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武俠 > 韓氏仙路 > 第320章虎父無犬女

韓氏仙路 第320章虎父無犬女

作者:大衍神君 分類:武俠 更新時間:2022-05-21 19:30: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Clear()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1

Warning: unlink(./cache/id_content_ca512aa5f98b0b681fceaf65fe0713be.txt): No such file or director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127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Write()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3

Deprecated: Non-static method FileCache::Read() should not be called statically in /www/wwwroot/101.201.104.92/biqupai.php on line 305

();

時光如白駒過隙,兩年的時間很快過去了。

演武場,上百名煉氣修士聚集到一起,每一位韓家修士的臉上都露出興奮的表情。

今日是族比的日子,上一次小比,韓本芙勉強擠入前十,她前不久剛剛突破,晉入煉氣九層,這一次,她的目標是第一名。

族比以點到為止,這一次族比,共有四十七名韓家族人蔘加,由韓道鏡主持本次族比。

韓道鏡充滿威嚴的目光緩緩從煉氣修士身上掠過,沉聲說道:“三年一度的族比又到了,到了驗證你們修煉成果的時候了,有什麼本事就亮出來吧!這一次族比,頭名獎勵築基丹。”

韓本芙已經修煉到煉氣九層,她的鬥法經驗比較豐富,有兩位族老專門教她鬥法,她獲得第一名的機率比較大。

韓家拿出一顆築基丹獎勵第一名,主要是鼓勵族人勤加修煉,這並非為韓本芙破例,在韓家的族史上,韓家數次拿出築基丹獎勵小比頭名,一般來說,韓家拿出築基丹做獎勵的時候,韓家的發展都不錯,儲物袋裡的靈石夠多,自然捨得花靈石。

這一次小比,韓家拿出築基丹獎勵頭名,既是韓家這些年發展不錯的結果,也有讓韓本芙優先築基的目的,越早晉入築基期越好,若是按照排序,就算有築基丹,也是先讓韓長衍服用,若是韓長衍衝擊築基期失敗,才輪到韓本芙,最後纔是韓本閩。

韓長衍目前是煉氣八層,他比韓本芙大七歲,小的時候經常偷懶,長大後纔有所改觀,而韓本芙是雙靈根,加上葉雪監督她修煉,她想偷懶都很難,修為比韓長衍高也正常。

廣個告,我最近在用的看書app,書源多,書籍全,更新快!

近段時間,韓道鏡發現韓長衍有些懈怠修煉,便搞了這麼一出,將築基丹作為小比頭名的獎勵,藉此敲打韓長衍,無論是韓長衍或者韓本芙獲得頭名都冇問題。

韓道鏡此話一落,在場的煉氣修士一陣騷動。

“不會吧!頭名獎勵築基丹?”

“哈哈,本來我的目標是前五,這樣看來,要爭一爭第一了。”

“太好了,築基丹,我要爭一爭。”

······

參加小比的族人一個個精神大振,韓本芙也是十分興奮。

她已經修煉到煉氣九層,若是得到築基丹,她可以衝擊築基期了。

“下麵開始抽簽,抽簽比試。”

伴隨著韓道鏡一聲令下,四十七名參賽者陸續走上前抽簽。

韓本芙抽到的是二號簽,對應二號擂台。

“大姐,你抽到幾號簽?”

韓本智湊了過來,有些好奇的問道,他和韓本勇也參加了小比,他們已經修煉的煉氣三層。

“二號簽,你們呢!”

韓本芙給他們看了看手上的竹簽,隨口問道。

韓本智聽了這話,頓時露出一張苦瓜臉,道:“我的運氣太背了吧!第一次參加族比,第一場鬥法就遇到大姐。”

煉氣三層對上煉氣九層,根本冇得玩。

韓本芙笑了笑,打趣道:“爹曾經說過,運氣也是實力的一部分,隻能怪你運氣不好,我可不會因為你是我弟弟就留情。”

“哼,就算要輸,我也不會術的太難看。”

韓本智不以為然,他很清楚,自己的勝算為零,不過隻要他能在擂台上多呆一會兒,那就行了。

“抽到同一號簽的族人,都走到同一座擂台。”

韓道鏡大聲喊道,二十名韓家修士陸續走到擂台上,一共有十座擂台,每座擂台都有兩名韓家修士鬥法。

一個土黃色的光幕隨之浮現,罩住了每一座擂台。

比試一開始,韓本智右手一掐訣,手中湧現出一大片紅光,“嗖嗖”的幾聲,五顆拳頭大小的赤色火球飛射而出,砸向韓本芙。

韓本芙親自督促韓本智和韓本勇修煉,自然知道他們掌握了什麼術法。

她同樣掐訣,“嗖嗖嗖”的幾聲,五顆西瓜大的赤色火球迎了上去。

轟隆隆!

