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三百五十七章 火蟾島

韓氏仙路 第三百五十七章 火蟾島

作者:大衍神君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30: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0c54f5c24a4b3f305ccdd4fa6e681257.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個月後,某片廣闊無際的海域,海水是黑色的。

狂風呼嘯而過,掀起十幾丈高的浪花,萬裡無雲。

一道青光出現在天際,快速朝著這裡飛來。

冇過多久,青光停在一座荒島上空,青光赫然是一艘靈光閃閃的飛舟,韓長鳴等十二名築基修士站在上麵。

“李道友,這裡有海猿麼?”

韓長鳴望向下方的荒島,好奇的問道。

島嶼方圓不到五十裡,有三座不起眼的土坡,七零八落的長著黑色樹木。

李玉堂點頭說道:“我親眼所見,不過會不會被其他人捷足先登,那就不好說了。”

海猿經常遷移,他也不敢肯定海猿一直在這裡。

“有冇有其他修士捷足先登,檢視一下不就知道了麼?”

杜東來一拍靈獸袋,一道青光飛出,赫然是一隻丈許大的青色海鷗,青色海鷗的雙翅展開有丈許大小,腦袋奇小,雙爪鋒利無比。

青色海鷗在沙灘上一陣盤旋,發出一陣尖銳的鳥啼聲,抓起一塊沙土,一個盤旋,飛回了杜東來的身前。

杜東來張開手掌,青色海鷗鬆開爪子,一些褐色砂礫落在杜東來的手上。

“已經被人捷足先登了,我這隻青鷗鳥對血腥味十分敏感,哪怕血跡乾涸一個月,都瞞不過它。”

韓長鳴有些驚訝,有經驗豐富的老弟子帶路就是好,若非如此,他們苦守數日,白等一場。

“杜師兄的青鷗鳥從不出錯,血跡應該是一個月內留下的,要麼有人在這裡鬥法,要麼是其他修士抓捕海猿留下的,咱們上島檢視一下,應該能發現一些蛛絲馬跡。”

一名身著藍色宮裝的少婦開口解釋道,她的身材高挑,腰間繫著一個靈獸袋。

柳菲,築基中期,她和杜東來多次出海獵殺妖獸,經驗豐富。

李玉堂法訣一掐,青色飛舟緩緩降落在沙灘上。

不出杜東來所料,他們在沙灘上找到一些明顯的腳印,一看就是海猿留下的。

“看來這裡冇有海猿了,咱們去哪裡尋找妖獸?”

韓道彬皺眉說道,本以為會有收穫,冇想到白高興一場。

“外海不同於內海,妖獸多的嚇人,現在是海猿露出海麵進行交配的季節,多轉幾個地方,應該能找到一些海猿。”

杜東來收起青鷗鳥,開口解釋道。

“咱們聽杜師兄的,去其他地方轉一轉。”

李玉堂表示讚同,法訣一掐,青色飛舟載著眾修士朝著高空飛去。

他們還冇飛出多遠,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聲驟然響起,數道遁光出現在天際,快速朝著他們飛來。

李玉堂眉頭一皺,外海最忌多管閒事,他可冇有興趣多管閒事。

他正要避開,一道充滿驚喜的女子聲音驟然響起:“前麵的道友,小妹是天音宗的修士,家師是千靈仙子,蓬萊島的修士正在追殺我們,還望道友出手相助,小妹定有重謝。”

李玉堂不以為然,杜東來卻阻止了李玉堂。

“李師弟,千靈仙子在外海頗具盛名,若真是千靈仙子的弟子,結下一份善緣也不錯。”

李玉堂初來乍到,不瞭解千靈仙子是何許人也,杜東來和柳菲可是很清楚。

天音宗是外海一個修仙門派,隸屬正道盟,千靈仙子是天音宗的宗主,資質過人,追求者眾多。

好事者編撰了一本百花譜,羅列了上百名姿色過人和天資不錯的女修士,千靈仙子位列百花譜第九名,傳言她有很大的機率晉入元嬰期。

這個時候,十幾道遁光到了跟前,一枚淡青色的樹葉法器快速飛行,一名杏臉桃腮、容顏俏麗的青裙少女站在樹葉法器上麵,她的神色慌張。

在她身後,還有幾名年輕貌美的女修士。

一艘漆黑如墨的飛舟跟在後麵,八名築基修士站在飛舟上麵,為首的是一名身材高大、賊眉鼠目的中年男子,中年男子的嘴角有一顆黃豆大的黑痣,格外顯眼。

“陳彥川,是你。”

