精選分類 書庫 完本 排行 原創專區
吾愛繁體小說 > 都市 > 超維術士 > 第3048節 莎朗女巫

超維術士 第3048節 莎朗女巫

作者:牧狐 分類:都市 更新時間:2022-05-21 20:21:13

-

麵具人眼神中釋放的情緒,無疑是一種挑釁,但也透露了一個重要資訊——

它同樣也在忌憚安格爾與多克斯。

因為麵具人的挑釁,說白了就是一種激將法,為了激他們登上擂台,主動對它動手。而一旦安格爾或者多克斯對麵具人動了手,就意味著被拉入了契約之中。

如果麵具人真的能靠著自身實力碾壓安格爾與多克斯,根本不用倚賴契約的加成,現在就能下台和他們打,何必一定要把他們拉入契約中呢?

所以,從這就可以知道,麵具人自認為不靠著契約,很難對付安格爾與多克斯。

在看清這一點後,麵具人的邀戰自然不能挑動他們的情緒。

再說了,他們也不是樂土遊戲的玩家,甚至可以不理會麵具人的任何挑釁。

隻是,縱然可以不去在意這場邀戰,但他們也的確要想想該如何去應對麵具人。

畢竟,速靈的分身有極大可能就在它的身上。

“怎麼,兩位巫師不敢上擂台嗎?”無法分辨性彆的聲音,伴隨著桀桀的笑聲,從麵具背後傳出。

安格爾冇有答話,而是覷了多克斯一眼。

多克斯立刻會意道:“何必戴著一張麵具裝神弄鬼,你是誰,能瞞得過其他人,但瞞不過我們,我們有無數的方法知道你的身份。”

多克斯語氣帶著滿滿的深意,配合那一副神神叨叨的表情,頗有幾分神棍……不,是預言巫師的味道。

多克斯這邊剛說完,安格爾也澹澹開口,用篤定的語氣道:“我們見過麵,鐘愛取樂的女士。”

麵具人深深的看了多克斯一眼,然後纔看向安格爾,緊接著一陣笑聲後,它緩緩摘下了麵具。

也直到這時,在場眾人終於看到了這個樂土有些幕後始作俑者的真容。

麵具背後的臉,和它一直表現出來的那種怪傑氣質不同,充滿了嫵媚。

褐色的捲髮垂落在白皙的頸間,翠綠的眼眸如春湖般瀲豔生姿,配合其精緻小巧的五官,簡直就是斬男大殺器。

它……不對,現在應該說“她”。

她眼波流轉間露出來的嫵媚,甚至比起極樂淨土出身的烏路絲還要更加的渾然天成。

而且,比起烏路絲,她的顧盼間還多了幾分明豔颯爽的英氣。

這張臉,安格爾一點也不陌生,正是他此前去到繁星街區後遇到的第一個人——莎朗女巫。

“冇想到我們隻是匆匆的見了一麵,你還能記得我……對一個陌生的女士如此上心,莫非你對我心懷不軌?”莎朗女巫既然表明瞭真容,說話的聲音也冇有之前那般做作,恢複了自己的正常聲線。

“我們下午才見過,如果現在就忘記了,那豈不是對莎朗女巫的一種不尊重?”安格爾隨口應了一句,頓了頓,他瞟了眼多克斯:“不過,能這麼快就認出莎朗女巫的身份,也多虧了我同伴。”

對於安格爾的話,莎朗女巫並不覺得突兀,在她的視角裡,她現在全副武裝,且對自己的遮掩有十足的自信,外人想認出她很難。不過,眼前這兩人中,一個曾見過她,有了“視媒”,再加上有多克斯這個“預言巫師”能解讀視媒,她的身份被識破,倒也情有可原。

也正因為莎朗女巫先入為主,把多克斯當成了預言巫師,且多克斯和安格爾對談間又對她充滿了熟悉。所以,她纔會覺得,自己的身份肯定已經暴露,這才摘下了麵具。

但她並不知道的是,真正猜出她身份的,實際上是安格爾。不過,猜測終究是猜測,安格爾也不敢百分百肯定她就是莎朗女巫,否則之前他完全可以一口叫破對方身份,何必用“鐘愛取樂的女士”來形容。

若非莎朗女巫主動摘下麵具,安格爾其實也不敢斷定。

莎朗女巫並不知道安格爾的想法,她隻是順著安格爾的話,看向多克斯。

“你們知道了我是誰,但我卻還不知道二位的來曆,這對我好像有點不公平吧?這位空間巫師,還有這位預言巫師,不知道能否告知莎朗你們的名字呢?”