一連串的爆鳴聲響起,十顆赤色火球相撞,陸續爆裂開來,火焰四散。

韓本智正要采取其他手段,一顆水缸大的巨型火球帶著一陣驚人的熱浪,砸了過來。

韓本智心中一驚,他們的境界差距太大,不是幾件法器能夠彌補的。

韓本智身上的法衣亮起一陣金光,一個淡金色的光幕隨之浮現,罩住他全身。

巨型火球砸在金色光幕上,頓時爆裂開來,滾滾烈焰淹冇了韓本智的身影。

葉雪看到這一幕,心中一緊,柳眉一皺,韓本芙以煉氣九層的修為施展火球術,韓本智根本擋不住,要是一個弄不好,韓本智出現生命危險也說不定。

冇過多久,火焰散去,韓本智連忙說道:“我認輸了,我不是大姐的對手,還是乖乖認輸吧!”

他本來還想抵抗一段時間,不過事實證明,相差六個小境界,他根本抵抗不了。

“韓本芙勝。”

裁判大聲宣佈道,撤掉了陣法,韓本芙和韓本智跳下擂台。

這個時候,其他族人還在比試,韓本勇站在一座擂台上,他的對手是一名煉氣五層的白臉胖子。

韓本勇操控一把紅光閃閃的飛刀,跟一把青光閃閃的月牙刃撞擊在一起,發出一陣金屬相撞的悶響。

兩人一邊操控法器攻擊,一邊釋放法術攻擊對方,韓本勇的修為比白臉胖子低,施法速度也比不上對方,冇過多久,他就落入了下風,韓本勇眼看不低,心裡急得要死,自亂陣腳,被對方抓住一個機會,用五道水箭破掉了韓本勇的防禦,擊敗了韓本勇。

“韓長曜勝。”

韓本勇灰溜溜的跳下擂台,朝著韓本芙走來,他滿臉沮喪。

“三弟,你不要太沮喪,你輸給他有很大原因是你鬥法經驗太少,要不是你自亂陣腳,還是有機會獲勝的,日後要更加努力修煉才學,切不可懈怠。”

韓本芙溫聲安慰道。

“是啊!三弟,你起碼還跟對方打了一段時間,哪像我,很快就被大姐趕下來了。”

韓本智苦笑著說道,韓本勇起碼跟對手爭鬥了一段時間,韓本智幾乎冇怎麼爭鬥,就被韓本芙打敗了。

韓本勇苦笑一聲,點了點頭,臉色好看了一些。

第一輪比試很快結束,第二輪比試開始。

韓本閩是韓氏三傑之一,他從小對驅蟲禦獸表現出極大的興趣,依靠父輩的幫助,他飼養了一隻靈禽和一群靈蟲。

比試一開始,韓本閩就放出一隻丈許大的青色巨鷹,青色巨鷹的爪子有磨盤大小,鋒利無比,它展翅高飛,飛到高空,雙翅一扇,一大片青色風刃飛射而出,擊向敵人。

有一隻一階中品靈禽,韓本閩很快打敗了對手。

三輪比試下來,剩下二十四名煉氣修士,抽簽比試,選出前十二名,再從中排出前十名。

韓本芙抽中了七號簽,她的對手是韓長衍,若是失敗,她無緣頭名。

韓長衍的表情凝重,韓本芙的實力不弱,還真不好對付。

比試一開始,韓長衍率先甩出一張大火球符,化為一顆水缸大的巨型火球,砸向對麵。

韓本芙的反應很快,十指掐訣,紅光一閃,一顆水缸大的巨型火球飛出,迎了上去。

轟隆隆!

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聲響起,滾滾烈焰淹冇了大半座擂台。

“嗤嗤”的破空聲響起,數道尺許長的藍色水箭飛射而來,瞬間到了韓本芙的麵前。

韓本芙身上的法衣亮起一陣紅光,一個淡紅色的光幕隨之浮現,數道藍色水箭擊在紅色光幕上麵,響起幾道“砰砰”的悶響。

韓本芙祭出五把紅光閃閃的飛刀,她手持其中一把,操控另外四把紅色飛刀,劈向對麵。

揚長避短,她的修為比韓長衍高,自然要發揮自己的長處。

這套飛虹刀是葉雪買給她的,是她十五歲的生日禮物。

韓本芙的爹孃是築基修士,葉雪懂得煉製符篆,積攢下不少靈石,大都花在韓本芙三人身上。

韓長衍連忙祭出一把青濛濛的飛刀,一把飛刀那裡是四把飛刀的對手。

他打算出奇招,不過韓本芙根本不給他機會,十指掐訣,一顆水缸大小的巨型火球飛出,砸向韓長衍。

轟隆隆!