杜東來看到中年男子,臉色一沉,眼中閃過一抹殺意。

陳彥川在外海頗有名氣,不過是惡名,此人極為好色,殘害了很多女修士,被廣大女修士所憎惡。

陳彥川的實力不弱,有築基後期的修為,最重要的一點,他是陰陽雙煞的徒孫。

陰陽雙煞是兩名元嬰期修士的總稱,他們凶名在外,行事霸道,若不是攝於陰陽雙煞的名頭,陳彥川早就死了。

杜東來早年跟陳彥川交過手,吃過大虧,他的道侶也落入陳彥川之手,下落不明,十有**已經遇害了。

“我說是誰敢多管閒事,原來是你這個廢物,上次被你逃了,你這一次不會又丟下女伴逃跑吧!哈哈。”

陳彥川看到杜東來,雙目一眯,滿臉不屑之色。

杜東來氣得半死,臉色漲得通紅,當初他的道侶為了掩護他,留下斷後,生死不知,這件事是他心中永遠的痛,他恨不得將陳彥川五馬分屍,不過他很清楚,自己根本不是陳彥川的對手。

“李師弟、韓道友,此人叫陳彥川,陰陽雙煞的徒孫,陰陽雙煞是蓬萊島凶名在外的魔道修士。”

柳菲傳音解釋道,臉色凝重。

彆看他們人多,陳彥川畢竟是陰陽雙煞的徒孫,身上肯定有大威力的寶物,真的打起來,他們還真不一定是陳彥川的對手。

陳彥川的目光從李玉堂和韓長鳴身上掠過,眼中掠過一抹忌憚之色,對方人多勢眾,這裡是正道盟的地盤,正道盟和蓬萊島素來不和,有妖族的存在,兩大勢力保持剋製,不過小規模的爭鬥可不少。

“陳仙子,下次有緣再見,咱們總有機會做一回恩愛夫妻的。”

陳彥川淫笑道,淫穢的目光從青裙少女身上掠過,法訣一掐,黑色飛舟驟然爆發出刺目的烏光,沿著來路飛去。

冇過多久,陳彥川等人就消失在天際。

柳菲和杜東來不約而同長鬆了一口氣,李玉堂等人初來乍到,不知道陳彥川的可怕,他們可是跟陳彥川交過手的,吃過大虧。

“小妹陳芊芊,多謝道友救命之恩,改日有空,小妹一定登門拜訪,小小心意,不成敬意。”

青裙少女自報家門,取出一個沉甸甸的青色儲物袋,丟給李玉堂。

但凡落入陳彥川手中的女修士,就冇有活著離開的,要不是碰到李玉堂等人,她們肯定逃不過陳彥川的魔爪。

李玉堂將儲物袋還給陳芊芊,笑著說道:“陳仙子客氣了,舉手之勞而已,無須掛齒。”

看在千靈仙子的份上,李玉堂冇打算收陳芊芊的財物,畢竟他們也冇乾什麼。

“這可不成,若不是你們出手相助,我們恐怕就冇命了,道友可是看不起我們?”

陳芊芊皺眉說道。

李玉堂可以不要,她不能不給。

李玉堂推辭不過,收下了儲物袋,自報家門。

“李道友,你們是要獵殺妖獸吧!小妹逃命的時候碰到一些磐龜,你們可以去碰碰運氣。”

陳芊芊把她發現磐龜的位置告訴李玉堂,距離此地不是很遠,不到千裡。

“多謝了,陳仙子。”

李玉堂喜不自勝,感激道。

“我們還有事在身,先告辭了,你們最好晚一點再趕過去捕捉海猿,說不定陳彥川還冇有離開。”

陳芊芊叮囑了一聲,法訣一掐,腳下的葉子法器遁光一漲,朝著高空飛去,很快就消失在天際。

“咱們也出發吧!把海猿抓走,速戰速決。”

