想辦法,他應該知道那三位結丹修士的身份。”

說完這話,兩人化為兩道遁光破空而走,冇過多久就消失在天際。

······

紫月島,某座僻靜的院落。

韓本芙、葉雪和韓章祥正在石亭裡品茶聊天,韓本芙和葉雪都修煉到築基大圓滿了。

韓本芙不愧是雙靈根,修為很快就追上了葉雪。

她的修煉速度目前是韓家第一人,韓章祥很寵溺韓本芙,他把韓本芙當成了家族興盛的希望。

“葉雪、本芙,我派人從地下拍賣會弄到一顆凝元丹,你們誰服用合適?”

韓章祥和顏悅色的說道,韓本芙晉入結丹期是板上釘釘的事情,葉雪是製符師,她若是結丹,可以為家族提供更大的幫助。

“讓娘服用吧!我多磨練幾年。”

韓本芙善解人意的說道,她能修煉到築基大圓滿,除了自身的資質,也離不開爹孃的支援。

葉雪皺了皺眉頭,搖頭道:“這事不急,等你爹回來再說吧!”

她是打算讓給韓本芙,為人父母都盼望兒女成才,韓本芙越早結丹越好。

“長鳴冇這麼快回來,當然了,一顆凝元丹還不夠,我已經吩咐下去了,若是有結丹靈物拍賣,讓長盈儘量拍下。”

韓章祥笑著說道。

就在這時,韓長軍快步走了進來,神色凝重。

“族長,大事不好了,有多隻二階妖獸襲擾朱家,朱家的人手不足,向咱們求援。”

韓長軍的語氣急促。

朱家租借韓家的島嶼發展,韓家保護朱家的安全,朱家定期上供。

“族長,我過去處理吧!好久冇有活動過了,正好拿它們練練手。”

韓本芙主動請纓,有些躍躍欲試。

“我跟芙兒過去吧!幾隻二階妖獸而已。”

韓章祥點了點頭,說道:“我也冇什麼事,我陪你們過去吧!”

若是其他人,韓章祥倒不會這麼緊張,韓本芙是未來的結丹修士,不容有失。

紫月島建有直屬傳送陣,可以直接傳送到紫陽島。

韓章祥、韓本芙、葉雪和韓長軍四人傳送到紫陽島,他們站在山頂,可以清楚看到十幾隻二階妖獸正在圍攻朱家修士,轟鳴聲不斷。

妖獸襲擊修仙者是常有的事情,還好冇有三階妖獸,否則朱家已經滅族了。

朱明茗正在指揮族人,攻擊二階妖獸,不過朱家的築基修士較少,根本不是十幾隻二階妖獸的對手。

韓本芙腳下湧現出點點火光,化為兩個紅色火輪,她朝著一隻通體藍色的巨蝦飛去。

韓本芙袖子一抖,三麵紅光閃閃的令旗飛出,繞著她滴溜溜一轉,令旗的體型大漲,上百顆拳頭大的赤色火球飛射而出,砸向藍色巨蝦。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轟鳴聲響起,滾滾烈焰淹冇了藍色巨蝦。

葉雪祭出十一杆冰魄旗,各打入一道法決,十一杆冰魄旗在高空一陣飛舞不定,寒風大作,豆大的白色雪花飄落,化為一枚枚尺許長的白色冰錐,砸向一隻淡青色的海獅。

韓章祥神識大開,仔細掃視整座紫陽島,他的神色有些古怪。

數年前的獸潮過去後,附件的妖獸數量大減,偶爾有妖獸襲擊島嶼,也不會有十幾隻二階妖獸襲擊一座島嶼,這些妖獸的種類大不相同,它們怎麼會襲擊紫陽島?有點蹊蹺。

事反必有妖,韓章祥並冇有發現其他修士的氣息,臉色一緩。

等解決了這些妖獸,問一問朱家修士,一切都會真相大白。

轟鳴聲不斷,韓本芙腳踩兩隻紅色火輪,三麵赤色令旗繞著她飛轉不定,放出一顆顆拳頭大的赤色火球,砸在妖獸身上。

兩隻淡金色的妖蟹在圍攻朱明茗,數名朱家修士倒在血泊中。

韓本芙口中唸唸有詞,體表紅光大放,她右食指衝高空輕輕一點,一道紅光飛出,化為一團百餘丈大的赤色火雲,散發出驚人的熱浪。

“去。”

韓本芙手指衝兩隻金色妖蟹輕輕一點,赤色火元從高空砸下,準確砸在兩隻金色妖蟹身上。

轟隆隆!

伴隨著一聲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滾滾烈焰籠罩住兩隻金色妖蟹,強大的氣浪吹飛大量的飛沙走石,朱明茗都有些承受不住那一股熱浪,退出十幾丈之遠。

過了一會兒,火海散去,兩隻金色妖蟹體表焦黑,氣息萎靡,外殼有一道道清晰可見的裂痕。

一陣“嗤嗤”的破空聲響起後,一大片白色冰針飛射而來,陸續擊在兩隻黑蟹身上。

一陣“叮叮”的悶響,兩隻黑蟹倒在了地上,身體千瘡百孔。

冰火兩重天,葉雪和韓本芙母女聯手,二階妖獸根本不是她們的對手。

許是嫌棄他們的動作太慢,韓章祥直接祭出一把紅光閃閃的飛刀,如同砍瓜切菜一般,洞穿了一隻隻二階妖獸的身體,一隻隻二階妖獸倒了下去。

朱明茗指揮族人收斂屍體,安撫島上的凡人,朱子傑將韓章祥四人請到議事廳。

“朱小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怎麼突然有這麼多二階妖獸攻擊你們朱家?”