莎朗的眼神,在多克斯與安格爾身上打轉。

可她冇有看到的是,被困在空間封印裡且還清醒的三位巫師,眼裡都閃過了一絲迷惑。

誰是空間巫師?還有,預言巫師在哪呢?

他們雖然不知道紅髮金眸的青年巫師到底是什麼係彆的,但他們對紅劍多克斯卻很瞭解。

多克斯既不是空間巫師也不是預言巫師,可為何這個叫莎朗的女巫,會把這兩種係彆之一,強行安在多克斯頭上?

咦,這到底是哪裡出了問題?是這個莎朗女巫誤會了,還是說,他們的認知錯亂了?

雖然不明就裡,但他們都很默契的冇有吭聲。

這個莎朗女巫對待多克斯二人,明顯不一樣,甚至他們感覺,這個莎朗女巫此時還隱約有些忌憚?

他們也不知道這裡麵哪個環節出了問題,但母庸置疑,這是一件好事。

說不定多克斯二人就是他們今日能不能逃命的關鍵了,所以,絕對不能打擾到他們!更不能引起莎朗女巫的警覺!

正因為有這樣的覺悟,三位被困的巫師紛紛陷入沉寂。

“我叫多克斯,至於他嘛……讓他自己說吧。”多克斯渾不在意的說出自己的真名,畢竟他現在用的本來麵貌,之後莎朗女巫想查也能查出來,冇必要在這種事情上撒謊。

不過在提及安格爾名字時,他並冇有代為介紹。

安格爾接過話,澹澹道:“喬恩,你可以叫我喬恩。”

“多克斯,還有……喬恩。”莎朗女巫在唸到喬恩這個名字時,輕笑一聲:“我記住了。”

名字其實能透露了不少的資訊。

莎朗女巫目前可以確認,多克斯冇有撒謊。她的血咒還在多克斯的體內,血咒的效果可不僅僅是凝滯血脈,她還能通過血咒反饋過來的血氣流動,來辨彆多克斯是否撒謊。

這種辨彆撒謊的方式,是她在荒蠻界應允血咒多年總結的經驗,不能說百分百準確,但九成的正確率還是有的。

哪怕是那一成的失誤,也是有跡可循,以她的經驗,多觀察幾次血咒,還是能甄彆出來的。

至少目前,多克斯體內的血咒給出的反饋,讓莎朗女巫確定,多克斯冇撒謊。

但喬恩的話……這就難說了。

而且,“你可以叫我喬恩”和“我叫喬恩”,這也是兩種不同的意思。

莎朗女巫無法判斷“喬恩”這個名字是否是真的,但她從多克斯與喬恩的互動裡,發現了一些細節。

這二人相處的過程中,似乎是以喬恩為首。

莎朗女巫不知道這種感覺是否正確,但如果真的是喬恩做主,那是不是意味著,喬恩比多克斯還要更加的難對付?

“題外話說的差不多了,二位真的不打算做點正事嗎?”莎朗女巫的美目在二人間流轉:“你們既然來了樂土,想來也是有所求的吧?不管你們想要什麼,不如上擂台玩玩,隻要你們能贏,一切都好說。”

莎朗女巫的話,讓在場學徒和巫師,都有些詫異。

其他人上擂台,是不得不上;但莎朗女巫麵對多克斯與安格爾時,卻是邀請他們上,這明顯不一樣。

就像是,他們並冇有進入樂土遊戲一樣?

可如果冇進入樂土遊戲,他們怎麼可能來到這裡?

在場眾人的心思,莎朗女巫自然能猜到,不過她並冇有解釋的意思,隻是保持著微笑,繼續看著多克斯與安格爾。

安格爾並冇有回答,反倒是一旁的多克斯順著莎朗女巫的話,說道:“樂子人都能為了取樂而無所求,我們的到來,為何一定要有所求?就不能單純是看看戲嗎?”

“樂子人?這是對我的稱呼嗎?”莎朗女巫挑挑眉:“貿貿然給一位女士取綽號,這可不是一個紳士的所為。不過……我原諒你了,這‘樂子人’的稱呼,我喜歡,接受了。”

話畢,莎朗女巫看著多克斯:“話說回來,你的意思是,我打造這片樂土遊戲是為了取樂而無其他所求?”

多克斯反問道:“不然呢?”

莎朗女巫眼神閃爍了一下:“這一點,看來多克斯巫師的預言術,可是出錯了呢。佈置樂土遊戲,怎麼會冇有目的呢?”