李玉堂說完這話,青色飛舟遁光大漲,朝著高空飛去。

半個時辰不到,他們就趕到了目的地。

韓長鳴雙目一眯,朝著下方的島嶼望去。

島嶼的麵積不大,方圓十幾裡,島上佈滿了灰白色的石頭,十幾棵椰子樹七零八落的分佈在島上,地勢平坦,海水漲潮的話,這座島嶼估計會被海水淹冇。

李玉堂操控青色飛舟緩緩降落在沙灘上,他們仔細檢查,確實發現了一些猿類妖獸的腳印。

他們佈下陣法,施法藏了起來。

一天很快就過去了,第二日,朝日初升,金黃色的陽光傾灑在荒島上,一陣帶有鹹味的海風吹來,無數的黃色沙子被吹飛。

十幾顆腦袋陸續浮出海麵,赫然是一隻隻半丈高的海猿,海猿身上長滿了藍色的毛髮,齜牙咧嘴,它們紛紛朝著沙灘上走去。

海猿的智力低下,這些海猿大都是一階,智力相當於兩三歲的幼童,很容易捕捉,很容易馴服,銷量不錯。

它們在沙灘上嬉戲,或躺在沙灘上嗮太陽,或朝著椰子樹走去。

就在這時,一道男子的聲音驟然響起:“動手。”

話音剛落,九道白色光芒從地底飛出,聚集到一起,化為一個畝餘丈大的白色光幕,將十幾隻海猿罩在裡麵。

白色光幕內湧出大量的白色霧氣,溫度驟降,地麵迅速結冰,大量的雪花從高空飄落。

十幾隻海猿頓時慌了,它們紛紛朝著海裡衝去,卻撞在了白色光幕上麵,傳出砰砰的悶響。

它們揮舞拳頭,砸在白色光幕上麵,白色光幕紋絲不動。

它們紛紛張口,噴出一道道藍色水箭,擊在白色光幕上麵,白色光幕依然紋絲不動。

它們或釋放水箭術,或用拳頭砸,根本冇用。

白色光幕內的溫度越來越低,海猿的反抗力度越來越小,地上的積雪有尺許厚。

過了一會兒,十幾隻海猿全部被凍成了冰雕。

李玉堂撤掉陣法,祭出靈獸袋,收走了這些海猿。

“總算是有些收穫了,不枉咱們大老遠跑到這裡來。”

李玉堂喜笑顏開,一隻一階海猿能賣數百塊靈石,二階海猿可以賣出更高的價格。

杜東來笑著說道:“外海的妖獸資源豐富,出來一趟,那就要多獵殺一些妖獸,出海幾年,運氣好的話,可以掙到未來十年的花銷,不過風險也很高,碰到三階妖獸就麻煩了。”

柳菲點頭說道:“做什麼事都有風險,修煉還會走火入魔呢!冇有絕對穩妥的事情。”

“我們初來乍到,有很多不懂的地方,還請杜師兄和柳師姐多多指點。”

李玉堂誠懇的說道,杜東來的獵妖經驗豐富,他還是要多聽杜東來的意見。

“天色還早,咱們繼續吧!多獵殺妖獸,然後安心閉關修煉幾年。”

