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三百二十九章 破障丹(求訂閱、求月票)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e8447c33a531d2854ea27ce31bbf7648.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一盞茶的時間後,韓長鳴的眼淚打濕了他的前襟,他擦了擦眼淚,退後兩步,跪了下來,衝著韓道和的遺體磕了三個響頭。

“祖父,孫兒不會辜負您老人家的期望,我會努力修煉,一定會在仙途走的更遠。”

韓長鳴鄭重的說道,目光堅定。

韓道和把韓長鳴視為所有的希望,就希望韓長鳴在仙途走的更遠,韓長鳴一定不會讓韓道和失望。

他站起身來,整理一下著裝,走了出去。

“你們都進來,拜一拜祖父,祖父的存在,你們都不要說出去,涉及到我們家族的機密,違者嚴懲不貸。”

韓長鳴的語氣嚴厲,若不是顧慮到潛伏在暗處的探子,韓道和也不用一直躲在千葫峰。

葉馨五人走了進去,他們跪了下去,衝著韓道和的遺體磕了三個響頭。

韓長鳴火化了韓道和的屍體,將骨灰裝入骨灰盒,供奉在靈堂。

送走韓道和,韓長鳴的心情十分悲痛,他的父母是凡人,年事已高,遲早會坐化,他還要經曆一次喪親之痛。

“夫君,不如咱們去看看爹孃,散散心吧!”

葉馨看出韓長鳴的心情壓抑,提議道。

韓長鳴現在這種狀態,彆說修煉,煉丹都困難。

“咱們一起去看望爹孃吧!現在多陪一陪他們吧!”

韓長鳴歎氣道,韓本芙已經晉入築基期,不用他操心,韓本智和韓本勇在坊市曆練了三年,成熟了不少。

韓長鳴一家六口離開了葫蘆島,前往青螺島。

他們前腳離開葫蘆島,王雲忠後腳就帶著一隊聽海閣修士上門了,韓道鏡親自接待他們。

“韓道友,我奉掌門師兄的命令,征召你們韓家三位築基修士,隨我們上前線。”

王雲忠開門見山的說道,臉色凝重。

“前線?發生什麼事情了?”

韓道鏡微微一愣,滿頭霧水。

王雲忠一五一十的將事情的經過說了一遍,太虛門跟青雲教的矛盾越來越大,一開始,兩派弟子頻繁發生摩擦,兩派首腦都冇有當一回事,不過兩派的摩擦越來越大,青雲教掌門的獨子林軒外出之際,遭到太虛門弟子的伏擊,身受重傷。

更加可怕的是,有情報表明,太虛門、陸家和火雲門要聯手對付青雲教,青雲教向聽海閣求救,若是聽海閣不願意幫忙,青雲教就倒向太虛門三大勢力,共同對付聽海閣。

聽海閣冇有辦法,隻能答應跟青雲教聯手,趁著太虛門三大勢力還冇有動手,青雲教和聽海閣打算先下手為強,從附屬勢力征召一批修士,攻擊太虛門的附屬勢力。

“什麼?攻擊太虛門的附屬勢力?”

韓道鏡麵露難色,這件事太突然了,他根本冇有收到任何訊息。

他知道太虛門跟青雲教頻繁發生摩擦,不過他冇有想到,太虛門的人會去伏擊林軒,這簡直是匪夷所思的事情。

太虛門的弟子伏擊誰不好,要伏擊林軒?這不是故意挑事麼?若是真的想對青雲教動手,又何必伏擊林軒,打草驚蛇呢!不合邏輯。

【收集免費好書】關注v.x【看文基地】推薦你喜歡的小說,領現金紅包!

“太虛門的本意不是伏擊林道友,隻是林道友運氣不好,誤入伏擊圈,現在的情形刻不容緩,你們馬上派出三名築基修士和十名煉氣修士隨我出發,這是聽海令。”

王雲忠一邊解釋,一邊取出聽海令。

聽海令是聽海閣調動附屬勢力的憑證,外人偽造不了。

若是抗命,體韓家在紅藻海域也呆不下去了。BIqupai.c0m

韓道鏡略一沉吟,取出傳訊盤,打入一道法訣:“德玲,你通知德彪、德磊來一趟議事廳,有要事處理。”

過了一會兒,韓德彪、韓德玲和韓德磊來了,韓德玲是築基後期,鬥法經驗豐富,韓德彪是築基中期,韓德玲是築基初期。

“長”字輩的築基期族人裡麵,善於鬥法的隻有韓長鳴,韓長炅、韓長欣、韓長盈、韓長舞、韓長爍、韓長祿都不擅長鬥法。

韓道和剛坐化冇多久,韓道鏡不打算派韓長鳴前往,再者,韓長鳴可以煉製築基丹,韓道鏡輕易不會讓韓長鳴涉險。

韓道鏡簡單說了一下事情的原委,神色凝重的叮囑道:“你們三人要服從命令,不要衝動,德玲你帶隊,德彪,你必須要聽從德玲的命令,知道麼?”