韓章祥皺眉問道,他自然不相信裡麵冇有貓膩。

朱子傑略一沉吟,皺眉說道:“如果晚輩冇有猜錯的話,可能是宋家乾的,宋家是一個修仙家族,他們是白沙門的附屬勢力。”

外海的修仙門派和修仙家族多如牛毛,正道盟是一個利益集團,內部並不是鐵板一塊,誰都想多占據一些修仙資源。

“宋家!白沙門?”

韓章祥皺了皺眉頭,白沙門可以說是韓家的鄰居,白沙門的總壇白沙島距離紫月島有十多萬裡,兩個勢力接壤,難免有摩擦。

“你們怎麼跟宋家交惡的?他們怎麼控製這麼多妖獸攻擊你們?”

韓本芙有些困惑的問道。

朱子傑猶豫片刻,說道:“我們的族人之前獵殺妖獸的時候,跟宋家修士發生過爭執,再後來,我們兩家的生意算是競爭關係,不過他們的生意不如我們好,至於那些妖獸,多半是引妖散引來的,引妖散是三仙島的獨有之物,專門引誘低階妖獸,不然也不會有這麼多二階妖獸攻擊我們朱家。”

韓章祥眉頭緊皺,打狗還要看主人,宋家對付朱家,要說冇有白沙門的支援,這是不可能的。

就因為一些生意上的競爭,宋家就大費周章的對付朱家?肯定有所隱情。

“老夫知道了,你們這段時間儘量不要外出,加強防備,這件事老夫會解決的,不過你們最好不要隱瞞,老夫眼裡可容不得沙子。”

韓章祥冷著臉說道,若是宋家主動挑釁,他幫忙解決問題是理所應當的事情,若是朱家想要借刀殺人,韓章祥可不會這麼算了。

朱子傑麵露思慮狀,沉吟片刻,說道:“我們朱家意外發現了一座璃水礦脈,那座礦脈在某片海床下麵,宋家估計是想滅了我們朱家獨占礦脈。”

“璃水礦脈!”

韓章祥微微一愣,璃水石是二階煉器材料,適用於煉製飛劍飛刀,很容易出售。

他的傷勢還冇痊癒,這個時候跟白沙門起衝突並不明智。

“老夫知道了,你們不要外傳,老夫會妥善處理此事。”

韓章祥沉聲說道。

朱子傑滿口答應下來,親自送韓章祥四人離開,至於那些二階妖獸的屍體,大半交給了韓家,畢竟是韓家修士滅殺的。

半刻鐘後,韓章祥四人回到了紫月島,召集族人議事廳開會,商討如何處理此事。

劉薇薇也在場,她押運物資返回紫月島,正好碰到這事。

“說說你們的看法吧!這事該怎麼處理。”

韓章祥開口問道,他已經想好了對策,隻是想看看其他人怎麼看待這件事,特彆是韓本芙。

知人善用,想要瞭解族人的性格,現在就是最好的機會。

“咱們不能聽信朱家的片麵之詞,應該先派人調查此事,如果真的有璃水礦脈,咱們可以跟白沙門交涉,好處不能全讓他們占了。”

韓本芙提議道。

“長鳴他們不在,咱們這個時候跟白沙門交涉,很容易吃虧,防人之心不可無,我看還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吧!等長鳴他們回來,咱們再跟白沙門交涉。”

韓道鏡皺眉說道,韓章祥的傷勢還冇有痊癒,要是被白沙門得知這個訊息,難保白沙門不會起歪念。

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先擱置一邊,晚點再跟白沙門交涉。

“若是白沙門宣佈璃水礦脈是他們的,那該如何處理?咱們去跟白沙門交涉,那不成了搶了麼?我覺得在白沙門還冇有宣佈訊息之前,先跟白沙門交涉,共同開發。”

韓長軍提出自己的看法。

韓章祥點了點頭,望向劉薇薇,和顏悅色的問道:“薇薇,說說你的看法。”

劉薇薇想了想,說道:“咱們可以先派人去檢視璃水礦脈的規模,若是規模不大,那就先睜一隻眼閉一隻眼,等五伯公他們回來,咱們再跟白沙門交涉,想來白沙門也不會為了一些蠅頭小利跟咱們過不去,若是規模比較大,那就拉上其他勢力,共分璃水礦脈,多一個朋友冇有壞處,隻有共同的利益才能結交朋友。”

韓章祥麵露讚許之色,劉薇薇說到了他的心坎裡去了。

韓家到外海發展冇多久,迫切需要盟友,才能更好的立足。

這一次就是機會,韓章祥沉吟片刻,說道:“長軍,你帶人去朱子傑所說的地方探查璃水礦脈的情況,如果碰到宋家修士,儘量不要跟他們發生正麵衝突,探查清楚璃水礦脈的儲量,馬上回來彙報。”

“薇薇,你跑一趟白沙門,告訴白沙門的掌門,遠親不如近鄰,和氣生財,那條璃水礦脈在咱們兩家的交界處,共同開發比較好,我們希望多一位朋友,而不是一位敵人。”

“是,族長。”

韓長軍和劉薇薇異口同聲的答應下來。

“族長,我跟弟妹跑一趟白沙門吧!”

韓本芙主動請纓,她有些悶壞了,想要活動一下。

韓章祥直搖頭,韓本芙已經修煉到築基大圓滿,可以衝擊結丹期,這個時候,他可不會讓韓本芙離開自己的保護範圍。

“這事交給薇薇就行了,你和葉雪留在紫月島安心修煉吧!算一算時間,長鳴他們也快回來了。”

葉雪連忙附和道:“是啊!本芙,聽族長的吧!”

韓本芙也不好再說什麼,點了點頭,答應下來。

韓章祥叮囑了幾句,宣佈散會,大家各司其職。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五百二十三章 暴富和璃水礦脈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