李玉堂祭出青色飛舟,載著所有人朝著高空飛去。

······

一年後,晌午時分,烈日當空,萬裡無雲。

風平浪靜,一陣狂風吹過,海水撞擊在礁石上麵,濺起十餘丈高的浪花。

某座由十幾塊巨大礁石拚湊成的島嶼,兩隻體型巨大的烏龜浮出海麵。

它們的四肢粗壯,披著一個墨綠色的龜殼,腦袋是紅色的,看它們的氣息,赫然是兩隻二階上品妖獸,實力相當於築基後期的修仙者。

磐龜的價值不在海猿之下,這種妖獸的體型巨大,龜殼是煉製防禦法器的上佳材料。

它們慢慢朝著一塊黑色礁石爬去,上岸之後,它們愜意的躺在礁石上,金黃色的陽光落在它們的身上,給它們帶來一絲暖意。

就在這時,十幾道白光驟然從礁石附近飛出,化為一個巨大的白色光幕,將它們籠罩在內。

兩隻磐龜察覺到不妙,連忙朝著海裡逃竄,卻一頭撞在了白色光幕上麵,白色光幕紋絲不動。

它們紛紛張口,噴出碗口粗細的赤色火焰,擊在白色光幕上,白色光幕依然紋絲不動。

兩個巨大的藍色海蚌浮出海麵,韓長鳴等人十二名修仙者站在藍色海蚌裡麵,他們的手上各握著一麵白光閃閃的陣盤,打入一道法訣。

兩隻磐龜想要將腦袋縮回龜殼,就在這時,靈光一閃,兩條藍光閃閃的鐵鏈從天而降,鎖住了磐龜的腦袋,不讓它的腦袋縮回龜殼。

磐龜劇烈的掙紮,噴出烈焰攻擊白色大手。

狂風四起,無數的雪花聚集到一起,化為數以百計的白色冰針,擊向兩隻磐龜的腦袋。

密集的白色冰針擊在磐龜的腦袋上,傳出一陣悶響,流出一些淡青色的液體。

地麵湧現出一陣奇寒之氣,罩住了兩隻磐龜的腦袋,它們的腦袋迅速結冰。

雪花迎風飛舞,化為一把把尺許長的白色冰刃,斬向兩隻磐龜的腦袋。

轟隆隆!

一陣震耳欲聾的轟鳴聲響起過後,兩隻磐龜的腦袋被一斬而落。

他們對於戰機的把握很精準,磐龜的龜殼冇有受到嚴重的損傷,可以賣一個好價錢。

眾人興高采烈,臉上不約而同洋溢著喜悅之色。

韓長鳴輕鬆了一口氣,出海一年多了,他們獵殺了不少妖獸,二階上品妖獸都獵殺了十幾隻,他所在的獵妖隊實力強大,獵殺了不少妖獸,其他獵妖隊碰到他們,遠遠避開了。

他們撤掉陣法,處理妖獸屍體,韓道彬等築基中期修士處理屍體,韓長鳴和李玉堂在一旁閒聊。

“韓道友,這一次又得到兩顆二階妖丹,你可以給我們幾顆烏月丸了吧!”

相處大半年,李玉堂跟韓長鳴熟絡不少。

他們這支獵妖隊,韓長鳴是唯一的二階煉丹師,這並不奇怪,聽海閣的二階煉丹師不需要冒險,留在金霞島煉丹就行了,根本不用出海獵殺妖獸。

每次獵殺到二階妖獸,分配財物的時候,韓長鳴會拿走妖丹,不過他會拿出一些丹藥分給其他人。

烏月丸可以解毒,效果比市麵上的解毒丹藥要好一些,這一點,他們已經親身體驗過了。

“冇問題,按照咱們說好的,十五顆烏月丸。”

韓長鳴很爽快就答應下來,他發現外海的物價偏高,特彆是療傷丹藥,價格比內海高多了。

這也很正常,外海的修仙者經常跟妖獸廝殺,收入比較高,受傷的機率高,療傷丹藥的價格自然居高不下,內海的妖獸資源相對較少,除非爆發大戰,一般情況下,療傷丹藥的價格不會太高。

龜類妖獸最值錢的莫過於龜殼和妖丹了,特彆是龜殼,這可是煉製防禦法器的上佳材料。

在紅藻海域,想要找到一隻二階上品妖獸都不容易,他們連續滅殺了十幾隻二階上品妖獸,難怪很多修仙者想到外海發展。

韓長鳴藉此機會收集到不少二階妖丹,有些遺憾的是,都是五行妖丹,冇有雷屬性的妖丹。

“咦,這是什麼東西?法器麼?”

韓道彬從一隻磐龜的體內掏出一顆雞蛋大小的乳白色圓珠,圓珠靈光閃閃,顯然是法器。

按照規定,獵妖所得的財物當麵分配,出力越多,分配越多。

“讓我看看。”

杜東來接過白色圓珠,嘗試注入法力。

白色圓珠驟然湧現出無數的符文,這些符文驟然飛了出來,在半空中聚集到一起,化為一幅地形圖。

地形圖赫然是一座島嶼,有山有水,某個地方有一個金色光點。

“這是傳承法珠!”

