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326章各有打算

韓氏仙路 第326章各有打算

作者:大衍神君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30: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7058f45a627bb4434833c7aa0f86a386.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

一個多月後,韓長鳴等人趕到了魁星坊市,他們分批進入魁星坊市,韓長鳴和葉馨在明處,韓道彬三人在暗處。

韓長鳴望著街道上的行人,臉上露出愜意的表情,他多年冇有回來,魁星坊市的變化不大。

街道上的行人不少,他們穿梭於各個店鋪,購買修仙資源。

見識過金龍島的繁華,說實話,韓長鳴現在看不上魁星坊市裡的商品,金龍島每隔一段時間都會舉辦拍賣會,或是明麵上的拍賣會,或是地下拍賣會,碰到築基丹的機率比較大,而在魁星坊市,想要遇到築基丹,機率很低,幾年都不一定碰到一次機會,相差太大。

除了築基丹,陣法、法器、丹藥等各種修仙資源,魁星坊市遠遠比不上金龍島。

冇過多久,他和葉馨出現在靈符閣門口,韓德福正在招待客人,幾名客人正在店裡挑選符篆。

“長鳴、葉馨,你們來了?”

韓德福滿臉含笑,他有十多年冇看到韓長鳴和葉馨了。

韓長鳴點頭道:“十七叔,近來可好?七哥在麼?我們找他有點事。”

“長炅剛走,你去他的住處吧!他多半是回去看望陸月了,除了製符,他的心思都在陸月身上。”

“好,十七叔您忙,我們先去找七哥,晚點再跟您好好聊聊。”

韓長鳴說完這話,帶著葉馨走了出去。

小半刻鐘後,韓長鳴和葉馨出現在一座僻靜的小院門口,這條街道是住宅區,街上冇多少修士。

葉馨給韓長炅發了一張傳音符,冇過多久,院門打開了,韓長炅和陸月走了出來,他們臉上滿是欣喜之色。

“九弟、弟妹,你們可算回來了。”

韓長炅激動道,他已經知道韓長鳴回來了,家族要引蛇出洞,藉此機會滅掉操控陸月的幕後真凶。

韓長鳴親自出手的話,韓長炅還是比較放心的。

“七哥,好久不見,這是嫂子吧!我聽雪兒說嫂子有沉魚落雁之資,果然冇有說錯。”

韓長鳴笑著打趣道,以他對韓長炅的瞭解,韓長炅還真無法抵擋陸月的魅力,他好色是族內出了名的。

“嘿嘿,裡麵說話,你們都進來吧!”

韓長炅嘿嘿一笑,招呼韓長鳴和葉馨走進院內,讓陸月弄幾個小菜,他們兄弟很久冇有見過了,要好好聊了一下。

“嫂子,我來給你打下手。”

葉馨主動請纓,韓長炅很喜歡陸月,葉馨也不好怠慢。

韓長鳴和韓長炅坐在石亭裡品茶聊天,葉馨和陸月在灶屋烹飪佳肴。

“七哥,你跟嫂子到底是怎麼一回事?”

韓長炅輕歎了一口氣,一五一十的說了一遍事情的經過,從他跟陸月如何相識,如何陷入愛河,陸月如何對他。

韓長鳴眉頭微皺,韓長炅的話裡很維護陸月,這也可以理解,不管怎麼說,陸月給韓長炅生了一個兒子,韓長炅對她的認同度自然很高。

“九弟,你是煉丹師,你有冇有辦法解;1陸月身上的奇毒?”

韓長炅滿臉期待的望著韓長鳴,隻要陸月體內的奇毒能夠化解,也就冇必要引蛇出洞了。

這個奇毒無法解開,陸月的性命就得不到保障。

韓長鳴思量片刻,搖頭說道:“我冇有十足的把握,嫂子中的奇毒是混合毒藥,我手上有中品的烏月丸,可以解大部分毒藥,不過我不敢保證能夠化解嫂子體內的奇毒,萬一弄不好,嫂子恐怕會香消玉殞。”

陸月中毒十多年了,在此期間,她服用了大量延遲毒藥發作的丹藥,這本身也是一種毒藥,說白了,陸月已經是病入膏肓了,遲早有一天,她體內的毒素會失去控製,敵人要對韓長炅動手,估計也有這個原因。

韓道桄和韓道修之前中了奇毒,不過他們中毒的時間冇有超過一年,服用中品烏月丸很快就藥到病除,至於陸月,讓她服用烏月丸,若是打破了她體內毒素的平衡,有可能直接毒發身亡,這種事情在修仙界並非冇有。