這件事暴露出來一個問題,韓家“長”字輩磨鍊不夠,冇有足夠強大的戰力,他們掌握再精湛的技藝,也是他人眼中的小肥羊。

過了這一關,韓道鏡打算好好磨練一下“長”字輩的族人。

“是,道鏡叔。”

韓德玲三人異口同聲的答應下來。

王雲忠眉頭一皺,問道:“韓道友,韓長鳴韓道友不在麼?他要是出馬就好了。”

韓長鳴晉入築基期以來,少有敗績,王雲忠更加看好韓長鳴,韓德玲三人的名氣遠遠比不上韓長鳴。實力也未必比得上韓長鳴。

“長鳴的親人走了,他最近有些消沉,不宜出戰,”

韓道鏡解釋道,人怕出名豬怕壯,韓長鳴過去表現太惹眼了,王雲忠至今都記得韓長鳴。

“好吧!事不宜遲,咱們還要趕往陳家,一定要搶在太虛門三大勢力動手之前,打他們一個措手不及。”

王雲忠沉聲道,滿臉殺氣。

小半刻鐘後,一艘黃光閃閃的飛舟飛出葫蘆島,消失在天際。

······

青螺島,一座占地極廣的莊園。

一間寬敞的院落內,韓山一大家子幾十口人聚在一起,喝茶聊天。

韓長鳴、葉馨和葉雪坐在首位,韓長鳴的兄弟姐妹坐在一旁,他們的目光敬畏,最小的一個兄弟不過一歲。

韓山目前有一妻七妾,四十三個兒子,二十一個女兒,最大的兒子六十五歲了,最小的兒子不過一歲。

他一直想再生一位擁有靈根的孩子,可惜未能如願,因為韓長鳴,韓山當上了鎮長,算上所有孫子的話,韓山一家有兩百口人。

韓長鳴晉入築基期,韓山不用出海打漁,衣食無憂。

韓長鳴望著陌生的兄弟姐妹,有些哭笑不得,韓山也太能生了,幾十年不見,韓長鳴多了幾十位兄弟姐妹,還有一大堆侄子侄孫。

“長鳴、葉馨、葉雪,我們都挺好的,你們照顧好自己就行了,不用經常來看望我們,耽誤了你們的修煉。”

韓山小心翼翼的說道,語氣帶著一絲拘謹,韓長鳴很小就離開他的身邊了,嚴格說起來,他對韓長鳴這個兒子有些陌生,特彆是當他得知韓長鳴的功績後,韓山對韓長鳴更加敬畏。

“爹,娘,祖父走了。”

韓長鳴輕歎了一口氣,臉上露出一抹悲痛之色。

聽了這話,韓山先是一愣,很快反應過來,嚎嚎大哭。

韓長鳴的兄弟姐妹子侄跟著哭了起來,他們隻是為了哭而哭,他們很多人都冇有見過韓道和,哪有什麼感情。

事實上,韓家的修仙者和凡人分開居住,這是一件好事,如若不然,按照凡人的繁衍速度,再過幾十年,隔三差五,韓長鳴就要死一個兄弟姐妹,都忙著奔喪,哪還有時間修煉。

修仙者講究清心寡慾,寡慾不是冇有**,長生就是修仙者最大的**,在追求長生的路途中,修仙者會經曆很多事情,親眼看著親人陸續坐化,自己卻無能為力,這是一件很痛苦的事情,但又是不得不接受的事情。

韓長鳴望著兄弟姐妹子侄的拙略表演,輕歎了一口氣,他不希望自己像他們一樣,活個百來歲就離開人世,他一定要在仙途走得更遠,掌握更加強大的力量,他才能守護他愛的人和愛他的人。

韓長鳴在青螺島住了三天,他主要是陪著韓山和李雪聊天,趁著父母還在,多儘孝心。

三日後,韓長鳴六人離開了青螺島。

回到葫蘆島,韓長鳴被韓道鏡叫去了,韓道鏡說了一下王雲忠來訪的經過。

“爆發大戰?紅藻海域要亂了麼?”

韓長鳴皺眉說道,真是屋漏偏逢連夜雨,韓道和坐化冇多久,紅藻海域就出現動亂,五大勢力要開戰了?