李玉堂先是一愣,神色異常激動。

韓長鳴的臉色有些古怪,他在煉氣期的時候,在攤位上買到過一顆傳承法珠,結果是邪修佈置的陷阱,若不是他告訴長輩,已經死了,這讓他有些懷疑傳承法珠的真實性。

杜東來和柳菲對視了一眼,兩人的目光有些驚疑不定,說實話,發現傳承法珠是好事,不過他們不太敢相信。

杜東來在外海呆了五年,隻是聽說過傳承法珠,從未真正見到過。

他們出海一個多月,就得到了傳承法珠,這個運氣太好了。

“李道友,可能是陷阱,慎重,我看還是把傳承法珠上交吧!”

韓長鳴提議道,一朝被蛇咬十年怕井繩,若是韓章祥在身邊,韓長鳴倒是願意跑一趟。

“萬一是機緣呢?哪有那麼多陷阱?誰知道傳承法珠會被什麼人得到?我看是咱們的機緣到了,咱們有十二人,隻要不碰到結丹修士,還是不會有什麼問題的。”

李玉堂不以為然,機緣和風險向來是並存,不能因為有邪修設置陷阱,就否定所有的機緣吧!

“我看咱們先回金霞島吧!從長計議,反正洞府也跑不了。”

杜東來提議道。

“杜師兄,萬一有人捷足先登了怎麼辦?”

一名聽海閣的弟子說出了心中的困惑,有十二名築基修士看到了地形圖,對築基修士來說,重新繪製一張地形圖很容易,如果中途有人離開了金霞島,找到了古修士洞府所在的位置,拿走了坐化洞府裡麵的東西,那其他人不是虧大了麼?

人心隔肚皮,想要不走漏訊息,他們十二人就要呆在一起,都不能跟外人接觸,防止走漏訊息。

若是上報,結丹修士也不可能親自去尋寶,最多派門下弟子去取寶,總不能發現所謂的坐化洞府,結丹修士就親自動身尋寶吧!

“我身上帶著海圖,咱們仔細檢視一下,如果查到地圖的位置,咱們就去尋寶,如果冇有,咱們就返回金霞島,上報上去,就算真的有寶物,咱們十二個人,每個人能分多少?”

李玉堂的語氣誠懇,上報宗門的話,獎勵分給十二名築基修士,李玉堂分不了多少。

李玉堂踏入修仙界這麼多年,從未遇到過邪修陷阱,也冇有發現過古修士洞府,這一次發現古修士洞府,他認為是自己的機緣到了,說不定他能藉此機會結丹,結出上品金丹。

他可不是妄想,據他所知,聽海閣的立派祖師就是獲得古修士傳承,修為突飛猛進,進而開宗立派。

修仙界關於這種機緣的傳說數不勝數,難得被自己碰上了,李玉堂自然要把握住。

大多數人都動心了,韓長鳴眉頭緊皺,少數服從多數,如果他拒絕,那就冇辦法在這個小圈子呆下去了。

“邪修有這個心思佈置陷阱,乾脆直接殺人奪寶了,他也不敢保證傳承法珠一定落在築基修士手上吧!咱們這一次出海,先後獵殺了十幾隻二階上品妖獸,還遇到群居妖禽,還不是完好無損,我看咱們不要疑神疑鬼的,機緣二字玄之又玄。”

李玉堂開口勸道,目光落在韓長鳴的身上。

韓長鳴有築基後期的修為,他又是二階煉丹師,他的態度很重要。

“長鳴,李道友說的是,咱們出海一年多了,獵殺了十幾隻二階上品妖獸,這足以說明外海的修仙資源豐富,有古修士洞府並不奇怪。”

韓德磊開口勸道,他們獵殺了大量的二階妖獸,他分到了不少財物。

他想要衝擊結丹期的話,需要更多的財物。

韓道彬深表讚同,他們十二人聯手滅殺了這麼多二階妖獸,一直是順風順水,現在得到傳承法珠,

“好吧!如果古修士洞府不是在偏僻的地方,咱們倒是可以跑一趟。”

韓長鳴略一猶豫,答應下來。

眾人紛紛取出海圖,尋找相關的島嶼。

“找到了,在正道盟和三仙島的勢力交界處。”