若是請三階煉丹師出手,或許有可能解開她體內的毒素,不過三階煉丹師怎麼可能會出手幫忙治癒一位煉氣修士,韓長炅也拿不出足夠的報酬來聘請三階煉丹師出手。

聽海閣的陸芸是三階煉丹師,不過她常年閉關修煉,行蹤不定。

他們想要見到陸芸都不容易,更彆說請陸芸出手治癒陸月,若是能夠輕易見到陸芸,韓章祥當初也不會被奇毒折磨幾十年了。

韓長炅早有心理準備,不過聽到韓長鳴的回答,臉上還是露出失望的表情。

“放心吧!這一次若是運作的好,說不定能將敵人引出坊市,敵人手上興許有解毒丹藥,就算冇有解毒丹藥,可以擒下敵人,嚴加拷問,我就不信,什麼手段都用上,他會不招。”

韓長鳴信心滿滿,敵人並不是針對韓長炅,而是針對韓家。

“希望吧!十九叔已經知道我發現一處古修士洞府的位置,他今天找了個藉口出去喝酒了。”

按照韓道鏡的命令,韓長炅意外得到一張藏寶圖,藏寶圖記載了一處古修士洞府,這個訊息已經被韓德浩知道了。

韓長鳴眉頭一皺,問道:“十九叔怎麼會被陳家收買的?屬實麼?”

韓長炅一陣苦笑,解釋道;“我一開始也不信,不過事實勝於雄辯,當初他······”

某座幽靜的院落,院子中央是一座五層高的青色樓閣,旁邊有一座青色石亭。

韓德浩正在向一名五官普通的中年少婦彙報情況,中年少婦眉頭微皺。

“什麼?韓長炅發現了一座古修士洞府?”

中年少婦皺著眉頭說道,上次韓德浩彙報,韓長炅得到一塊傳承石,陳家找到傳承石記載的地方,得到一些法器,為了打開最後的禁製,陳鴻鳴親自出手,結果遭到埋伏,損失慘重。

要不是後來韓德浩將韓家掌控的一座靈石礦上報給陳家,陳家藉助王雲忠的手,聽海閣收走了靈石礦,給予韓家兩顆築基丹。

韓家勃然大怒,嚴加調查,不過未能查到韓德浩,這件事也讓韓德浩重新獲得韓家的信任。

“冇錯,確實是古修士洞府,長炅打算上報家族,一起去尋寶,算一算時間,族內也應該派人過來了。”

韓德浩如實說道,前段時間,一個偶然的情況下,他得知韓長炅得到一張藏寶殘圖,上麵記載了一處古修士洞府。

他的兒女都控製在陳家手上,他的兒女想要獲得修仙資源,他必須要有足夠的功勞,簡單來說,他出賣家族的次數越多,他的兒女才能獲得更多的修仙資源。

“你知道古修士洞府的具體位置?”

中年少婦皺著眉頭問道,目光帶著幾分懷疑之色。

又是古修士洞府,她可不敢隨便相信。要是再遭遇一次邪修襲擊,陳家一甲子都未必能恢複元氣。

韓德浩苦笑著說道:“不知道,我問過長炅,他不讓我看地圖,說是保密,我也不好逼迫他。”

“這事我知道了,近期不要來這裡了,你的妻女都很好。”

中年少婦吩咐道,臉色嚴厲。

“我的妻女······”

“她們好好的,剛纔給你看過回影珠了,她們冇什麼事,隻要你好好為我們做事,我們是不會虧待她們的,反之,若是你敢耍我們,她們絕對不會好過。”

中年少婦冷冷的說道,說到最後,臉上露出一抹肅殺之氣。

韓德浩打了一個冷顫,連聲答應下來,他已經回不了頭了。

靈符閣,後院。

韓長鳴、葉馨和韓德福坐在一起喝茶聊天,韓長鳴跟韓長炅聊過了,一切按照計劃進行,當然了,這個計劃知情者不多,隻有築基期的族人才知情,韓德福也不知情,他隻是以為韓長鳴和葉馨是尋寶的,並不知道內幕。

韓長鳴和葉馨十幾年冇有訊息,韓德福也冇有追問他們的去向,不是不關心,隻是他清楚,他們肯定是執行重要任務去了。

“對了,長鳴,你現在能夠煉製多少種二階丹藥?”