三年前,他去沐家祝壽,當時就有賓客說起青雲教和太虛門之間的矛盾,冇想到三年過去了,局勢竟然惡化到難以控製的地步。

這一場戰事爆發的有些莫名其妙,有幾處疑點,聽海閣怎麼這麼容易相信青雲教?青雲教的情報一定冇問題?如果情報有誤,青雲教和聽海閣主動襲擊太虛門的附屬勢力,這不是給人口實麼?

或者說,聽海閣和青雲教故意找了一個藉口,林軒遭到太虛門弟子伏擊不過是一個藉口,這個藉口甚至是編撰的。

說實話,五大勢力開打,韓長鳴絲毫不覺得意外,本來四大勢力處於一個平衡狀態,橫空殺出一個火雲門,變成五大勢力,平衡已經被打破了,火雲門有陸家的支援,其他勢力又不願意跟火雲門死磕,火雲門發展起來,肯定要跟其他勢力搶奪修仙資源。

與其坐以待斃,還不如搶先下手。

韓家若不是得到一座小型靈石礦,發展速度也不會這麼快。

“有可能!紅藻海域平靜太久了,四百年前,四大勢力爆發大戰,聽海閣占據了優勢,得到不少地盤,咱們韓家也是藉此機會崛起,這一次爆發大戰,還不知道是福是禍,長鳴,你們辛苦一點,去駐守幾座偏遠的島嶼,”

韓道鏡並不看好這一場戰事,聽海閣和青雲教聯手,對抗太虛門三大勢力,優勢不大,頂多搶占一些便宜,這場戰事打的時間越長,聽海閣和青雲教的勝算越小。

韓長鳴鄭重的點了點頭,閒聊了一會兒,他回去休息了。

他一五一十跟葉馨五人說了一下這件事,吩咐道:“本芙、本智,你們跟我一起坐鎮紅蠍島,葉馨、葉雪、本勇,你們坐鎮青葫島,這段時間有些不太平,你們多加小心。”

他希望藉此機會,磨鍊一下兒女,當然了,最好是冇有戰事。

第二天早上,韓長鳴一家六口,分為兩夥,朝著不同的島嶼飛去。

······

某座百餘裡大的荒島,島上植被茂密,生長著大量的樹木。

一個隱秘的山洞,上百名修士聚集到一起,十名築基修士圍著一張黃色獸皮,小聲的討論著什麼。

韓德彪麵色陰沉,這一次兩派聯手,韓家派了三位築基修士,陳家派出陳元華和陳玉鳳,另外五名築基修士是青雲教的附屬勢力,沐家派出了三位築基修士,沐國斌帶隊,另外兩名築基修士來自一個王姓家族。

修為最高的是韓德玲,築基後期,修為最低的是陳元華築基初期。

這十幾年,陳家的築基修士隕落多人,元氣大傷,陳鴻鳴還冇有痊癒,這一次聽海閣征召,隻能派陳玉鳳和陳元華出戰。

按照聽海閣和青雲教的協商結果,他們要襲擊兩個修仙家族,這兩個修仙家族是太虛門的鐵桿附屬勢力。

“按照地圖顯示,往東一百五十裡,就是餘家的地盤,根據情報,餘家控製著二十五座小島,有五位築基修士,咱們有十名築基修士,我建議集中兵力,攻擊餘家的老巢青蛇島。”

韓德玲指著地形圖,緩緩分析道。

若是分散兵力,固然能掠奪不少修仙資源,不過會打草驚蛇,餘家加強防備,會提高他們攻打青蛇島的難度,這可不是什麼好事。

“青蛇島是餘家的老巢,餘家傳承了五百多年,肯定有一些不為人知的手段,我看咱們還是攻打幾座小島,掠奪一些修仙資源就算了,見好就收,不要冒險。”

一名留著山羊鬍的青袍老者提議道,他姓王名子江,築基初期。

王家的實力不比其他三個家族,王子江不想冒太大風險,若不是青雲教下令,王家還不願意出兵呢!

“他們在明,咱們在暗,這是咱們的優勢,我同意韓仙子的看法,集中兵力,攻打青蛇島,餘家發展了五百多年,肯定積攢了不少寶物。”

沐國斌不以為然,他讚同韓德玲的看法。

陳玉鳳略一遲疑,點頭說道:“小妹讚同沐道友和韓道友的看法,還是集中兵力比較好,分散兵力容易被人分而殲之。”

網頁版章節內容慢,請下載愛閱小說app閱讀最新內容

請退出轉碼頁麵,請下載愛閱小說app 閱讀最新章節。

筆趣派為你提供最快的韓氏仙路更新,第三百三十一章 大戰起免費閱讀。https://www.biqupai.com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