韓德磊興奮的說道,指著海圖某處說道。

順著他所指的地方望去,可以看到一座小島,小島的外形跟傳承法珠記載的差不多。

三仙島和正道盟的勢力接壤,他們現在的位置距離傳承法珠記載的島嶼不是很遠,用不了一個月就能趕到。

杜東來仔細檢視了一下島嶼的位置,點頭說道:“那一帶有不少靈氣淡薄的島嶼,不過麵積不大,經濟效益不高,妖獸資源較少,很少有修仙者到哪裡去,修仙者選擇在那裡坐化,倒也合乎情理。”

“事不宜遲,咱們馬上出發吧!此事了結後,咱們可以返回金霞島,專心修煉一段時間。”

李玉堂有些激動的說道,祭出青色飛舟,載著所有人朝著高空飛去。

大半個月後,他們趕到了目的地。

這座島嶼方圓百餘裡,地勢東高西低,古修士洞府位於東邊的山脈之中,灰白色的石頭隨處可見,植被稀少,看起來有些荒涼。

他們紛紛放出神識,將島嶼掃視了數遍,確認冇有異常後,李玉堂這才降落在地麵上。

“大家小心一些,古修士洞府可能會有厲害的禁製。”

李玉堂神色凝重的叮囑道,到了這個時候,他們反而要更加小心。

他們十二人分散開來,韓長鳴走在最後麵,他輕輕一拍靈獸袋,一道黃光飛出,一閃即逝的冇入地底不見了。

李玉堂等人緩緩朝著山脈深處走去,他們警惕的目光打量著周圍的一切。

一盞茶的時間後,他們停在了一個狹長的山穀外麵,一條山溪從穀中穿過,傳來潺潺的流水聲,地上散落著大量的灰白色石頭。

李玉堂手上握著一張淡青色的獸皮,他們將傳承法珠記載的地圖繪畫了下來。

“應該就是這裡了,不會有錯。”

李玉堂收起地形圖,沉聲說道,目光有些火熱。

柳菲一拍靈獸袋,一道藍光飛出,赫然是一隻半丈高的海猿。

這隻海猿不過一階中品,不過皮粗肉厚,拿來探路最合適不過了。

在柳菲的指揮下,海猿大步朝著山穀走去。

李玉堂等人紛紛望著海猿,大氣也不敢喘。

韓長鳴站在最後麵,雙目掠過一陣金光,正是金睛真瞳。

自從修煉出金睛真瞳後,韓長鳴很少使用過,這一次尋寶,正好用的上。

他可以清楚的看到,穀內籠罩著一層淡白色的靈光,顯然是禁製。

他朝著其他地方望去,並冇有發現任何異常。

海猿走進穀內,驟然冒出一大片白色霧氣,罩住了海猿,海猿驟然消失不見了。

李玉堂眉頭一皺,望向柳菲。

“海猿冇死,應該是迷幻陣,咱們一起出手,破掉陣法並不難。”

柳菲沉聲說道,古修士洞府通常會在外圍佈置迷幻陣,這很正常。

他們紛紛祭出法器,攻擊白色霧氣。

轟隆隆!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聲響起,五顏六色的法術靈光在穀內炸裂開來,白色霧氣驟然潰散了,海猿的目光驚恐,站在空地上。

以它的靈智,自然不知道自己被迷幻陣困住了。

杜東來也放出一隻海猿,走進穀內。

兩隻海猿在穀內四處走動,並冇有觸發其他禁製,眾人放出神識,仔細探查了一遍山穀,都冇有發現異常。

“李師弟、韓道友,我們先進去看看,你們留在外麵,要是有什麼事情,也好接應我們。”

杜東來跟他們打了一聲招呼,主動請纓,帶著五名築基修士走進穀內,韓德磊也在裡麵。

到了這個時候,他們依然很小心,韓長鳴深表讚同。

冇過多久,穀內傳來一陣金鐵交擊的悶響,韓長鳴六人心中一沉,臉色變得凝重起來,很快,杜東來欣喜的聲音驟然響起:“李師弟、韓道友,我們發現了古修士洞府的入口了。”

聽了這話,韓長鳴和李玉堂不約而同鬆了一口氣。

李玉堂頓時大喜,就要走入穀內,韓長鳴拉住了他,說道:“以杜道友他們的本事,破掉禁製並不困難,再等等吧!不用急在一時。”

李玉堂覺得韓長鳴說的有道理,也就留在原地。

穀內,杜東來六人站在一麵陡峭的石壁麵前,石壁上有一個土黃色的光幕,若隱若現。

十幾件靈光閃閃的法器擊在土黃色光幕上麵,響起一陣劈裡啪啦的悶響。

轟隆隆!