在一陣震耳欲聾的爆鳴聲響後,滾滾烈焰淹冇了韓長衍的身影,一把紅色飛刀纏住青色飛刀,三把紅色飛刀斬向韓長衍。

幾道悶響,韓長衍的聲音從火海裡傳出:“我認輸了。”

繼續打下去,他的勝算也不大,還不如早點認輸,畢竟刀劍無眼。

“韓本芙勝。”

“承讓了,二十五叔。”

韓本芙雙手一抱拳,客氣的說道。

“九哥年輕的時候可冇你這麼厲害,真是應了那句話,虎父無犬女。”

韓長衍用一種讚揚的口氣說道。

“哈哈,虎父無犬女,二十五弟這話我愛聽。”

一道爽朗的男子聲音驟然響起,話音剛落,一個巨大的青色葫蘆從天而降,落在演武場,韓長鳴等人坐在青色葫蘆上麵。

他們剛一回到家,剛好碰到家族在舉辦小比,韓本芙的表現不錯,韓長鳴這個當爹的臉上也有光。

“五伯公、九叔公,爹、大娘、五姑、十八叔,你們終於回來了。”

韓本芙看到韓長鳴和葉馨,喜笑顏開。

韓本智和韓本勇連忙打招呼,他們的臉上不約而同露出激動的表情。

“好了,你們先比試,好好表現,我們看著呢!”

韓長鳴笑著說道,抬步朝著主席台的韓道鏡走去。

“道鏡叔公,我們回來了,族內可好?族長呢!”

韓長鳴笑著問道。

韓道鏡欣慰的點點頭,說道:“你們回來j就好,族內都好,族長也好,對了,長炅出了一點麻煩,德磊,這裡交給你主持,你們隨我來。”

他讓韓德磊主持小比,帶著韓長鳴等人來到一座偏僻的院落,將韓長炅和陸月的事情說了一遍。

“長炅也太不知輕重了,那個陸月明顯不是什麼好人,還把她留在身邊,色字頭上一把刀,遲早有他後悔的時候。”

韓德彪毫不客氣的訓斥道。

韓長鳴眉頭一皺,說道:“我看七哥也是動了真情了,還是不要逼太緊,我們剛回來,先好好休息吧!改日我去一趟魁星坊市,跟七哥聊聊這事。”

閒聊了一會兒,韓長鳴等人各回各家,至於金丹玉液,韓長鳴要親手交給韓章祥。

······

魁星坊市,某座僻靜的院落。

一座三層高的青色閣樓內,陸月正在向一名珠圓玉潤的中年少婦彙報著什麼。

中年少婦的五官普通,屬於丟在人堆裡不起眼的角色,她是陸月的新聯絡人。

因為延續毒藥發作的丹藥吃完了,韓家解不開她體內的奇毒,她不得不返回魁星坊市,每隔一段時間,她都要向中年少婦彙報情況,從而領取丹藥。

韓家嚴格保護韓賢的存在,彆說外界,就算是韓家族人,知道陸月生子的族人也不到五指之數。

若是被幕後黑手知道陸月喂韓長炅產下一子,肯定會拿這個孩子要挾韓長炅,陸月自然不會告訴對方韓賢的存在。

韓賢目前交給葉雪撫養,韓長炅每隔一段時間返回葫蘆島看望韓賢。

幸運的是,上次想要坑害韓長炅不成,導致幾位築基期散修暴露,對方匆忙撤走了人手,鮮少主動聯絡陸月,韓賢的存在纔不會暴露出去。

“你做的很不錯,這是半年的解藥,你留意一下韓長炅的行蹤,若是他要離開魁星坊市,你馬上通知我,直接用傳訊盤聯絡,若是不方便,可以打信號,坊市出口也有我們的人。”

中年少婦冷著臉吩咐道,為了控製陸月,必須要定期給她延遲毒藥發作的丹藥,已經十多年了,花費可不小,陸月體內的毒素越來越多,快要壓製不住了,他們打算儘快對韓長炅動手。

陸月臉色一緊,她給韓長炅生了一個孩子之後,更不願謀害韓長炅,若是拒絕,她恐怕走不出這裡。

“他近期未必會離開魁星坊市,有時候他離開魁星坊市也不會跟我打招呼。”

陸月一臉為難的說道,算是委婉的拒絕。

中年少婦狠狠的瞪了陸月一眼,寒聲道:“怎麼?你的翅膀硬了,要抗命?他告不告訴你是一回事,你彙不彙報是一回事,不怕告訴你,他身邊不止一名探子,我們的人每天都守在坊市出口處,就算你不說,我們也會知道。”

“我不是那個意思,若他離開坊市,我馬上通知王前輩。”

陸月滿最苦澀,連忙答應下來,她自然不會真的出賣韓長炅,不過一想到韓長炅身邊還有其他探子,陸月的眼中不由得露出幾分擔憂之色,她生怕對方亂來,隻能佯裝答應下來,回去給韓長炅示警。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