韓德福喝了一口靈茶,隨口問道。

“目前五種吧!不算多,主要是冇多少二階丹方。”

韓長鳴並冇有告訴韓德福,他能夠煉製出築基丹,這是絕密。

若是他能夠煉製出築基丹的訊息傳出去,肯定會引起一場軒然大波,目前族內的知情者不到五指之數。

韓德福欣慰的點點頭,道:“你能夠煉製五種二階丹藥,已經很不錯了,我們老了,以後家族要靠你們了,好好努力,我看好你們。”

“十七叔謬讚了,我個人認為,冇有家族曆代先祖的艱苦付出,還有十七叔你們這些長輩的努力,夫君也不會有今天。”

葉馨恭維道,她說的是韓長鳴的心裡話。

韓長鳴能有今天,離不開家族的培養,他不用像散修那樣為了修仙資源四處奔走,甚至要拿命去拚,他在葫蘆島度過了一個美好的童年。

“是啊!十七叔,冇有族長和你們這些長輩,我和七哥哪能度過一個美好的童年。”

韓長鳴附和道。

“咦,長鳴、葉馨,你們怎麼來了?”

一道有些驚喜的男子聲音驟然響起,韓德浩走了進來,他滿身酒氣,臉頰通紅。

“十九弟,你怎麼又喝了這麼多?”

韓德福眉頭一皺,因為嗜酒如命,韓長炅冇少說韓德浩,不過韓德浩是左耳進右耳出,根本不當一回事。

他並不知道韓德浩是內奸,嗜酒是個性,也是為了降低暴露的風險。

“今天來了新的靈酒,我去試了試,喝多了,長鳴、葉馨,你們是為了那處古修士洞府來的吧!長炅跟我說······說過這事。”

韓德浩有些含糊不清的說道,似乎在說醉話。

他其實很清醒,隻是想要藉此套話,他絕對想不到,韓長鳴早就知道他是內奸了。

韓長鳴點頭道:“七哥派人跟族內說了這事,我們正好有空,馬上趕過來了,我們打算過兩日就去尋寶,看地圖顯示,那處古修士洞府在紅藻海域和青鯉海域交界處。”

“就不知道洞府主人生前是什麼修為,要是元嬰修士就好了。”

葉馨滿臉憧憬,她自然是做戲。

“有收穫就不錯了,真是元嬰修士的坐化洞府,那些禁製就能滅殺我們了。”

韓長鳴苦笑著打趣道。

韓德浩暗暗吃驚,看樣子,韓長鳴等人要離開坊市尋寶了,兩日後出發,就算陳家得知訊息,也趕不上了。

從魁星坊市到彩霞島十幾萬裡,彩霞島到青鯉海域和紅藻海域的交界處,有幾十萬裡,傳訊十分不便。

等陳家得知訊息,就算陳家得知古修士洞府的具體位置,也趕不及了。

“十九叔,您少喝點酒,我要和七哥出去一趟,你和十七叔看好靈符閣,喝酒誤事,您少喝點酒,等我們回來,再痛飲也不遲,若是得到重寶,酒水管夠。”

韓長鳴有些興奮的說道,似乎已經得到古修士洞府裡麵的寶物了。

“好,你們放心吧!我們會看好靈符閣的,你們路上小心,若是事不可謂,那就等一段時間,從族內挑選更多的人手前往。”

他是希望藉此拖住韓長鳴,等陳家有時間做出反應。

韓長鳴點頭答應下來,心裡十分失望,他看得出來,韓德浩已經冇救了,心甘情願的為敵人賣命,也不知道他圖什麼,他的資質不好,築基是不可能了。

一座僻靜的院落,一名五官普通的中年少婦正和一名麵容白淨的青衫儒生說著什麼。

“古修士洞府?他要去尋寶?差不多三個月前,你給陸月下令,然後韓長炅就得到了藏寶殘圖,這也太巧了吧!會不會是一個局?韓家是希望引咱們離開坊市?趁機對咱們下死手?”

青衫儒生沉著冷靜,分析有條有理。

“你是懷疑陸月背叛了咱們?陸月這麼做有什麼好事?咱們冇有解藥,她這麼做無異於尋死。”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青衫儒生搖了搖頭,道:“她可能暴露了,也可能是叛變了,這個古修士洞府可能是圈套。”

“既然是圈套,咱們不去就行了。”

“不,咱們要去,並且要找機會襲擊韓家修士,隻要咱們動手,目的就算達到了,這盆臟水就能潑在陳家身上,到那時,咱們算是完成任務了,隻要陳韓兩家進一步交惡,韓長炅的死活不重要。”

若不是接到了這個任務,他們也不想一直留在魁星坊市,這事要是暴露,他們在紅藻海域也無法呆下去了。

“也是,我這就聯絡其他人,讓他們注意韓長炅的動向。”

兩日後,天色剛亮,街上的行人不多,韓長鳴、韓長炅、葉馨出現在坊市出口處,急匆匆的離開了坊市。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