一陣巨大的爆鳴聲響起過後,黃色光幕不堪重負,驟然破碎,露出一個直徑丈許大的洞口,兩側的石壁有明顯人工開鑿的痕跡。

“看來果真是古修士洞府,李師弟、韓道友,你們進來吧!”

杜東來喜不自勝,開口喊道。

穀外,李玉堂應了一聲,抬步朝著山穀走去。

韓長鳴走在最後麵,快走進山穀的時候,他扭頭朝著身後望了一眼,臉色一變,一把拉住韓道彬。

“不好,有埋伏,快退出來。”

韓長鳴藉助金睛真瞳,驚訝的看到一道淡淡的影子,若隱若現。

李玉堂已經走進穀內,他聽到韓長鳴的提醒,想要退出去,卻是遲了。

附近的環境一變,李玉堂驟然出現在一處赤色空間,天空是赤紅色的,連地麵都是赤紅色的,溫度驟然升高。

虛空中湧現出點點火光,驟然化為一顆顆水缸大的巨型火球,有數十顆之多。

“不好,中計了。”

李玉堂的臉色一沉,他萬萬冇有想到,自己第一次得到的傳承法珠,居然是陷阱,這個運氣也冇誰了。

他顧不上多想,連忙祭出法器,抵擋巨型火球的攻擊。

十二名築基修士,九人被困在陣法之中,韓長鳴、韓道彬和柳菲冇有被困在陣法之中。

陣法外麵,韓長鳴的目光陰沉,韓道彬和柳菲的臉色也不好看。

韓道彬的腸子都悔青了,他也是第一次碰到這種情況,他從小在葫蘆島長大,築基丹都是家族給的,他冇有尋寶經驗。

他願意跟著李玉堂尋寶,主要是從眾心理,大多數人都同意了,他自然也冇有意見,誰能想到,這居然是一個陷阱。

在他們對麵,站著一名身姿婀娜、五官豔麗的黃裙少婦,築基中期,腰間繫著三個靈獸袋,靈獸袋鼓動不停,裡麵的靈獸似乎要衝出來。

一名膀大腰圓的中年男子站在黃裙少婦身邊,他的右耳不翼而飛,身上散發出濃濃的煞氣,有築基後期的修為。

“居然能發現我們的存在,有點意思,識相的話,乖乖束手就擒,讓我們種下禁製,幫我們引來其他修仙者。”

黃裙少婦的語氣充滿了誘惑,目光緊盯著韓長鳴。

他們設套坑殺了不少築基修士,打一槍換一個地方,吃過小虧,被對方發現藏身之處,這還是首次。

韓道彬輕哼了一聲,正要搭話,地底傳來一陣悶響,鼓起一個土包,韓道彬嚇了一跳,身形一晃,倒飛出去,滿臉戒備之色。

韓長鳴神色平靜,一動不動。

黃裙少婦玉容一變,又驚又怒,失聲說道:“我的靈獸被殺了,這小子也飼養了土屬性靈獸,小心偷襲。”

她利用這種辦法陸續偷襲了十幾位築基修士,有失手的時候,不過她的靈獸可是二階中品靈獸,可不容易滅殺,顯然,對方的靈獸比她放出的靈獸更加厲害。

她周身湧現出一大片白色霧氣,化為一團白色雲團,將她托到半空中。

中年男子眼中訝色一閃而過,腳上的靈靴光芒大漲,他騰飛而起。

“彆跟他們廢話,速戰速決。”

黃裙少婦眼中殺意一閃,一拍腰間靈獸袋,一道尖銳的鳥鳴聲響起,一隻通體黑色的巨鷹飛出,巨鷹的雙翅展開有三丈大小,這是一隻二階中品靈禽。

除此之外,還有一條十餘丈長的碧綠色蜈蚣,腦袋上有一對尺許長的觸角,腹下是一排鐮刀般的綠色利足,綠色利足從一塊丈許大的白色岩石劃過,白色岩石如同豆腐一般,被切割成兩半。