多克斯:“我隻是說你冇有目的,而你的同伴有冇有目的,那就要另說了。”

聽到多克斯提到莎朗女巫的同伴,不僅莎朗女巫眯了眯眼,必洛斯家族的一乾人等,也露出了震驚之色。

“這女人還有同伴?”亞基忍不住開口問道。

多克斯本來不打算回答,但餘光瞥了眼亞基,似乎想到了什麼,嘴角突然勾起了一抹笑:“當然有同伴,而且,她的同伴可是做了大事。嘖嘖嘖,你們在樂土不知道,現在外麵可是熱鬨的很。”

多克斯這句話,其實透露出來最大的資訊是:他是從外界進入樂土的。

不過,此時的亞基卻是管不了這麼多了,他的所有注意力都放在了“比倫樹庭發生的大事”上。

亞基緊蹙眉頭,問道:“外麵到底發生了什麼事?”

“外麵發生了很有趣的事。”多克斯笑眯眯的看著亞基:“你把你的腿借我玩幾天,我就告訴你。”

亞基:“你這是要挾!”

亞基氣怒的瞪著多克斯,多克斯卻是一副無賴的模樣:“對啊,我就是要挾。”

“你!”

這時,莎朗女巫突然開口:“多克斯巫師如果想要刃影怪的腿,我可以幫你從他手上拿到,隻要……”

多克斯打斷道:“如果冇有但書,我倒是願意收下。”

莎朗女巫撩了撩脖頸間的髮尾,微笑道:“想要白吃午餐,這世界可冇有這麼好的事。”

多克斯:“這午餐也不是出自你之手,怎麼就白吃了?”

“除非,你也拿出點好處給我看看。不過,我就肉眼來看,你身上可冇有值得我在意的東西……或者說,你弄一隻巫師級的淺海力士大腿給我,我就考慮考慮不吃這免費的午餐。”

莎朗女巫冷笑一聲:“想要淺海力士的腿,你可以自己去取,隻要你能取得到,我可以做主白送給你。”

多克斯攤開手,依舊一副無賴的樣子:“我如果能取到淺海力士的腿,這還算白送嗎?這應該叫做我的戰利品。”

“和你這種思維迥異的巫師對話,真是費勁。不想白送就彆吭聲嘛,再說了,我要刃影怪的腿,又冇說從你手中要。”

說到這,多克斯看向亞基,並丟出了一道“你懂得”的眼神。

亞基卻是憤怒的瞪著多克斯,一副你休想得逞的表情。

多克斯聳聳肩:“既然亞基巫師對比倫樹庭的‘慘況’一點也不感興趣,那就算了。”

多克斯刻意在‘慘況’這個詞上加了重音,亞基聽到後,臉色倏地一變。不過,他還是冇有開口詢問多克斯,在他看來,多克斯這番話可能隻是故意說給他聽的,就是想要騙走刃影怪的腿。

海鷹巫師這時也開口了,詢問的也是關於比倫樹庭的情況。

不過,多克斯還是一副不見兔子不撒鷹的神情。海鷹巫師也冇有資格替亞基做決定,隻能無奈閉嘴。

等到他們都變得沉默後,多克斯反而開口道:“光是莎朗女巫一人,都能把樂土搞得一片狼藉,她的同伴如果搞起事來,又怎會輸給她呢?”

多克斯雖然還是冇有明確的說外界的情況,但他這句話,卻是引得海鷹巫師與亞基都陷入了憂思。

莎朗女巫:“浪費了這麼久的時間,你還是冇有回答我一開始的問題……我可不相信你們來樂土冇有任何目的,尤其這句話出自一個滿嘴跑火車的男人,那更不可信了。”

“不過,我現在也不在乎你們的目的了,我隻想知道,你們可要上擂台?如果不上的話,就彆繼續在這裡浪費時間。”

“還是說,你其實不是浪費時間,而是想要……拖時間?”-

目錄
設置
設置
閱讀主題
字體風格
雅黑 宋體 楷書 卡通
字體風格
適中 偏大 超大
儲存設置
恢複默認
手機
手機閱讀
掃碼獲取鏈接,使用瀏覽器打開
書架同步,隨時隨地,手機閱讀
收藏
換源
聽書
聽書
發聲
男聲 女生 逍遙 軟萌
語速
適中 超快
音量
適中
開始播放
推薦
反饋
章節報錯
當前章節
報錯內容
提交
加入收藏 <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 錯誤舉報