中年男子放出了一隻丈許高的藍色海猿,這是一隻二階中品的海猿,海猿手持一根金光閃閃的巨棍,衝了過來。

韓長鳴麵色如常,一拍靈獸袋,紫晶飛天蠍和雷犀蟲飛出,迎了上去。

紫晶飛天蠍的體型比以前大了一圈不止,這些年,它冇少服用毒草。

黑色巨鷹颳起一陣狂風,雙翅一振,一陣刺耳的破空聲響起,數十道尺許長的青色風刃飛射而出,陸續擊在紫晶飛天蠍身上,響起一陣“叮叮”的悶響,紫晶飛天蠍的身上多了一些淡淡的砍痕。

紫晶飛天蠍發出一道怪異至極的嘶鳴聲,黑色巨鷹的速度驟然慢了下來,一道成年人手臂粗的銀色閃電激射而來,準確的擊在黑色巨鷹的身上。

黑色巨鷹發出一道淒厲的鳥啼聲,周身冒出一陣黑煙,它還冇有回過神來,一股散發出腥臭至極的紫色液體飛來,擊在它的身上。

它的身上頓時冒起一陣青煙,翅膀被腐蝕出一個血洞,它振翅高飛,不過冇什麼用,盤旋了一圈,驟然從高空掉落下來,落在黃裙少婦身前不遠處。

黑色巨鷹身上還傳出“滋滋”的聲響,一些紫色毒液濺落在地麵上,頓時腐蝕出一個大坑。

她目瞪口呆,為了將靈禽培養到二階,她不知道花費了多少心血,砸入了多少修仙資源。

看到這一幕,柳菲眼中訝色一閃而過,她自然認得出來,這是紫晶飛天蠍,天地奇蟲榜上的靈蟲。

韓長鳴很滿意紫晶飛天蠍的表現,以紫晶飛天蠍如今的實力,對付一般的築基後期修士都不是問題,神魂攻擊,其他靈獸靈禽很難抵擋。

一擊得手,紫晶飛天蠍噴出一股腥臭至極的紫色毒霧,擊向海猿。

中年男子連忙下令,讓海猿避開。

海猿想要後退,結果驚恐的發現,身體重若萬斤,彷彿有一座無形的萬丈大山壓在肩上一般,它想要移動一步都很困難。

紫色毒霧已經到了跟前,海猿仰天長嘯,噴出一股藍濛濛的音波,吹散了紫色毒霧,金色長棍接觸到紫色毒霧,頓時冒出一陣“滋滋”的悶響,金色長棍的靈光暗淡下來。

一道成年人手臂粗的銀色閃電從天而降,劈在海猿身上,海猿發出淒慘的叫聲,狂風大作,又是一股紫色毒霧襲來,它不慎吸入一些紫色毒霧,感覺頭暈目眩。ŴŴŴ.BiQuPai.Com

一顆水缸大的巨型火球從天而降,砸在了海猿身上,滾滾烈焰頓時籠罩住海猿的身體,海猿發出痛苦的嘶吼聲。

破空聲大響,六道銀光飛射而至,冇入了火海之中,海猿的聲音消失了。

冇過多久,火焰散去,海猿倒在了地麵上,胸口有數個血洞。

六道銀光一個盤旋,直奔黃裙少婦二人而去。

黃裙少婦大驚失色,連忙取出一麵小巧玲瓏的黃色鏡子,黃光一閃,數十顆頭顱大小的黃色火球飛出。

轟隆隆!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聲響起過後,六道銀光倒飛而回,停在柳菲麵前,六道銀光赫然是六把銀光閃閃的燕尾鏢,這是成套法器。

韓道彬手中的赤色葫蘆靈光大漲,噴出滾滾烈焰,烈焰一陣翻滾湧動,化為一隻三丈大的赤色火鴉,雙翅一展的撲向對麵。

綠色蜈蚣附近驟然產生一股強大的重力,它一動不動,赤色火鴉飛了過來,砸在綠色蜈蚣身上。

轟隆隆!

綠色蜈蚣被滾滾烈焰籠罩住了,一道成人手臂粗的銀色閃電從天而降,冇入烈焰之中,傳出一道痛苦的嘶鳴聲。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三百六十二章 陳彥川和尋寶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